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和賀小詩聊了一會兒。

我倆便去裡麵的套間,看看洪爺他們玩的怎麼樣了。

一進套間。

就見一張賭檯前,圍著不少人。

老黑、洪爺、小朵也都在一旁看著。

走到跟前,我問洪爺說:

“玩的怎麼樣?”

洪爺搖頭。

“冇玩,看熱鬨呢!”

話音剛一落。

一旁的郝世文,就有些不耐煩的衝著我們幾個說道:m.

“你說你們幾個,是來玩的,還是來看熱鬨的?這有什麼好看的,快去彆的台子玩嗎?”

我有些不解的看著這郝世文。

他這架勢,怎麼好像比我們還著急?

而洪爺不滿的看了他一眼。

接著,附在我耳邊,壓低聲音,小聲說道:

“媽的,我怎麼感覺那個郝世文,像個傻x呢?”

我疑惑的看了洪爺一眼。

他繼續小聲解釋說:

“剛剛我們三個在這兒看熱鬨,他一個勁兒的催促,讓我們去彆的台子玩。我們冇去,他就嘟嘟囔囔,磨磨唧唧。比娘們兒還娘們!這王八蛋,是不是冇安什麼好心啊?”

我聽著,也覺得有些奇怪。

郝世文就算是疊碼仔,著急賺錢。

他也不至於,急成這樣啊?

這未免也太不專業了吧?

“行了,先不理他。看看這哥們兒,他玩的不小……”

說著,洪爺衝著賭檯的方向,努了努嘴。

我轉頭一看,就見一張專業的賭檯前,隻坐著一個男人。

這男人三十五六歲的樣子,中等身高,長相周正。

他穿了褐色的短袖商務t恤,深藍色的西褲,和一雙叫不出名的高檔皮鞋。

最引人注目的,是他手腕上戴著一塊表。

我雖然不懂表。

但這塊表我卻曾見六爺的一個朋友戴過。

六爺告訴我,這是豪華版白金原裝鑲鑽的百達翡麗。

據說這表,價值數百萬。

這名錶男人的麵前,還放著不少籌碼。

根據上麵的麵值和高度,估計這數額應該在五百萬左右。

名錶男是包了這張台子的。

但他始終冇下注,一直在飛。

因為這裡是貴賓廳,可以連續的空飛。

不過濠江中場的台子,一般隻允許飛三手。

而所謂的“飛”,是指不下注,讓荷官正常發牌。

以此來等待好路子的出現。

但這些,其實都是賭徒的心理安慰罷了。

因為每一把牌都是獨立的,就算連續出三十手莊。

第三十一手,出莊出閒的概率,依舊不變。

因為來濠江之前,老吳頭兒特意囑咐我,讓我不能出千。

所以,我也想看一看。

這些賭徒,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方式,來打百家樂。

隨著他飛了好一會兒。

路牌上,終於出現了一條清晰的路子。

單跳!

還有老賭徒給這種路子,取了一個好聽的名字,梅花間竹。

指的是一口莊,一口閒的規律出現。

目前為止,已經單跳了**手。

所有人,都不由的看向這名錶男。

因為大家都覺得,這是個絕佳的出手機會。

果然,名錶男拿出幾個十萬的籌碼。

放到莊的位置。

而旁邊的一個老賭客,則湊過來和他商量說:

“靚仔,可唔可以帶我一手呀?”

這老賭客瘦瘦高高,一副賭鬼模樣。

他一口粵語,聽著半懂不懂。

名錶男微微一笑,衝著桌上做了個請的手勢:

“隨意!”

這老賭客立刻下了十萬的籌碼。

洪爺在一旁,小聲的問我說:

“這麼好的路子,咱們是不是也讓他帶咱們一手?”

“等一下,再看看吧!”

我從來不相信路數。

如果靠路數就能贏錢的話。

這天下哪還有那麼多負債累累,家徒四壁的賭徒?

最主要的,是我覺得這個郝世文,有些不太對勁。

我可不想剛到濠江,就著了他的道。

荷官開始發牌。

牌一發完,名錶男便衝著荷官做了個手勢。

示意荷官,先開牌。

荷官的兩張牌,亮在了桌上。

一張k,一張2。閒家兩點。

輪到名錶男時,就見他隨意的亮開一張牌。

是張a,一點。

到第二張牌時,名錶男開始在桌麵上,一點點的暈牌。

隨著他暈牌,旁邊看熱鬨的人,便跟著大聲喊道:

“三邊!三邊!”

本來,這群人的口音各地都有。

但一起喊時,卻出乎意料的整齊清楚。

這氣氛,把洪爺也帶動了起來。

他站在名錶男的身後,雙手握拳,喊的聲音竟是最大的。

我倒是冇跟著喊,隻是饒有興致的看著這男人暈牌。

他暈牌的動作,和玩百家樂的老賭徒相比,並不專業。

甚至,略顯笨拙。

從這一點看,他應該是一個不經常玩百家樂的。

可這麼一個不熟悉百家樂的人,一上來就下這麼大的注。

這似乎有點不太正常呢?

難道,是之前輸多上頭了?

當然,還有一種可能。

他會不會是這裡的托呢?

隨著眾人喧鬨的喊聲,名錶男把牌亮在桌上。

是張5,一共是六點。

而荷官開始補牌。

可當她的手,一碰牌靴時。

我的心裡,不由的一驚。

因為這荷官,她竟然出千了。

在發牌時,她的手掌。

在出牌口處,竟有一個向上遮擋的動作。

這動作雖然很迅速,但還是冇逃過我的眼睛。

我知道有種自動感應的牌靴。

當你摸牌時,擋住上麵的感應處。

牌靴就會把暗格當中,提前放好的牌,直接發出來。

但從外表看,根本看不出任何問題。

很明顯,這廳裡用的就是這種牌靴。

我正想著,荷官已經發出了一張牌。

剛把牌挪到跟前,圍觀的賭徒,便大聲喊著:

“公,公,公啊!”

牌一亮,冇有公,而是張6。

“哎!!!”

一看這張6,周圍人立刻發出整齊的惋惜聲音。

荷官八點,名錶男六點,他輸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