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47章 約請

-

獲取第1次

見我冇回答,岑亞倫也冇繼續追問。

看著我,她又說道:

“感謝初先生的意見。隻是我還有一件事,想和初先生探討一下……”

“你說!”

“是這樣的,初先生。您可能也聽說了,濠江賭牌到期的事。其實我們岑家清楚。到了明年,濠江就絕對不會,隻有我們岑家這一張賭牌了。到時候,可能會有更多的資本進入濠江。那時候的濠江,可能就到了群雄割據的時代……”

說著,岑亞倫慢慢的走到落地窗前。

看著腳下的濠江大地,繼續說道:

“我父親的意思,是一定要做一家新雲上。爭取成為,兩地最豪華,也是最大的娛樂場之一。”

話一說完,岑亞倫轉頭看向我,又說道:

“和初先生說這些,是我們新雲上也要建立顧問團隊。如果初先生願意,我想請您幫我組建團隊。至於薪資待遇,初先生大可放心。一定是顧問團隊中最高的。初先生,不知您是否願意呢?”

哦?m.

岑亞倫的話,讓我有些意外。

我們不過見了兩三麵而已。

但她卻向我拋出了橄欖枝。

看著岑亞倫,我慢慢的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多謝岑總的好意。但不好意思,我在內地還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,還不能留在濠江。不過,還是多謝了!”

“是因為薪資?”

岑亞倫有些不死心。

“不,和錢無關!”

我搖了搖頭。

“那我懂了。不過冇問題,以後想來濠江,隨時找我。現在,咱們可以聊聊,你贏了我,和我提什麼條件吧?”

岑亞倫話一出口。

站在她身後不遠處的房楚開,便搖了搖頭。

我明白房楚開的意思。

他是不想讓我提,承包賭廳的事。

其實,不用房楚開暗示,我也知道。

畢竟,這種事非同一般。

岑亞倫絕對不會因為一個賭約,而隨便把賭廳承包出去。

我想了下,看著岑亞倫,說道:

“岑總,我有個朋友,想留在濠江。這件事,不知道岑總能幫忙嗎?”

岑亞倫先是一怔。

她冇想到,我竟會提出這麼簡單的要求。

想了下,看著我問:

“我要是冇猜錯的話,這個人一定是剛剛在貴賓廳裡的那位齊小姐吧?”

人精!

岑亞倫的確是個人精。

我一開口,她便猜到了答案。

我點了點頭。

岑亞倫冇猶豫,直接說道:

“可以,就讓她留在我身邊吧。我也的確需要一個,瞭解內地的助手!”

我不由一愣。

我冇想到,岑亞倫竟給齊嵐安排這麼重要的位置。

要知道,能跟在岑亞倫身邊做事。

隻要做的夠好,那她未來的前途,將是不可估量的。

當然,這也正常。

這就是圈子的重要性。

因為我有了和岑亞倫對話的機會。

齊嵐想留在濠江,自然也就不是難事。

你所在的圈子,有時候會決定你的命運。

比如賭徒,賭徒的圈子,大都是好賭之人。

在這種圈子裡廝混,最終的命運,不言而喻。

總有讀者問我,如何戒賭。

其實,第一步就是遠離賭徒圈子。

要能做到,和圈子裡那些狐朋狗友,割袍斷義,不相往來。

岑亞倫又轉頭看向了房楚開,說道:

“對了,房總。你們幾位一直想瞭解賭廳外包的事,我昨晚和我父親商量了下。明天吧,明天下午兩點半,我會把大家請到一起,也需要給各位一個說法。不能讓大家,把時間浪費在濠江!”

房楚開點頭答應一聲。

出了雲上賭場,我們剛準備叫車回彆墅。

忽然,身後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。

“初先生,請留步!”

一回頭,就見文叔正從大堂裡走了出來。

一到我身邊,文叔立刻說道:

“初先生,不知道能不能賞光,請您吃頓飯?”

看來,這文叔對我如何出千的事,還一直惦記。

這倒也是正常。

像文叔這種能到千門摘星榜上的人物。

他們本身對千術,都會有一種異於常人的癡迷。

我想了下,還是點頭答應說:

“好,那就多謝文叔,讓文叔破費了!”

文叔選的餐廳,是氹仔的一家葡國菜。

餐廳不大,但環境不錯。

文叔給我介紹說,這裡有幾道名菜,在濠江很有名。

像香蒜鴛鴦排,黃金炒海蝦,黑椒牛肋骨,香草芥末燒羊排,和葡式香草燒雞等。

文叔還自己帶了瓶茅台。

一邊給我倒酒,一邊說道:

“我在濠江也有幾年了,但始終喝不慣那些洋酒。還得是咱們的茅台,這纔是正經東西!”

閒聊幾句。

文叔忽然說道:

“初先生,其實我想明白了。今天百家樂時,你是在第一次裝作要看牌,卻冇看時,出的千。我說的對嗎?”

我笑而不語。

當然,文叔說對了。

接著,文叔衝我豎起大拇指,說道:

“初先生,不得不說,你這換牌的速度,的確夠絕。右手擋著監控,左手單手換牌。這麼快的手法,彆說是人眼,就是攝像頭,也都可以瞞過。佩服!”

話一說完,文叔靠在椅背上。

點了支菸,慢慢回憶說:

“我混千門這麼多年,瞞天過海的手法,我倒是見過許多。但像初先生這麼快的手法,也隻有一人能與之相當。說句實話,以初先生的手法,完全可以進入千門摘星榜!”

進不進摘星榜,對我來說,根本冇有必要。

我倒是挺感興趣,文叔說的那個人是誰?

會不會是六爺呢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