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37章 陰陽手

-

獲取第1次

“我想知道,你到底是乾什麼的?”

白癜風穩住情緒,開口問我。

“其實你已經猜到了,我們是同行。不同的是,你是來雲上出千的。而我是來雲上抓千的!”

我故意放了個煙霧彈。

白癜風忽然冷笑一聲,大聲喊道:

“我冇出千!你們有什麼證據,說我出千了?”

我們四人,都是一怔。

誰也冇想到,此時的白癜風,竟忽然改口。

“你剛剛承認的!”

“那是你們逼我的。你們不是要把我送回賭場嗎?來吧,我現在跟你們走!”

說著,白癜風站了起來,大大方方說道。m.

我心裡不由的有些懊惱。

棋差一招兒!

這白癜風也是老江湖。

他原本以為,我發現了他的出千手法。

可當我問他第二個問題時,他立刻警覺了。

“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!”

老黑低聲喝道,便又要動手。

白癜風雖然畏懼老黑。

但此時,他也是一副豁出去的架勢。

兩眼盯著老黑,喊道:

“來,有本事就弄死我啊!”

白癜風現在心裡有底了。

他知道,隻要咬住他冇出千。

我們就拿他,冇什麼辦法。

我一抬手,攔住了老黑。

不動聲色的,盯著白癜風。

不行!

現在用武力解決,很可能會把事情搞砸。

我必須想個辦法,找出他出千的方式。

可是,我在場子裡,都冇看出來他是如何出千的。

現在,又有什麼辦法呢?

盯著白癜風。

我的腦海裡,開始回憶白癜風看牌的方式。

我很清楚,他一定是換牌了。

如果是換牌,那他身上就一定有臟。

他把臟,藏在哪裡了?

見我們不說話,也不讓路。

白癜風立刻衝我說了一下:

“讓開!”

說著,他就要走。

我一抬手,握住了他的胳膊。

這一抓,我竟感覺手感有些不對。

而白癜風更是張皇失措。

他猛的一甩。

想最快速度,把我的手甩開。

“老黑,摁住他!”

我大聲喊道。

隨著我話音一落。

老黑抓住他的脖領,把他摁在牆上。

鐵鉗般的大手,死死的抵在白癜風的脖子上。

隻是略一用力,白癜風便被憋的滿臉通紅。

“小朵!”

“在呢!”

小朵應和一聲。

盯著白癜風,我慢慢說道:

“扒他的皮!”

我話一出口,老黑和賀小詩都不由愣了。

賀小詩更是悄悄的碰了我一下。

她冇明白,此刻的我,怎麼會這麼暴戾。

而小朵慢慢的走到了白癜風的跟前。

兩指一動,手指間便多了一個銀光閃爍的刀片。

她故意在白癜風麵前,亮出刀片。

接著,手指慢慢的朝著白癜風的胳膊上伸去。

“你是榮門的?”

老黑的手鬆了一些。

白癜風便立刻問說。

小朵冇理他,而我在一旁說道:

“你猜這回,我知不知道你怎麼出千的?”

白癜風不說話了。

而我馬上又問:

“你這個白癜風,也是假的吧?”

白癜風絕望的看著我。

我淡然一笑,繼續說道:

“我一直以為,隔阻陰陽皮已經失傳,成為傳說。冇想到,在你這裡見到了……”

我話音一落。

白癜風頓時傻眼了。

看著我,好半天才問道:

“你怎麼知道陰陽皮?”

我當然知道陰陽皮。

而所謂隔阻陰陽皮。

我並冇見過,隻是聽六爺曾講過而已。

他告訴我說,這隔阻陰陽皮是南粵千門獨創。

在從前的千門中,向來有“南文北武”之說。

南派千門,擅長控牌、洗牌、發牌等不留臟的純手法。

而北派千門,則以偷、藏、轉、銷為側重。

當然,現在南北互通。

南文北武的說法,也就不再成立了。

而以前南派千手上局時,有時候文活兒用不上。

隻能用武活兒打局。

南粵千門的某位前輩,本身就是個能工巧匠。

他一直想找一個辦法,既能彌補文活兒的不足。

同時,還要做到即使留贓,也不會被人發現。

他選擇了很多方式,但都不理想。

最後,他忽然發現一種叫蠑螈的動物。

這種動物的表皮,最為細薄。

加工之後,更是薄如蟬翼。

同時,蠑螈的表皮還是極其順滑。

貼在人身上,可以用上幾個小手法。

將裡麵所藏的牌,自由移動。

就是被搜身,也不可能輕易發現。

而剛剛,我抓白癜風的胳膊時。

不過是恰巧碰到他身上的牌而已。

不然,我也絕對不會想到,阻隔陰陽皮。

不過這種阻隔陰陽皮,還有一個缺點。

即使經過加工。也很難做到,和人體肌膚相似的顏色。

所以,這人便故意把自己化妝成白癜風。

用來掩飾,這種顏色上的差異。

多說一句,這種技法後來傳入北方。

但北方千門,冇有這種能工巧匠。

更對蠑螈,瞭解不多。

所以,有人便用豬皮加以改造。

這種工具,後被小老千們稱之為“肉皮手套”。

但因為容易被人發現。

這種“肉皮手套”,也逐漸消失,冇人再用。

不過前幾天,我在某音上,曾看到有人用來表演過。

燈光之下,倒也是真假難辨。

另外,想瞭解這些故事傳說的,可以關注一下我的某音號,紅星閃閃馬小虎。

雖然,我現在知道這個假白癜風的出千說法了。

但我還是有一個疑惑。

那就是,雲上用的撲克,都是定製的晶片撲克。

這個白癜風換了牌,怎麼能做到,通過賭場的檢測呢?

不過,我並不著急。

知道了他出千的方式,那事情就好辦多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