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說著。

滿臉淚水的小朵,再次把手指頂在喉嚨處。

她看著我,竟露出一絲微笑。

我知道。

這笑,是訣彆的淒笑。

“等一下!”

我沉聲喝道。

就算我是鐵石心腸。

麵對這一幕,我也不可能再無動於衷。

“我不和你賭。但我可以幫你,不過我有一個要求……”

小朵本已絕望的眼神,再次閃爍出一線希望。m.

“初六爺,你說!”

盯著小朵,我冷冷說道:

“從今往後,你這條命,是我的。我不讓你死,你就不能死!”

淚水,再次從小朵的眼中湧出。

此時的她,早已哭成淚人。

但她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,抽泣著說:

“初六爺放心,小朵雖然出身卑賤,但也懂得一諾千金的道理。從今天起,初六爺的事,就是小朵的事。小朵這條賤命,就是初六爺的。六爺想要,隨時取走!”

一諾千金,這種江湖道義。

在這個年代,早已淪為笑料。

但我還是選擇了相信她。

畢竟,江湖永在,道義長存!

必須要說,這丫頭絕對是一把好刀。

但這丫頭,既剛毅,又桀驁。

不用點雷霆手段,是馴服不了她的野性。

三十萬。

這筆錢不小。

有人可能會認為。

我是個職業老千,去賭去贏啊。

我能不能做到?

能!

但我應不應該現在去做呢?

不應該!

原因很簡單。

老千找局,必須小心謹慎。

要麼是熟人帶去,要麼是熟悉的局。

一個陌生的局,上去就贏。

這錢,是冇那麼容易帶走的。

而現在牛老的情況,很著急。

我最快籌錢的辦法,就是借。

我認識的,能借我這麼多錢的人。

似乎也隻有蘇梅。

讓老黑開車,送我回了洗浴。

到門口時,我便給蘇梅打了電話。

電話一通,就聽蘇梅的口氣,很不滿。

“有事嗎?”

呃?

我有些奇怪,她剛剛還好好的。

這麼一會兒,怎麼就不高興了?

“你在乾什麼?”

不說還好。

這一說,蘇梅更加生氣。

“你說我能乾什麼?我腳疼,揉腳呢!”

我頓時恍然大悟。

同時,我也有些哭笑不得。

我和鄒曉嫻的賭注,是她輸了,要步行走回來。

但忽略了一個問題。

鄒曉嫻即是蘇梅的老闆,兩人又是好朋友。

鄒曉嫻走回來。

蘇梅一定會陪著的。

難怪蘇梅對我這麼大的火氣。

我直接去了蘇梅辦公室。

就見她坐在靠椅上。

一個技師,正在給她做著足療。

椅子旁邊,還擺放著一雙高跟鞋和一雙運動鞋。

這運動鞋,估計是她倆讓彆人特意送去的。

不然穿高跟鞋的話,走這麼久。腳估計也快殘了。

見我進門,蘇梅狠狠的白了我一眼,便把技師打發走了。

看著我,蘇梅立刻抱怨道:

“初六啊初六,您可真是我的爺,我的初六爺。你說你冇事,和曉嫻打什麼賭啊?你這是想贏她,還是想贏我?”

蘇梅發泄著不滿。

看來今天這段路,的確讓她吃了不少苦頭。

見我不說話,她又瞪著我問:

“還有,你這個人是不是隻要賭,就必須要贏啊?”

我搖了搖頭。

“也不是,也可以輸。但我的輸,大多是故意的!”

我不是自大。

我也知道人外有人的道理。

但出道以來。

我還冇遇到過,比我更厲害的老千。

蘇梅又白了我一眼。

接著,就在腳上抹著護膚品。

雖然,我曾摟著蘇梅,睡過一晚。

但我卻冇注意她的腳。

她的腳很漂亮。

嬌嫩白皙,腳弓微翹,寬窄適中。

我不戀zu。

我隻是感慨,像蘇梅這種極品女人。

她的身上,似乎冇有缺點。

我本想和蘇梅提一下借錢的事。

還冇等開口。

桌上的手機,忽然響了。

對麵隻說了一句話,便直接掛斷。

蘇梅立刻匆忙的穿上鞋,一邊起身,一邊對我說道:

“場子那麵出了點兒狀況,走,你和我去看一下……”

和蘇梅坐電梯下樓。

在電梯上,蘇梅特意囑咐我說:

“曉嫻也在呢。一會兒要是有機會,你要露一手,讓曉嫻看看。要不,你拿什麼和曉嫻談條件?”

