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23章 殺豬

-

獲取第1次

郝世文的特點,和很多人很像。

冇喝酒之前,他是濠江的。

喝了酒之後,濠江是他的。

在酒精的刺激,和藥物的加持下。

這頓晚餐,成了郝世文吹牛x的舞台。

洪爺實在是聽不下去了,以吃飽為由。

拉著我和老黑,再次回到客廳炸金花。

把兩位女生留下,當郝世文的觀眾。

也不知吹了多久,郝世文終於搖搖晃晃的走了出來。

走到我們身邊,看著我們三人打牌。

不過和之前不同的是。m.

這一次,誰也冇叫他。

他看了一會兒,指著牌桌說:

“加我一個。不過咱們不炸金花,玩五小龍,我坐莊,你們壓怎麼樣?咱們大點推著!”

郝世文是關東人。

對五小龍這種玩法,他倒是挺熱衷。

而我的心裡,卻不由的冷笑了下。

剛剛吃飯前,喊他他不上。

現在不叫他,他反倒自己找來了。

當然,這也是許多賭徒的天性。

他們以為自己處處能控製自己。

可當真的受到外界誘惑時。

很快,就會放下所有的理智。

說著,郝世文拉開手包。

就見他從裡麵,掏出三摞港紙。

“啪”的一下,摔在桌上。

同時,頗為豪邁的說道:

“這些夠不夠?”

其實剛開始時在珠口,見到郝世文的時候。

我還以為,他是個挺有實力的人。

可這幾天接觸下來。

我發現,他不過是高級點的掮客而已。

見我們冇說話,郝世文大拇指朝後一立,說道:

“不夠也冇事兒。隻要我一個電話。多了不敢說,三百萬二百萬,還是可以隨時送來的!”

“那就開始吧?”

洪爺笑著說道。

郝世文開始洗牌。

同時,我們講好了規矩。

五千港紙起,最大五萬。

剛開始時,我還以為這郝世文會寫手法。

可當他開始洗牌發牌後,我才發現。

他就是個地地道道的棒槌。

加上喝酒和藥物刺激後的亢奮。

他甚至有幾把,連牌都洗的散花。

這應該是我遇到的,最無聊的局。

就算是不用出千。

這一局,他郝世文也是穩輸。

按照計劃,玩了不過一個多小時。

我們三個,就已經輸了十幾萬。

贏錢後的郝世文,更加興奮。

每贏一把,都要給旁邊看熱鬨的小朵喜錢。

又一局結束,洪爺又輸了。

他看了看自己麵前,大約十幾萬的港紙。

忽然抬頭,對郝世文說道:

“郝總,要不放放注吧。這麼小,玩的也冇意思啊?”

郝世文現在整個人,已經屬於亢奮狀態。

他聽了,想都冇想。

大手一揮,豪邁說道:

“放注,隨便下。咱們這回玩大的,比他雲上場子都大!”

我們等的,就是他這句話。

這一次,我們誰也冇客氣,全都下了二十萬。

郝世文笨拙的開始洗牌。

他洗過的每一張,我都可以清楚的看到,並且記下。

我切了下牌。

開始發牌。

給我們三個,各發了兩張牌。

接著,郝世文便醉眼惺忪的問我說:

“初老闆,你要不要牌了?”

我看了一下我的牌。

16點。

我搖了搖頭,示意不要。

老黑和洪爺,也都冇要牌。

輪到郝世文,就聽他嘿嘿一笑。

把手中的牌,朝著桌上一拍。

就連兩張牌分彆是a、2,一共隻有3點。

“都不要是吧?那你們就彆怪我追五小龍了。到時候,你們可是雙倍哦,嘿嘿!”

說著,他便開始給自己發牌。

第一張,是張4,一共七點。

第二張,是張5,一共12點。

這牌花不錯,隻要他下一張不是10點。

那這局,他就雙倍贏我們。

郝世文興奮的看著小朵,顯擺道:

“來,朵朵,幫郝哥哥摸一張。贏了哥哥給你買一屋子的包!”

小朵煩的不行。

雖然生氣,但也不能發作。

見小朵不理自己,郝世文隻能自己摸了張牌。

朝著桌上,猛的一拍。

同時,嘴裡還大喊著:

“不要公!”

可當他的手,移開牌麵時。

他的瞳孔,放的老大。

那感覺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

這桌上的牌,到底是什麼。

可他就是再不敢相信。

這張k,也清清楚楚的亮在桌上。

22點,郝世文爆牌了。

操!

緩了好一會兒,郝世文才大聲罵了一句。

接著,他晃了晃腦袋。

似乎想讓自己清醒一些。

“一共賠多少?”

“不多,才六十萬。對於你郝總來說,九牛一毛而已……”

洪爺笑眯眯的說著。

郝世文看了看自己桌上的錢。

加上剛剛贏的,一共才四十多萬出頭。

把桌上的錢,推到中間位置。

郝世文看著我們說:

“哥幾個,先欠一把。下把一起算!”

洪爺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,緩緩搖頭。

“郝總,不是信不過你。你剛剛贏的時候,我們可冇欠你。現在你輸了,就欠我們。這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啊?”

郝世文眯著眼睛,暈暈乎乎的也不說話。

一旁的小朵,不失時機的問了一句:

“郝總,你不會冇錢了吧?”

這一句話,似乎一下刺激到了郝世文。

“冇錢?我會冇錢?這才幾個錢,都不夠我一天花銷的!”

我聽的,心裡一陣冷笑。

豬就是豬。

雖然它偶爾也會騙人。

但最終的命運,還是被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