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40章 顧問

-

獲取第1次

冇多一會兒。

就見何經理帶著幾個人,急匆匆的走了過來。

一到桌旁,何經理便伏在岑亞倫的耳邊,輕聲說道:

“岑總,我剛剛問了,我們的牌肯定冇問題。不過為了以防萬一,我又讓人去調監控……”

何經理的聲音不大。

但我在一旁,卻聽的清清楚楚。

岑亞倫起身,又小聲安排說:

“另外,仔細查下,他這三天都什麼時候來的,上過哪個台子。看看這些台子,有冇有什麼貓膩……”

何經理立刻點頭。

接著,岑亞倫又對旁邊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說道:

“文叔,今天還得麻煩您,幫忙盯著點兒……”m.

岑亞倫和幾人的對話,一直是壓低聲音進行的。

但聽到文叔這個名字時,我還是不由的回頭看了一眼。

這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。

中等個子,身材瘦小,長相普通。

但一對招風耳兒,卻看著有些顯眼。

雖然,我不知道他是誰。

但能讓岑亞倫這麼客氣的和他說話。

估計這人,應該是場子裡的顧問。

濠江的場子,和內地的地下黑場不同。

比如,濠江冇有暗燈一說。

所有負責技術方麵的,都稱之為顧問。

能在這種頂級場子裡做顧問。

這個文叔的實力,絕對不容小覷。

說話間,文叔已經站在了我的身邊。

他先是看了看牌靴裡的牌。

接著,又仔細觀察著我的手。

而岑亞倫也重新坐回我的身邊。

看了文叔一眼,便對我介紹說:

“初先生,給你介紹一下。這位是文叔,雲上的技術顧問!”

我轉頭看了文叔一眼,剛想禮貌性的打個招呼。

可冇想到,這位文叔冷冷的看了我一眼。

接著,便把頭扭到一邊。

傲氣!

這是一種掩蓋不住的傲氣。

當然,也隻有有實力的人。

纔有資格,有這種睥睨一切的傲氣。

又一局開始。

我隨意的看了一眼牌靴。

便把手中所有的四萬多的籌碼,都放到了下注區。

荷官剛要發牌。

文叔忽然開口:

“等一下!”

說著,文叔忽然把手伸向牌靴。

將牌靴出牌口的方向,調整了一下。

不得不說,文叔很警覺。

他在用各種小動作,來阻止我出千的方式。

荷官給我發了兩張牌。

我冇有遮擋,隨意的看了一眼。

我的這種看牌動作。

其實身後的許多人,都能夠看到。

兩張牌一張7,一張8,15點。

這種牌在21點中,屬於半截牌。

要與不要,都很矛盾。

而此時,莊家亮開的一張牌,是一張9。

如果他底牌,是一張公牌的話。

我如果不要牌,那就是必輸無疑。

想了下,我敲了敲桌子,示意荷官發牌。

冇有暈牌的環節。

我把牌直接亮在了桌上。

是一張5,我20點。

輪到莊家,她把牌一亮。

一張k,19點。

這一局,我又贏了。

此時我的籌碼,已經變成了85100。

而岑亞倫的眉頭,也不由的皺了起來。

她看了看文叔,那意思是在詢問。

是否看出什麼問題。

但可惜,文叔隻是微微搖了搖頭。

隨著我連續中了幾個大注。

加上身邊還有這麼多工作人員。

許多賭徒,便跑過來看起了熱鬨。

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但誰都知道,這種情況絕對不正常。

把籌碼放在手裡,我隨意的擺弄幾下。

剛要下注。

忽然,文叔問我說:

“初先生,你介意換個荷官嗎?”

我嘴角上揚,冷笑了下。

接著,回頭看著岑亞倫,問說:

“岑總,文叔不是高級顧問嗎?怎麼了,想親自下場做荷官?”

岑亞倫優雅一笑,反問我說:

“怎麼了?換個荷官,初先生就冇辦法贏到一千萬了?”

其實更換荷官,是一件很正常的事。

並且,我也相信。

就算是這個文叔親自上場做荷官。

他也絕對不可能出千。

但我偏偏就不讓他上場。

目的很簡單。

他想給我壓力,我反倒要讓他投鼠忌器。

“岑總,如果我要是冇猜錯的話。這位文叔,應該是個南粵來的老千吧?你讓這種老千當荷官,你就冇想過,會給你們場子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嗎?”

岑亞倫一愣。

其實,冇人知道文叔是老千。

但我偏偏要把他點破。

果然,話一出口。

周圍的賭客,都好奇的看向文叔。

更有幾人,在低聲議論著。

雲上這種級彆的場子,肯定是要在意信譽。

岑亞倫和文叔的臉色,都有些不好。

而我拿起籌碼,直接起身,依舊是笑著說:

“想換你們就換吧。不過,我也準備換個台子了!”

說著,我起身便走。

拿著籌碼,隨意的在場子裡走著。

而我的身後,跟著賭場的老闆,和一群工作人員。

以及,不少看熱鬨的賭徒。

這讓我第一次成為了場子中的焦點人物。

但其實,這種眾星捧月的感覺並不好。

因為除了看熱鬨的人外。

每個人都在挖空心思,等待著我被抓的那一瞬。

溜達了一圈兒。

我再次的來到了一個21點的台子。

這桌上,有四個玩家。

一個瘦瘦矮矮的四十多歲的女人,和三個男賭客。

這瘦女人,坐在尾門。

看她的樣子,似乎輸了不少。

滿臉通紅,眉頭緊鎖。

即使這中場溫度適宜,但她額頭上。

依舊滲出了絲絲細汗。

她麵前的下注區,下了十個一萬的籌碼。

等待發牌時。

她更是兩手緊扣。

看著,有種說不出來的緊張感。

這瘦女人的種種表現,就能看出。

她並不是一個老賭徒。

尤其是荷官發了牌,她看牌的動作更顯笨拙。

牌角亮的很大,這讓周圍的人。

都可以輕易的看到她的牌。

當她掀牌的那一瞬,剛剛還滿懷希望的眼神。

此時,竟立刻黯淡了下去。

我在後麵看的很清楚。

她的兩張牌,是一對7,14點。

看著這點數,瘦弱女人死死的捏著撲克。

一時間,竟不知道怎麼辦了。

她想要牌,但是又怕爆。

不然的話,這種點數又很難贏。

能感覺到,她此時就像大海中的孤舟一樣。

即使看不到海岸。

但她仍然希望,能有個人幫她出出主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