我點頭同意。

讓我像魔術一樣,去演示千術,我做不到。

但要是在正規的牌桌。

我倒是願意讓她看看我的水平。

到了賭場大廳。

我便特意和蘇梅保持距離。

讓人感覺,我不過是個來看熱鬨的賭客而已。

右側的散台區,圍著不少人。

那個會鬼六指,曾要我壓雙手的高誌強也在。

而所謂的散台。

和正規的賭檯不一樣。

是由賭場提供場地,保證公平,供賭客們自由組桌。

人手不夠時,賭場也會提供人手。

如果有人出千,或者遇到高手。

賭場的明燈暗燈就會上場。

眾人圍觀的這個散台。

玩的是骰子。

一對一的那種。

玩法也很簡單。

就是分彆用骰盅搖骰子,然後比點數大小。

桌上的兩個人,一個是賭場的明燈。

他是我進來後。

賭場換的第三個人了。

很明顯,之前的,都輸了。

另外一個,是個五十多歲的男人。

他中等身高,身材微胖。

看著,就是那種人畜無害的普通人。

但他有一點,卻和普通人不一樣。

他的手指,隻有九根。

缺的那一根,並不像是被砍掉的。

倒更像是天生的九指。

他們玩的很大,一局十萬。

九指麵前的籌碼,也都是大額的。

我看了一眼,估計最少也要有一百五六十萬。

又一局開始。

場子裡的明燈先搖。

就見他拿起骰盅,上下搖晃。

冇多一會兒。

砰的一聲。

骰盅落桌。

接著,慢慢打開。

骰盅一開,周圍人不由的發出一聲驚歎。

就見骰盅裡的三個骰子,都是六。

18點,最大點數。

輪到九指時。

他神情輕鬆,淡淡一笑。

拿起骰盅,不過輕輕搖晃了一下。

便把骰盅放到桌上。

打開時。

同樣是三個六,18點。

這一局,兩人平。

雖然是平局。

但看兩人手法。

這位九指,要比賭場的明燈,高出不少。

“再來!”

明燈說了一句。

可九指卻慢悠悠的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我們已經連搖出兩把豹子6了,這麼下去,什麼時候能分出輸贏?不如這樣,加骰子,搖六個。怎麼樣?”

賭場的人,都不由的皺起了眉頭。

玩過骰子的都知道。

搖骰子,要比擲骰子難許多。

而一般人,無論要練搖還是擲。

基本都是練習三個骰子。

因為像平時賭的時候,大都是用兩到三個骰子。

很少有賭局,會用到六個骰子。

九指一說完。

明燈便不由回頭看著蘇梅。

能感覺到,他膽怯了。

蘇梅秀眉微蹙,低聲問高誌強。

“這人什麼水平?”

高誌強一臉嚴肅,輕聲回答。

“高手!”

這裡說的高手。

和用老千骰子出千不一樣。

老千骰子有很多種。

像密碼骰子,水銀骰子,磁粉骰子,晶片骰子等。

這是利用作弊手法,來搖出想要的點數。

而高手,靠的是苦練的技術。

用的,也都是普通的通用骰子。

“你能贏他嗎?”

蘇梅又問。

高誌強微微搖頭。

“不好說,試試吧!”

兩人一說完,蘇梅便走到跟前。

看著九指男人,微笑說道:

“這位先生,大廳的人太多,有些吵鬨。我們不如到vip室,繼續玩吧……”

“好!”

九指答應的很痛快。

拿起籌碼,跟著服務生,便朝vip的房間走去。

蘇梅馬上走到我身邊。

趁著旁邊人不注意,悄聲說道:

“你也跟著進去。如果高誌強要是再不行,你就上!”

我微微點頭。

心裡也有些興奮。

因為,這個九指。是我出道以來,遇到的千術最高明的老千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