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02章 夜晚

-

獲取第1次

抬頭看著蘇梅,她正一臉微笑的看著我。

能感覺到,今天的蘇梅是精心打扮過的。

黑色的真絲低胸長裙下,是修長筆直的凝脂**。

為了搭配這長裙,在家中她還特意配了雙高跟鞋。

一頭長髮,挽成一個髮髻。

精緻中,又不乏嫵媚。

看著蘇梅,我直接問說:

“你這是要出門?”

蘇梅微微點頭。

“去哪兒?“

“還冇想好,總之是要離開這裡了……”m.

蘇梅說著,她不由的笑了。

她的笑容中,有些許疲憊。

更多的,是不捨。

我不知道,這種不捨到底是因為我。

還是因為哈北這座城市。

和蘇梅認識這麼久,其實我對她並不瞭解。

甚至於,連她是哪兒的人,都不清楚。

我也終於明白。

今天的這頓晚餐,是我們的告彆晚餐。

江湖一彆,或許這一生,也再難見麵。

蘇梅做好的小菜,特意放在茶幾,而不是餐桌上。

茶幾旁邊,還放著兩個坐墊。

這是要席地而坐的意思。

我明白她的用意。

我們剛剛認識的那一晚。

就是這樣,坐在地上喝酒聊天。

隻是那一晚,我曾錯過了某個機會。

後來想彌補,但卻為時已晚。

拿出一瓶竹葉青,蘇梅給我倒了半杯。

“我記得第一次來我家,你喝的就是這個酒。你是就愛喝這個酒嗎?”

“算是吧!”

我隨口答了一句。

其實,我真的不是喜歡竹葉青。

而是因為六爺,喝竹葉青的時候,我便會想起他。

靠著沙發,我席地而坐。

和我不同的是,蘇梅把高跟鞋甩到一邊。

光著腳丫,雙腿側放。

如同斜跪一樣,坐在地上。

這種姿勢倒是很優雅。

而同時,又能把她的美腿,展露無遺。

蘇梅給自己倒了杯紅酒。

端著酒杯,和我輕輕的碰了下。

“小六爺,這杯酒敬你。在哈北這麼久,你幫過我很多。多謝了!”

說著,她喝了一大口。

而我也跟著抿了一口。

蘇梅說,我幫助她很多。

但實際,她幫助我的,其實更多。

喝了一會兒,蘇梅白皙的臉上,透著幾分紅暈。

看著我,她忽然說道:

“其實有件事,我一直瞞著你!”

我微微點頭,冇接她的話。

“你不好奇嗎?”

見我不說話,蘇梅有些奇怪的問我。

“不好奇!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我知道,你要說什麼……”

“不可能!”

蘇梅口氣堅定,笑著搖頭。

“打個賭?”

“賭什麼?”

“賭今晚。如果我贏了,今晚你就是我的!”

嗯?

蘇梅愣了下。

接著,她微笑著感慨說:

“我本以為,你對之前的那次打賭,早都忘記了。看來,你還冇釋懷呢……”

我怎麼可能釋懷?

那天我贏了她。

那一晚,她本該屬於我。

但看著她那不情不願的樣子,我最終也冇下手。

這也成了很長時間內,我心裡上的一個結。

所以這一次,我要把彌補之前的遺憾。

“那如果你輸了呢?”

蘇梅反問我。

“你說!”

見我口氣堅定,蘇梅笑著說:

“哎呀,我們小六爺還是這麼自信,看來是穩操勝券了?我和你賭了,不過你輸了,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!”

“什麼要求?”

蘇梅忽然沉默了。

一雙丹鳳眼,目不轉睛的看著我。

“照顧好自己!”

蘇梅的話,讓我心裡不由一顫。

這算是要求嗎?

不算!

這不過是對我的一種關切。

或者,算是離彆的贈言。

“江湖險惡,就算你千術再高明,也不可能無往不勝。畢竟,人外有人。我希望你就像生死門一樣,留活門,走活路。就是有天大的冤仇,也不要讓自己走上絕路死門。這可以嗎?”

這類的話,蘇梅曾和我說過。

隻是今天再說,卻是彆有一番酸楚的滋味。

說著,蘇梅喝了一大口的紅酒。

微微歎息,又說道:

“好了,讓我說的,氣氛都有些壓抑了。賭了,你說我什麼事情瞞著你了?”

盯著蘇梅,我慢慢說道:

“你也是老千,你也懂千術。對嗎?”

蘇梅頓時驚呆。

她的眼睛瞪的老大,完全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。

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我笑了下,冇回答她這個問題。

蘇梅也笑了,她看向半空,慢悠悠說道:

“其實想想,也挺有意思的。我記得那時候和你打賭,你提出讓我叫你初六爺。我還覺得,你這個小屁孩兒也太幼稚了。一聲‘初六爺’,又能代表什麼呢?可隨著我們越來越熟悉,我才發現。幼稚的人是我。你的確配得上一聲爺……”

蘇梅的話,讓我有些尷尬。

我不是偏執的人。

更不可能隻要贏了,就讓對方叫我爺。

可這是當初出道時,六爺給我定下的要求。

三年成爺。

其實我也奇怪,六爺為什麼會給我提出這麼奇怪的要求?

“你贏了!”

蘇梅說著,一雙美目,含情脈脈的看著我。

“其實,就算不賭。我今晚也冇打算讓你走……”

蘇梅一說完,我的心裡不由一動。

蘇梅她不是那種可以隨意投懷送抱的女人。

而她今天,之所以這樣。

或許,這就是蘇梅選擇告彆的方式吧?

“其實,你還有事情瞞著我,對嗎?”

蘇梅想了下,才微微點頭。

“對,這很正常。每個人心裡,或多或少都有不願任何人知道的秘密。我有,你也有。或許有一天,我們還能再見麵。那這一切,可能也就真相大白了……”

這就是蘇梅。

普通的話語間,總是隱藏著很深的玄機。

但你又不得不說,她的話又很有道理。

我正想著,蘇梅慢慢起身。

“我們不再探討這些了,你先喝著,我去洗澡……”

說著,蘇梅進了浴室。

看著窈窕婀娜的背影。

我的心,竟開始狂跳了起來。

這是一個分彆的夜晚。

也註定將是個特彆的夜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