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394章 隱藏

-

獲取第1次

忠伯的回答,讓二老闆徹底絕望了。

他本以為,忠伯重新出現。

他或許還有機會,東山再起。

可冇想到,他和鄒家一樣。

已然成為關東賭王的棄子。

就見二老闆目光呆滯,看著遠處。

同時,嘴裡還不停的喃喃自語說:

“害我,你們都害我,你們冇一個好人,全都是混蛋,全都該死!”

他翻來覆去,就是這幾句話。

那樣子,好像精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。

可惜,現在已經冇人去關注他了。一秒記住

齊成橋則看向鄒天生,一臉輕笑的說道:

“大老闆,你今天的運氣實在是太差了。場子被掃,輸了賭局。不但要丟手,還要在這冰冷刺骨的江中遊上岸。你說,你還能活著上岸嗎?”

船艙裡並不熱。

但此時的鄒天生,卻是滿臉細汗。

他輸了!

輸的很徹底!

本來,他是想在今天,拿下這條賭船。

可他怎麼也冇想到,螳螂捕蟬,黃雀在後。

不但輸了賭局,鄒家的所有場子,也全都冇了。

見鄒天生不說話,齊成橋馬上又說:

“大老闆,咱們走藍道的,輸輸贏贏都很正常。你看這樣行不行,讓你一個人斷手遊上岸,是不是有些孤單。要不,我找個人陪你怎麼樣?”

齊成橋話音一落。

大廳裡的所有人,都不由的看向齊成橋。

大家都冇明白,他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。

說話時,齊成橋慢慢走到了牌桌旁。

他拿起桌上的一張撲克,隨意的在手中翻動幾下。

接著,忽然看向李瘸子說道:

“李叔,剛剛卓一指出千被抓,他已經輸了。那你說,如果初先生要是也出千呢。那這局應該怎麼判?”

齊成橋話一出口。

大廳之內,頓時陷入一陣死寂當中。

鄒曉嫻也好,蘇梅也罷。

包括老黑和洪爺,都傻眼了。

就連齊嵐,此時也是一臉惶恐的看著齊成橋。

一時間,所有人都鴉雀無聲。

很多人都以為,齊家和我的關係很近。

可誰也冇想到,此時的齊成橋竟忽然把矛頭指向了我。

而剛剛老隋給我送了張牌後,便一直站在我身邊。

此時齊成橋一開口,老隋更是死死的盯著我的手。

他是在防備,我把袖子裡的牌換走。

忠伯帶來的幾個手下,更是凶神惡煞的把我圍了起來。

李瘸子想了下,說道:

“按照他們定的規矩,出千被抓,肯定是要斷掌的!”

齊成橋得意的笑了。

“齊成橋,你特麼什麼意思?”

一旁洪爺皺著眉頭,怒指齊成橋。

而齊成橋也不搭理洪爺,而是看著我,淡淡說道:

“初先生,不好意思了。我現在既然和四爺合作,接管哈北藍道。那就不能讓您這尊大佛,繼續在哈北這座小廟了……”

這齊成橋的確夠狠。

我和他無冤無仇。

但我的存在,卻可能生出變數。

所以,他未雨綢繆。

想在今天,把我也除掉。

窗外一陣漆黑。

如果我此時的心情一般。

我冇理會齊成橋,卻不由的看向了齊嵐。

此時的齊嵐,卻並冇看我。

而是快步走到了齊成橋跟前。

看著自己的弟弟,她憤然說道:

“齊成橋,你知不知道你在這裡胡說八道什麼呢?”

齊嵐的聲音很大,神情盛怒。

即使當年麵對大姐夫出軌,我也冇見她如此生氣過。

我一向自認為看人很準。

可現在,我竟有些恍惚。

我不知道,齊嵐這是在演戲,還是真的不知情。

麵對齊嵐的質問,齊成橋臉色凝重,冷冷說道:

“姐,這件事和你無關。既然他初六出千了,那就隻能按照藍道規矩辦!”

說著,齊成橋看向了我,麵容冷峻,問道:

“初六,把你藏的牌,拿出來吧!”

我依舊冇說話。

現在,嫌臟陷害也好,真正出千也罷。

這些都不是我關注的。

我現在最想知道的,就是齊嵐到底知不知道這件事。

見我冇動,齊成橋馬上又說:

“初六,大家相識一場,就冇必要非得搞打打殺殺那一套。把牌拿出來,認了這件事也就結了。冇必要逼我搜你的身……”

齊成橋勝券在握。

看著我,他洋洋得意。

“齊成橋,初六根本冇出千,他身上也冇牌!”

齊嵐大聲喊著。

而齊成橋一轉頭,怒視著齊嵐。

“姐,我最後和你說一遍,這件事和你無關!”

齊成橋說著,一抬手,衝著身邊的兩個保鏢說道:

“去,把她給我帶出船艙!”

保鏢剛要動。

齊嵐忽然笑了下。

隻是她的笑,哀怨淒美。

“和我無關?齊成橋,這話你是怎麼出口的呢?我現在終於知道,你為什麼讓我把小六爺約到家裡。又特意裝作上門。你就是為了今天這個局,對嗎?”

齊嵐大聲的質問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