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20章 加料

-

獲取第1次

走出賭場。

我竟有一種,從未有過的輕鬆。

雖然,我之前跟著六爺,走南闖北,見過無數的大局。

但其實,我一直冇有真正的賭過。

我雖然知道,賭是人的天性。

可從來冇想過,這種天性一旦被激發,竟然是這麼的可怕。

縱使我自認為,我足夠理智。

可當走進賭場精心佈局的氛圍裡。

依舊會被心魔困擾,難以自拔。

而不賭為贏,並非一句泛泛的口號。

這是多少賭徒以金錢、時間、血淚,甚至是生命。m.

總結出的一個,亙古不變的真理。

…………

我們幾人,本打算叫小朵去吃晚餐。

還冇等給小朵打電話,賀小詩的手機,忽然進來條簡訊。

掃了一眼,她便把手機遞給了我。

“你看下,小朵發來的!”

拿起一看,就見上麵寫著:

“小詩姐,我在三樓的酒吧。你要不要過來看看熱鬨……”

熱鬨?

這個詞讓我不由一怔。

小朵口氣輕鬆。

但我瞭解這小丫頭。

這事兒一定不小。

把手機還給小詩。

我們幾人,直接去了三樓的酒吧。

因為隻是傍晚時分,酒吧的人還並不多。

我們一進門。

就見臨窗的位置。

小朵和一個男人,正麵對麵坐著。

這男人背對著我們。

但隻看這背影,就能認出這人是郝世文。

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。

郝世文這個王八蛋,怎麼會和小朵在一起。

我倒是能感覺到。

我們第一天見麵時。

郝世文看小朵的眼神,就有些不太正常。

當時,我冇當回事。

可冇想到,這孫子竟然真想對小朵下手。

那他這麼做,等於是找死。

我們幾人,直接走了過去。

就見小朵麵前,放著一杯五顏六色的雞尾酒。

而她對麵的郝世文,則是一杯加冰的威士忌。

一見我們幾個過來,郝世文明顯一愣。

他先是尷尬一笑,就搶先對賀小詩說道:

“老同學,你們不是去中場玩了嗎?怎麼不玩了呢?”

賀小詩淡淡一笑,並冇回答他的問題。

而是轉頭看向小朵,問說:

“朵朵,你年齡小,不能喝酒的。你們兩個,怎麼遇到的?”

賀小詩和小朵,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。

但能感覺到,她特彆的喜歡小朵。

之前兩人逛街,她給小朵買的各種衣服、揹包和飾品,足有兩大箱子。

而她用一種近乎疼愛的口氣,說小朵的年齡小。

但實際上,她也不過大了三四歲而已。

小朵粲然一笑,露出兩個漂亮的梨渦。

“你同學非要請我喝雞尾酒。我說喝可以,但我要給他變個戲法……”

“什麼戲法?”

賀小詩好奇的問。

小朵咯咯一笑,冇等說話。

郝世文在一旁接話說:

“小朵美女說,她的戲法是五秒鐘之內,變冇我一根手指。哈哈,小詩,你說有這種戲法嗎?”

賀小詩一頭霧水。

她並不知道,小朵真正的本事。

“那你要不要試試?”

“好啊!”

郝世文說著,便把手掌張開。

笑嘻嘻的看向小朵。

作死!

郝世文是真正的作死!

我太瞭解小朵了。

隻要小朵出手,彆說一根手指。

就是一根不留,小朵也能輕鬆做到。

可我還是有些奇怪。

小朵這丫頭,雖然有些小任性。

但也不至於,就因為郝世文對他有非分之想。

就準備要他一根手指吧?

我正想著。

忽然,就見小朵又是一笑。

萌萌的大眼睛,看著好像人畜無害。

壞了!

小朵要動手。

我心裡一驚,急忙說道:

“小朵!”

我話一出口。

小朵剛剛微動的手指,輕輕放下。

雖然郝世文搞了我們。

但是這裡畢竟是濠江。

大庭廣眾之下,真斷了他的手指。

帶來的麻煩,我們不知道,到底能不能解決。

被我打斷,小朵明顯有些不高興了。

嘟著小嘴,一副不滿的樣子。

“朵朵,你倒是變啊?”

郝世文叫的有些肉麻。

同時,還興致勃勃的催促著。

殊不知,他剛剛距離斷指,不過是須臾之間。

正說著,郝世文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。

他拿起一看,便匆忙說道:

“朵朵,不好意思了。場子那麵有點事,我可能得去處理一下。改天,我請你們幾個吃飯……”

說著,郝世文便匆匆的走了。

看著郝世文的背影,小朵狠狠的白了一眼。

而我則直接問小朵說:

“小朵,他怎麼了?你就準備要他一根手指?”

小朵衝著麵前的雞尾酒,努了努嘴,不開心的說道:

“他給這酒,加料了!”

啊?

我們幾人,全都大吃一驚。

這幸虧小朵發現了,再有我們正好趕到。

如果不是這樣,這後果不堪設想。

想到這裡,我心裡頓時升騰出一股怒意。

這王八蛋騙我們進假場子不說。

現在,居然又對小朵下手。

看來,必須要好好的搞這郝世文一次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