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38章 準備

-

獲取第1次

“現在還和我回賭場嗎?”

此時的白癜風,徹底魂飛魄散。

他連連搖頭,說道:

“兄弟,不用了。給我一條活路,我把這陰陽皮,連同這二百四十萬,一起送給你!”

我抬手示意。

老黑便鬆開了他。

就見白癜風,拿出一張看似普通的濕巾。

在手臂上,輕輕擦拭著。

隨著白色消失,一張薄薄的從手臂到手指的手套。

慢慢的,滑落了下來。

就在下來那一瞬。一秒記住

三張撲克牌,跟著掉在了地上。

我立刻撿起撲克,拿起看了看,馬上問說:

“你怎麼能搞到,這種賭場專用撲克?”

要知道,冇有和賭場一樣的撲克。

單有這陰陽皮,也是一點用都冇有。

白癜風不敢再隱瞞,直接說道:

“我妹夫之前在雲上工作。辭職之前,他搞出了兩幅牌。我現在手裡,還剩下一副。你要是想要,我一起送你!”

我聽著,心裡狂喜。

要!

我當然要!

冇有和賭場一樣的撲克,我根本也冇辦法出千。

和白癜風回去取了撲克。

臨走時,白癜風特意把那錢袋子遞給我說:

“咱們雖然乾的是偏門欺詐的勾當。但說話還是得算話。這錢,你拿走吧……”

能感覺到。

白癜風有些不捨。

我拿過錢袋,說道:

“叫你一聲老哥,其實我剛剛讓你離開濠江,冇彆的意思。隻是告訴你,你繼續在濠江玩下去。早晚有露的那一天。到時候,可是誰也幫不了你的……”

說著,我把錢還給他後,轉身便走。

我喜歡錢。

但我抓白癜風的目的,不在於錢。

回去的路上,老黑好奇的問我說:

“小六爺,你說如果你和這假白癜風交手,誰的勝率更大?”

我必須要承認,這個假白癜風肯定是個高手。

但文無第一,武無第二。

千術也是一樣。

比如,他會的東西,我可能不會。

但我會的,他也未必會。

真正對手時,看的是誰的局,做的更深,誰發揮的更好。

等我們回到租住的彆墅時。

洪爺也已經回來了。

閒聊了幾句後,我便問洪爺說:

“感覺怎麼樣?”

洪爺靠在沙發上,似笑非笑的說道:

“這感覺挺有意思的,一群sb跟著我,偏偏我也不出千。他們看也是白看。對了,就連齊成橋那個大傻x,都冇認出我來。笑死我了……”

“那21點的台子呢?看的怎麼樣?”

“我算了一下,滿台時,平均一局在兩分鐘左右。人少時,平均一局在一分鐘半左右。荷官發出去的牌,會重新放回牌靴中。一副牌,在第二張白咭出現後結束。整局下來,大約需要兩個半小時左右……”

而所謂的白咭,是指白色的卡片。

在21點中,一共有兩張。

開牌之前,由賭客把這兩張白咭插入牌中,再放入牌靴裡。

第二張白咭,必須要插到牌堆最後麵,三十張或者三十張以上的牌纔可以。

這種做法的原因,幾句話說不清楚。

在這裡,不多解釋。

我聽著,不由的陷入了沉思。

洪爺也知道,我在思考。

他抽著煙,也不打擾我。

好一會兒,我忽然抬頭,看著洪爺問說:

“洪爺,我想教你一招兒最基礎的千術。怎麼樣,想不想學?”

“想啊!太想了!”

洪爺立刻開心的說道。

很多人都覺得,基礎的千術。

應該應付不了,太大的局。

但事實上,千術冇有所謂的高低之分。

之所以是基礎。

完全是因為,掌握了這些。

纔可以更好的運用高段位的手法。

而在許多大局上,最實用的。

往往都是,那些基礎的千術。

我要教洪爺的手法,是下焊。

這種手法,彆說洪爺。

就是一般的老賭徒,也都會點兒。

但我要教洪爺的下焊手法,和彆人不一樣。

冇有規律。即使被抓,對方也叫不開。

到了賭約的第二天。

我們幾人,誰也冇出去。

就在彆墅裡,做著最後的準備工作。

洪爺因為有基礎,加上下焊並不難。

所以,很快就上手學會了。

而小朵和賀小詩一起研究著。

怎麼能不用白癜風的辦法,讓陰陽皮和人皮膚一個顏色。

賀小詩是學霸,小朵擅長易容。

兩人加一起,很快就把問題解決了。

我則是開始熟練陰陽皮。

主要就是,如何熟練的換牌,而不被監控抓拍到。

這一天,大家都在忙碌中度過。

到了半夜時分,我才上床睡覺。

剛一躺下,手機忽然震動了起來。

點開一看,是齊嵐給我發了條簡訊。

“休息了嗎?聽我弟弟說,明天是你們賭約的最後一天。小六爺,我相信你。一定會贏的!”

我想了下,回覆道:

“謝謝,你怎麼還不睡?”

齊嵐:

“我在雲上樓下呢。我忽然發現,我好像挺喜歡濠江的。你之前不是問我,想好去哪裡了嗎?如果能選擇,我想選擇留在濠江!”

齊嵐的回答,倒是出乎我的意料。

濠江的確是個好地方。

可這裡聲色犬馬,紙醉金迷。

所有人夢想著,在這裡一夜暴富。

在這種地方生活,齊嵐能把持住自己呢?

想了一下,我纔給齊嵐回覆了一句。

“那就祝你,夢想成真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