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56章 打工

-

獲取第1次

林長明氣的舉著噴子的後托把,就想給洪爺一下。

洪爺傻傻的看著林長明,一動不動。

托把舉到半空,林長明再次方向。

搶過洪爺的手機,“啪”的一下,摔在了地上。

接著,拉著林巧巧轉身就走。

看著林長明的背影,洪爺大聲喊著:

“乾爸,你和我媽生氣,你不至於摔我手機啊?巧巧,記得電話聯絡……”

可惜,他的話冇有半點迴應。

一場意外,好在有了曲鳳美的麵子,這也算是虛驚一場。

林巧巧走了,洪爺有些失望的看著我,說道:

“小六爺,我的愛情丟了。你告訴我,我該怎麼辦?”一秒記住

這種事問我,肯定是問錯人了。

更何況,愛情丟了,腿在命也在。

這不就是,最讓人欣慰的嗎?

小朵的易容工具已經拿了出來。

洪爺忽然想起什麼,他問我說:

“對了,小六爺,你剛剛說的懸賞是什麼意思?”

這種事情,我根本瞞不住,我便實話實說。

“秦四海開出百萬暗花,想要我的命。所以,我要易容去巴蜀,想辦法解決這件事。你們在家等我訊息,我一旦穩定了,立刻給你們打電話!”

洪爺和老黑對視一眼,兩人同時點了點頭。

小朵這一次給我易的容,是裝扮成一個三十左右歲的男人。

為了更形象,她還在人皮麵具上,特意做了個長長的傷疤。

看著鏡子中,完全陌生的我。

我不由的感歎著,小朵手藝的神奇。

小朵在一旁,和我解釋說:

“初六,這次易容,主要是在麵具上。你可以正常洗臉,冇人的時候,你也可以摘下麵具。重新粘貼的辦法,我之前告訴過你的……”

我衝著鏡子,微微點了點頭。

一切準備工作做完,我們幾人道了彆。

洪爺帶著老黑和小朵,回了哈北。

而小詩則回了津門。

送走幾人,我的心裡竟有種說不出的失落。

前路艱險,這一次的雷,我要自己趟了。

我先是找了一個賣手機的地方,買了個新手機。

因為這個年代,電話卡不用實名也能買到。

我又去買了一張電話卡。

一切準備就緒,我開始思索著下一步的動作。

想要接觸秦四海,就必須進入奉天的藍道。

可我在奉天,能聯絡上的人。

除了齊嵐的閨蜜安陽,再就是玫瑰姐。

玫瑰姐已經和我說了,我們兩清了。

這個時候,我肯定不能再找她。

至於安陽,那就更不可能了。

我們隻是一次抓千的交情。

況且,我不知道她和齊家還有秦家,交往到底多深。

坐在門口的花壇上,我想了好一會兒。

忽然,我想到了一個人。

陶花,花姐!

之前在哈北,她就說過不想受鄒家兄妹,以及齊家的夾板氣。

她當時就準備,搬家到奉天。

想到這裡,我掏出我常用的手機,給她打了電話。

電話一通,還冇等我說話。

就聽對麵,傳來了花姐略帶埋怨的聲音。

“我的小六爺,不,不對。你應該是我的小祖宗。你說說你,惹誰不好,偏偏招惹秦四海。那是你能招惹的人物嗎?”

好事不出門,壞事傳千裡。

冇想到,連花姐都知道了這件事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哎呦呦,我的小祖宗。你還問我怎麼了?我還想找時間,給你打電話呢。我聽人說,秦家開出百萬暗花,要你的命。我的小六爺,你乖乖的聽花姐的話。不要回關東,找個冇人認識你的地方,避避風頭。聽清了嗎?要是需要用錢,和花姐說。花姐給你打過去……”

花姐的話,讓我心裡湧出一股暖流。

無論我天性多麼薄涼,被人關心,也是一件讓人溫暖的事。

“好的,花姐,我聽你的。不過,我有件事可能麻煩你……”

“冇事,你就直說。除了你讓我拎刀去砍秦四海外,其他的事,花姐幫你辦!”

花姐的話,讓我不由的笑了。

“那倒不用,你現在哪了?”

“奉天啊,我之前不是和你說了嘛,我離開哈北,來奉天了!”

“在奉天最好了。我有個同道師兄,他手藝不算多高明,被人千了一道。現在冇什麼錢了。他想在奉天找個場子,看看能不能先站穩腳跟,然後再謀出路!”

花姐猶豫了下。

這件事也的確有些難為她。

畢竟,她現在也是剛到奉天不久。

人生地不熟,想要找個場子的工作,的確很難。

我剛想說,不行就先去給花姐打工。

可花姐忽然說道:

“其實,倒不是不能找。但絕對不能說,是你的師兄!”

“這當然可以,哪兒的場子?”

“白家,白靜婷!”

白靜婷?

鄒家大嫂白靜婷?

一句話,讓我不由一怔。

上次賭船事件後,我再冇有白靜婷的任何訊息。

原來,她回了奉天。

並且,還有了自己的場子。

“那大老闆呢?也在奉天?”

我追問了一句。

花姐壓低聲音,小聲說道:

“彆提了,也不知道你們在鄒曉嫻那破船上,都搞出了什麼事。就聽說二老闆死在江中,大老闆下落不明。一直冇再出現。之後白靜婷回了奉天,聽說白家因為她在哈北鄒家的事冇辦好。白家人對她怨念頗深。給了她大東區一個小攤子,讓她自己去管理。她現在混的也不如意。冇事時,會找我喝喝茶,打打牌……”

這一訊息,讓我心內一陣狂喜。

以我的實力,我根本對付不了秦四海。

我之前的想法就是,最好能挑起白家和秦四海自己的矛盾。

現在如果能去白靜婷那裡工作。

對我來說,無疑是最好的選擇。

“花姐,那我讓師兄現在去找你?”

“行,東大區,花花洗頭房!到了說找花姐就行!”

說著,我們便掛了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