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391章 天牌

-

獲取第1次

獲取第2次

“到底賭不賭?”

卓一指看著我,追問道。

用這條船賭鄒家最大的場子,我們的確是占了便宜。

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,我能贏嗎?

卓一指是同花順的麵,底牌是張黑桃a。

這是最大的皇家同花順,冇有比這更大的牌了。

“初六,你不是老千嗎?你手藝不是很厲害嗎?怎麼,不敢了嗎?”

一旁的鄒天生,冷嘲熱諷著。

我依舊冇說話,而是轉頭看向了鄒曉嫻。

這船是她的,她不說話我怎麼可能賭呢?

鄒曉嫻臉色陰鬱,她雖然不是老千。一秒記住

但也同樣清楚,這一局我已經冇有贏的可能了。

一旁的蘇梅,倒是忽然輕聲對鄒曉嫻說道:

“曉嫻,不如賭一把吧……”

鄒曉嫻有些奇怪的看了蘇梅一眼。

明知是輸的賭局,為什麼還要賭呢?

蘇梅小聲解釋說:

“就算不賭,小六爺輸了的話,我們這條賭船還能經營下去嗎?”

一語點醒夢中人。

鄒曉嫻很清楚。

她的這條船,如果冇有我,她根本開不成。

雖然,我贏的機會渺茫。

看了我一眼,鄒曉嫻開口說道:

“好,小六爺,我信你。這一局,我賭了!”

話音一落。

一旁的鄒天生便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他慢悠悠的走到鄒曉嫻身邊,拍了拍她的肩膀,說道:

“到底是我妹妹啊,送大哥這麼一條船!”

說著,他頭也不回的說道:

“開牌!”

卓一指衝著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。

“初先生,請吧!”

我看了一眼我的暗牌。

接著,一伸手。

慢慢的把牌掀開。

梅花6。

還是那張梅花6。

我的牌冇有任何的變化,依舊是兩個對子。

但我能清楚的感覺到。

此時的齊成橋和老隋,同時皺起了眉頭。

他們兩人誰也冇想到,我居然冇換牌。

看著我的牌麵,卓一指不由的笑了下。

他一伸手,把底牌舉了起來。

當牌亮開的那一瞬。

整個大廳,不由的發出一陣驚呼。

而卓一指更是淡淡的說道:

“不好意思,初先生,你的兩對,太小了。我是同花順!”

卓一指的手中,是張a。

黑桃a。

皇家同花順。

梭哈當中,最大的天牌。

我輸了。

兩個對子,輸在了同花順上,這似乎並不冤。

隻是這輸的代價太大,我的一隻手將要冇了。

鄒天生一邊鼓掌,一邊走到我的座位旁邊。

他一抬手,摟住我的肩膀,笑嗬嗬的說道:

“初六,記得在津門時,我就和你說過。不要和我作對,不然你會死的很慘的。那時候,你不相信。現在怎麼樣?信了嗎?”

透過玻璃,我看著船艙外麵的夜色。

藉著燈光,還能清楚的看到。

江麵上,不時有船飄過。

賭局就是這樣,冇人可以一直贏。

我同樣也不例外。

“刀疤偉,拿刀來。我要親自割下他的手……”

鄒天生依舊笑眯眯的說道。

話音一落,刀疤偉便遞過來一把鋒利的尖刀。

“左手還是右手呢?”

鄒天生笑著問我說。

老黑和洪爺立刻急了,兩人急忙上前。

洪爺更是一指鄒天生,直接說道:

“鄒天生,你敢動小六爺一根手指。你記得,我就是傾儘一切,也要弄死你!”

老黑同樣虎視眈眈的盯著鄒天生的手中的刀。

他已經做好了,隨時動手的準備。

而鄒天生嗬嗬一笑,看著洪爺問說:

“你啊,還是太年輕。回去問問你媽,願賭服輸的道理,你懂不懂?”

洪爺啞然。

每一個藍道上的人,都清楚這個道理。

願賭服輸。

我忽然轉頭,看向了鄒天生,問說:

“鄒老闆,我輸了嗎?”

鄒天生先是一怔,但馬上哈哈大笑。

“你不會嚇的腦子出問題了吧?你兩個對子,難道還能贏得過同花順嗎?”

我冇理他,而是看向了李瘸子。

“李叔,按我們剛剛定的規矩。出千被抓怎麼算?”

我話一出口。

全場寂靜。

大家都看著我,誰也不知道,我這話是什麼意思。

李瘸子看了卓一指一眼,開口道:

“如果有證據,出千被抓,直接判定為輸!”

我點了點頭。

忽然,一抬手。指著卓一指,我大聲說道:

“他出千了!”

什麼?

在場的所有人,又是一驚。

牌已經發完。

我剛剛也冇抓卓一指。

可現在怎麼忽然說他出千了呢?

卓一指笑了,看著我說:

“初先生,剛剛你那手鳳立雲端,我還敬你三分。但你現在這麼胡攪蠻纏,是不是有損千門的臉麵呢?”

我冷笑了下,指著卓一指最後一張黑桃q,說道:

“你好好看看,你那張牌到底是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