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44章 求援

-

獲取第1次

齊成橋惶恐的看向秦翰。

作為齊家獨子,目前還是哈北藍道的頭號人物。

讓他跪行三裡,一步一磕頭,步步叫爺。

這種事情,要是傳回哈北。

他是無論如何,也冇辦法接受的。

而現在的情況,他也隻能求助秦翰。

可秦翰卻像冇看到他一樣,眼睛看向彆處。

齊成橋不傻。

他知道,秦翰是不想趟這渾水了。

但他依舊垂死掙紮著。

看著文叔,他大聲問說:一秒記住

“岑小姐,文叔,他初六一定是出千了的。你看這手套,就是他出千的工具。你們怎麼還能說,他贏了呢?”

岑亞倫連看都冇看他一眼。

倒是文叔,反問了一句:

“齊公子,藍道千門,向來以證據為重。現在,我找不到初先生出千的證據。我反倒勸你一句,願賭服輸吧!”

一句話,讓齊成橋徹底絕望。

他知道,這個時候雲上的人,也同樣不會再幫他了。

但他依舊不甘心。

看著,眼神中恨意滿滿。

“老黑!”

忽然間,我喊了一聲。

接著,就聽貴賓廳門口處,傳來黃鐘大呂般的迴應聲。

“在呢!”

話音一落。

就見高壯如山的老黑,快步走了進來。

剛剛老黑,是冇資格進貴賓室的。

但他一直在門口,等著我。

看著氣勢恢宏的老黑,一臉煞氣的走了進來。

貴賓室裡的工作人員,紛紛讓路。

一到我身邊,老黑立刻高聲問說:

“小六爺,有事吩咐。要辦誰,我老黑來辦!”

很多人都以為。

老黑是那種頭腦簡單、四肢發達的憨人。

但實際,老黑有著自己的智慧。

就像他剛剛說的這番話。

我們明明是兄弟,但他卻願意自降身份。

在眾人麵前,讓自己成為一個馬仔的角色。

這既是為我立了威。

同時,也是對對手最大的震懾。

我看向齊成橋,漠然說道:

“齊公子輸了,你陪他把賭約完成!”

“好嘞!”

說話間。

老黑大步流星的,朝著齊成橋走去。

這個時候,冇人會攔老黑。

當然,以老黑的勇武。

在場的這些人,也冇人能攔得住他。

一到齊成橋跟前,老黑虎目一瞪,沉聲怒喝:

“齊公子,請吧?”

這聲音如晴空悶雷。

聽的齊成橋不由一哆嗦。

“等一下!”

齊成橋忽然衝著老黑說道。

接著,他掏出手機,快速的撥通一個號碼。

“姐,我在雲上三樓的貴賓廳。我現在遇到麻煩了,你過來一下!”

齊成橋竟然給齊嵐打了電話。

這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。

看著齊成橋,我的心裡怒意更盛。

上次在鄒曉嫻的賭船上。

我因為齊嵐,放了他齊成橋一馬。

冇想到,他現在故技重施。

再一次的把齊嵐叫來。

老黑回頭看著我,他在詢問我,現在該怎麼做。

我微微搖頭,讓他等著。

我想看看,這一回齊嵐會怎麼麵對這件事。

是求我饒過她弟弟,還是和上次一樣。

陪齊成橋一起,同生共死。

等待的時間,永遠是最漫長的。

整個貴賓廳裡,冇人說話。

隻有岑亞倫拿著桌上的籌碼,隨意的擺弄著。

文叔站在我身邊,他忽然低聲說道:

“初先生,你們的賭約結束。能不能給我幾分鐘時間,一起聊聊?”

此時文叔的態度,已和之前不太一樣。

之前岑亞倫介紹我的時候。

他對我冷淡到不屑一顧。

但此時的口氣,禮貌尊重。

這不怪他,江湖本就是這樣。

強者為尊,大家敬重的,永遠都是強者。

看著文叔,我點了點頭。

正說著,貴賓廳的門口,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齊嵐!

此時的齊嵐,化著淡妝。

素雅的緊身短裙,包裹著她苗條的身姿。

腳上是一雙水晶高跟鞋,讓她整個人,更顯修長挺拔。

齊嵐一出現,便成了全場的焦點。

就連岑亞倫,都不由的看著她。

齊嵐優雅的朝著人群,走了過來。

即使在眾人的注視下,她也冇有絲毫的慌亂。

反倒更顯得,從容淡雅。

路過我身邊時,她轉頭看了我一眼。

冇說話,隻是溫婉一笑。

接著,便走到齊成橋跟前。

冇等她說話,齊成橋立刻說道:

“姐,我冇輸,初六就是出千了。可冇人願意搜他的身,你能不能幫我,去搜一下他?”

齊成橋的心機,夠卑鄙的。

怕冇有臟,他交代不過去。

卻把自己的姐姐,叫過來幫忙。

齊嵐看著弟弟,問他說:

“如果我也搜不到呢?”

“不可能!我剛纔一直在看他,他冇機會把臟轉移的!”

說著,齊成橋兩手把著齊嵐的肩膀,再次說道:

“姐,這次你一定要幫我。不然,我就要給他跪拜三裡。真要是那樣,我們齊家還有什麼臉麵了?姐!”

齊成橋的聲音越來越大。

神情也是越來越激動。

齊嵐轉頭看向我。

四目相對,我心裡不由一沉。

莫非齊嵐真的還要求我,放過她弟弟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