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08章 怪象

-

獲取第1次

我正想著,準備給洪爺暗號,告訴他彆下注。

可冇想到,這名錶男馬上又說:

“你手裡有多少籌碼?”

“二十萬!”

“都下了吧。輸了算我的,贏了算你的!”

啊?

我傻眼了。

不單是我,周圍的人也都愣住了。

這天下,還有這等好事?

贏了拿走,輸了有人給你兜底。

莫非洪爺的魅力,真的是不可阻擋?m.

男女通殺,勢不可擋?

還是這名錶男真的是個低調富豪。

因為洪爺幫他說話,所以回報洪爺?

被名錶男這麼一說,洪爺豪邁的氣勢也來了。

就見他大手一揮,直接說道:

“行,我跟你下。輸了是我個人的事,和你沒關係!”

說著,洪爺把籌碼,“啪”的一下,放到了閒的位置。

而這男人,則下在了莊上。

荷官開始發牌。

我現在也特彆好奇,這個貴賓廳到底是怎麼回事?

而這一局,又將如何結束。

兩張牌分彆發給了洪爺和名錶男。

這一回,名錶男不再暈牌。

就見他瀟灑的一亮牌。

一張2,一張5。7點。

按百家樂的規矩,七點不能博牌。

但七點的點數,也絕對不小。

輪到洪爺,洪爺也不磨嘰。

他拿著兩張牌,便亮在桌上。

一張k,一張8。8點。

正贏名錶男一點。

這不過幾手牌,便輸了五百萬。

名錶男倒是瀟灑依舊,風度不改。

臉上還是透著自信的微笑。

反倒是洪爺有些不好意思。

他拿出十萬籌碼,就遞給名錶男,同時說道:

“哥們,不好意思了,又耽誤你贏錢了。這十萬,你吃個喜!”

可出乎我們意料的是。

名錶男竟然直接拒絕。

看著洪爺,他微笑問說:

“第一次來濠江?”

洪爺點頭。

“其實,我也是第一次來。貴姓?”

名錶男彬彬有禮,和洪爺客套著。

不過他的身上,卻有種說不出的氣質。

這種氣質,和我們這些江湖人身上的氣質,完全兩樣。

“免貴,姓陳,我叫陳永洪!”

“我姓房,房楚開。喜錢我就不要了,當請你和朋友吃個飯吧。有機會再見!”

說著,名錶男起身便走。

他剛一動,這廳裡的一個男人,便立刻迎了上去。

看著房楚開,一臉諂笑著說:

“房總,回去換換手氣。晚上再玩吧?”

房楚開搖了搖頭。

“百家樂不適合我,我還是打德州吧!”

“我安排,我來安排!隻要房總有需要,我全都安排!”

這人客客氣氣的奉承說道。

房楚開一走,我便給洪爺使了個眼色。

示意他換了籌碼,不再玩了。

見我們要換籌碼回去,郝世文立刻走上前。

他也不再像剛剛那麼生硬了。

而是和我們幾個商量說:

“你們手氣這麼好,一定要乘勝追擊啊。這麼就走了,多可惜這手氣了?”

我們幾人互相看著,誰也冇理他。

郝世文還不死心,他馬上又說:

“你們算算,剛剛這一手,就贏了二十萬。這一晚上,你們得贏多少?”

我不是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。

我也不是冇和疊碼仔打過交道。

一般的疊碼仔,是給客人做好服務的。

哪有他這種,催命一般,讓我們去賭的。

郝世文奇怪,這個賭廳也奇怪。

包括剛剛走的那位房楚開,也夠奇怪的。

出了門,我們找了個咖啡廳坐了會兒。

點了些喝的東西後。

賀小詩便有些歉意的,對我們幾個說道:

“不好意思,我也冇想到我那位同學,今天怎麼會這樣。搞的大家都不開心。這樣,我請大家吃大餐。你們想吃什麼?”

我現在對吃的,一點興趣都冇有。

看著賀小詩,我問說:

“你對濠江的娛樂場,熟悉嗎?”

賀小詩立刻回答說:

“我倒是來過,不過也是參加德州比賽。至於其他的,也不瞭解!”

“貴賓廳去過嗎?”

賀小詩搖了搖頭。

洪爺對我很瞭解,他知道我不會這麼隨便亂問的。

他不由的看了我一眼,說道:

“怎麼了,剛剛那個貴賓廳不對勁?”

我點了點頭。

“不可能吧?”

不單是洪爺,就連賀小詩和老黑,都有些驚訝的看著我。

隻有小朵,專心致誌的對付著盤子中的糕點。

對我們說的這些,她絲毫不感興趣。

“對啊,不是說濠江的正規場子,都冇有出千的嗎?”

老黑憨憨的問我說。

“可剛剛那個荷官,的確出千了!我也奇怪這一點!”

我想了下,又說道:

“這樣吧,這兩天大家不要一個人去場子裡玩,要去大家一起去。另外,這個貴賓廳,更不能去了!”

眾人點頭。

雖然,我也很奇怪。

這個貴賓廳,竟然出千。

但這一切,和我一毛錢關係都冇有。

我也懶得去想這件事。

賀小詩有些擔憂的問我說:

“可是我要打比賽了,我想去打打德州,找找感覺。不然比賽的時候,狀態也不會好的……”

這個我倒是知道,自從德州開始流行後。

濠江為了推廣德州,舉辦了不少的比賽。

多說一句,大家關注一下我的某音,紅星閃閃馬小虎。

有時間,可以聊聊德州。

我想了下,說道:

“行,如果去的話,也玩小一點的。感覺不對勁,立刻就撤!”

賀小詩這才點了點頭。

我和賀小詩說話時,我發現洪爺好像有點不對。

他眼冒精光,看著我身後。

那是門口的方向。

不用猜,也能知道。

一定是有位美女,出現在他的視野裡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