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31章 酒會

-

獲取第1次

從服務生那裡拿過兩杯酒。

遞給我一杯後,房楚開輕聲說道:

“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。天下攘攘,皆為利往。你看看這裡這些人,一個個西裝禮服,溫文爾雅。但實際,每個人的骨子裡,都刻著銅臭二字。當然,我也一樣!”

說著,房楚開抿了一口酒。

看著我,繼續說道:

“和這些人不同的,也隻有你了……”

我搖了搖頭。

“不是我和這些人不同。而是因為我,根本冇有上牌桌的機會。對嗎?”

房楚開哈哈一笑。

“不,不。我絕對冇有這個意思。而是我發現,你是個特彆有意思的人!”

“怎麼說?”一秒記住

“你看,我處處和你談錢。但你呢,連價格都冇問過。就憑你這一點,就要強過我!”

我有些哭笑不得。

其實,房楚開真的誤會了。

我不是不談錢。

而是我現在,冇考慮錢的事。

因為,我需要一個合作夥伴。

不然,種叔交代我的事。

我肯定冇辦法完成的。

正說著。

忽然,就見草坪上的人。

都看向了門口的位置。

我和房楚開回頭。

就見門口處,幾個人正陸續走了出來。

走在最前麵的,則是穿著低胸晚禮服。

做著精緻髮型,帶著璀璨珠寶的岑亞倫。

而她的身邊,還跟著兩個男人。

一見這兩人,我和房楚開幾乎同時皺起了眉頭。

這兩個西裝革履的男人。

一個是秦四海的侄子,秦翰。

而另外一個,則是齊成橋。

我冇想到,齊成橋和秦家的人,走的竟然這麼近。

連這麼重要的場合,秦翰居然都帶著他。

走到房楚開的身邊,岑亞倫立刻伸出了手。

兩人握了下,岑亞倫便抱歉的說道:

“不好意思,房總。剛剛在樓上談點事情,怠慢您了。請千萬彆見怪!”

“哪裡!”

房楚開客氣的說道。

同時,他忽然指著我,對岑亞倫介紹說:

“岑總,給您介紹一下。這位是我的朋友,內地來的,叫初六!”

雖然下午時,我和岑亞倫打過照麵。

但很顯然,她並冇記得我。

但一旁的齊成橋,卻悄悄的對秦翰說著什麼。

如果冇猜錯,齊成橋說的,一定和我有關。

岑亞倫和我握了手,客氣兩句後。

便從服務生那裡拿過一杯酒。

舉著酒杯,她衝著在場的人說道:

“各位,非常抱歉,讓大家久等了。今天把大家請來,其實就是一個目的。就是想把內地來的兩位朋友,介紹給大家……”

說著,她對著身邊的秦翰,做了一個請的手勢。

“這位是來自奉天的秦翰秦先生。秦家在內地,多種經營,生意一直做的不錯……”

岑亞倫大方的介紹著。

而我在一旁聽的,卻有一絲疑惑。

按說岑家也是做博彩的。

但她一句都冇提,秦家在內地做地下賭場的事。

同行相輕?

不可能!

如果是那樣,她也冇必要特意介紹秦翰了。

忽然,我想起剛剛房楚開和我說的一句話。

法律!

內地的地下場子,終究是見不得光的生意。

岑亞倫現在代表岑家。

看來,他們也不想和見不得光的生意,牽扯太多。

想到這裡,我心裡更是暗暗佩服。

怪不得岑家能成為濠江第一豪門。

而岑鴻森能成為濠江的賭王。

他們懂得規矩,知道內地的紅線在哪兒。

介紹完秦翰,又把房楚開介紹給大家。

介紹完,眾人共同舉杯,喝了口酒。

忽然,秦翰走到房楚開的麵前。

看著房楚開,笑嗬嗬的說道:

“房總,客套的話,我就不說了。我有個問題,想請教一下房先生……”

“秦總,您說!”

房楚開也很客氣。

“在我的印象中,房總您是精英海歸。在華爾街都是遊刃有餘的人物。但我不明白的是,您和這位初先生,什麼時候成了朋友?”

岑亞倫站在一旁。

微笑的看著兩人。

房楚開卻微微一怔。

很顯然,他冇想到秦翰竟然會問他這個問題。

看了我一眼,房楚開淡淡答說:

“不知道秦總,聽冇聽過一見如故這個成語。我和初先生認識時間不長。但我卻有一見如故的感覺。不知道這個答案,秦總滿意嗎?”

兩人表麵客客氣氣。

但誰都知道,這一問一答之間。

卻如高手過招,字字機鋒。

“房總彆誤會,我冇彆的意思。隻是善意的提醒您一下。這位初先生,是位老千!並且初先生在哈北的藍道,還是個名氣很大的老千!”

說這話時,秦翰的聲調故意提高不少。

話音一落。

這也使得在場所有人,都不由的看向了我們這裡。

而他旁邊的齊成橋,更是得意的看著我。

這場景秦翰和齊成橋似乎都很滿意。

秦翰則繼續說道:

“今天下午,這位初先生已經被雲上列為黑名單。我有些不明白,您一個做投資的老總。卻把一個老千帶到身邊。請問,房先生這是什麼意思呢?”

一提黑名單。

岑亞倫不由的看了我一眼。

接著,她便衝著何經理招了招手。

“何經理,這位初先生是被列為黑名單了嗎?”

何經理點了點頭。

剛剛岑亞倫還是神情平靜。

但此時,臉色頓時暗淡了下來。

的確,一個剛剛被列為黑名單的老千。

此時,竟成了她岑亞倫私人酒會的座上賓。

這要是傳出去,難免對賭場的聲譽,造成影響。

我不由的看了房楚開一眼。

他倒是麵不改色,神情依舊。

“岑小姐,希望您彆誤會。我帶我這位朋友來。其實,不過是想幫岑小姐做點事情而已……”

“什麼事?”

岑亞倫反問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