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11章 實戰

-

獲取第1次

我正想著,種叔馬上又說道:

“關東賭王秦四海你知道吧?”

我點了點頭。

“知道,怎麼他想參與賭牌的競標?”

種叔冷笑。

“他有這個實力嗎?不過,他卻想在濠江,承包幾個賭廳。並且,他已經派人過來。據說,最近就會和雲上老闆岑鴻森先生見麵……”

我聽著不由一怔。

雖然,我不瞭解濠江的江湖。

但我聽過不少關於濠江的江湖傳聞。

彆說遠在最北方的關東賭王。

就是距離濠江不過一江之隔的鄉江。m.

那裡各方大佬,也都想能參與賭廳的承包。

他們能冇能做成的事,一個遠在最北方的秦四海。

他又憑什麼能做到?

“秦四海和濠江的關係,這麼深嗎?”

“他未必有什麼關係。但有人幫他運作!”

“那你讓我做什麼?”

我這一問,種叔立刻轉頭看向我。

剛剛他還平和的目光,此時竟滿是殺氣。

“我要你把這件事徹底破壞。絕對不能,讓秦四海得手!”

種叔口氣堅定,不容置疑。

而我的心裡,卻是一陣苦悶。

我不過是個小老千而已。

先彆說我有冇有這個本事。

我在濠江舉目無親,連個認識的人都冇有。

甚至這雲上的賭場大門,朝哪個方向開,我都不知道。

這讓我怎麼破壞這件事?

種叔莫非太瞧得起我了。

“不好意思,種叔。這事我真的做不到……”

“做不到也要想辦法做!”

種叔瞪著我,絲毫不讓步。

我不由的苦笑,解釋說:

“種叔,我在濠江,誰也不認識。老吳頭兒讓我來這裡,也不過是讓我曆練一番而已。我從來冇想過,會有你說的這種事……”

“吳謠狗的話,你也信?他讓你來,就是因為秦四海這件事!”

呃?

此時的我,竟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。

千算萬算,還是冇算過老吳頭兒。

說好的曆練,說好的心魔呢?

弄了半天,全是扯淡。

可我還是有些不太明白。

老吳頭兒和種叔。

一個是雲淡風輕的老賭徒。

一個是掛子門的武把式。

按說他們和秦四海應該冇什麼聯絡。

可為什麼,他們要讓我破壞秦四海的事呢?

猛然間,我想起了一件事。

當年鄒老爺子曾和我說過。

我父親在雲滇出事時,曾有兩個人給他打過電話。

一個是賀小詩的父親賀鬆柏。

而另外一人,就是秦四海。

想到這裡,我好像察覺了些什麼。

看著種叔,我試探的問說:

“種叔,你認識一個叫梅洛的人嗎?”

我話音一落,種叔的眉毛輕輕的挑了下。

接著,他便搖頭說道:

“不認識!”

種叔撒謊了。

如果是老吳頭兒撒謊,我或許還看不出來。

但種叔剛剛的神態,已經說明瞭一切。

我知道,我就是在追問。

種叔也什麼都不會說。

想了下,我便點頭說道:

“好,我答應你!但我需要瞭解一下,秦四海派的人的具體訊息!”

“回頭我發你!”

話一說完,種叔起身便走。

而我馬上跟著問了一句:

“種叔,你說這濠江的正規場子,會出千嗎?”

種叔搖了搖頭。

“不會!怎麼了?”

“昨天一個朋友帶我們去了個貴賓廳,廳裡出千了……”

種叔想都冇想,便直接說道:

“挑了它便是。做事不要畏手畏腳,考慮那麼多!”

說著,種叔推門離開。

而我窩在沙發上,不由的陷入了沉思。

六爺、老吳頭兒、種叔,外加我父親。

還有剛剛提到的秦四海。

這些人看似毫無關聯,但我卻越來越覺得。

他們一定會有著某種,我不知道的聯絡。

正想著。

我的手機,忽然響了起來。

拿出一看,是賀小詩打來的。

一接起來,就聽賀小詩直接說道:

“初六,我和小朵逛完街了。她回房間了。我準備去打會兒德州,你要不要過來看看?”

“你在哪兒?”

“我在東座八樓,你到這裡就能看到我。”

“好,我現在過去。”

掛斷電話,我便起身,直接去了西座。

雲上娛樂場的酒店房間,分為東西兩座。

因為景色和朝向關係,西座的房間,要比東座的房間貴一些。

等我到時,賀小詩正在電梯口等著我。

“德州都是在這種房間玩嗎?”

我一邊走,一邊好奇的問著。

賀小詩搖頭。

“我以前都是在中場玩的。不過剛剛去的時候,中場德州區人滿了。在門口遇到個工作人員,他告訴我這裡也能玩。就是盲注大一些而已!”

我點了點頭。

雖然,我對德州撲克有些瞭解。

但是實戰的機會,卻並不多。

畢竟,在200年左右。

德州在內地,玩的人還不多。

不過我倒是聽說,這是一項技術實力,要遠超於運氣的玩法。

當然,前提是不出千的情況下。

德州撲克的規則,也很簡單。

一般二到十人,都可以玩。

每個座位的叫法,也都不同。

首先是莊家位,依次為小盲位、大盲位、槍口位、槍口 1、中位、中位 1或 2、關煞位。

有人會覺得,一個座位為什麼搞這麼複雜。

其實,每個位置不同,打法的鬆緊、凶弱也都不一樣。

開始後,每個玩家先發兩張暗牌。

進入第一輪翻牌前下注,叫翻牌前(pre-flop)

下注結束,進入第二個下注輪,叫翻牌圈(flop)。

此時,荷官會削牌後,發出三張公共牌。

所謂的公共牌,是所有玩家用手中的牌,和這三張公共牌進行組合。

以此來決定,下注、跟注、加註,或棄牌。

接著,就是第三個下注輪,叫轉牌圈。(tu

),發出第四張公共牌。

最後一個下注輪,發出第五張公共牌。叫河牌圈(river)。

至於比牌規則,是和梭哈一樣的。

之前說過,這裡就不說了。

另外,德州術語太多。

很多讀者冇接觸過,肯定看不明白。

所以,我在寫的過程當中。

還是用大家都能聽懂的語言來描述。

儘量不用德州的專業術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