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65章 久違

-

獲取第1次

和從前一樣,小詩依舊是鴨舌帽,牛仔褲。

既青春洋溢,又英姿颯爽。

和之前不同的是,她今天的腳上,穿了一雙平底皮鞋。

而小朵和從前不同。

米色的短款風衣,鈕釦也冇係。

裡麵是淡粉色的小衫兒。

筆直的小腿上,是白色的褲襪。

一對馬尾,隨意的翹在腦後。

黑水晶般的大眼睛,在長睫毛下,閃動著古靈精怪的光芒。

雙手放在風衣兜裡,一臉癡萌的看著紅毛。

一見是兩個女人。一秒記住

紅毛膽氣也大了起來。

砍刀一指,破口大罵:

“滾開,賤人!”

“嘴真臟!”

小朵撅著嘴,嘟囔了一聲。

而與此同時,紅毛已經衝到了小朵的身前。

手上的砍刀,高高舉起。

“嗬,可惡!”

小朵嘟囔了一句。

眼看著砍刀,便要砍到小朵。

隻聽“噹啷”一聲。

砍刀掉在了地上。

而與此同時,紅毛“嗷”的一聲慘叫。

這叫聲異常淒厲。

在這寂靜的夜空中,聽的人毛骨悚然。

接著,他慌忙的朝著一旁跑去。

一邊跑,一邊大喊:

“來人啊,送我去醫院,我的手,我的手指……”

隨著紅毛消失在夜空。

另外兩個混混,朝著小詩衝了過去。

就見小詩,一個側閃。

接著,美腿一抬。

腳上的皮鞋,穩穩的踢在這人的下巴上。

“噗通”一聲,這人直接倒在地上。

而另外一人,更是嚇的撒腿就跑。

也顧不上地上的同伴兒了。

老黑在我身邊,看著賀小詩剛剛的動作。

就聽他小聲的嘟囔一句:

“我之前以為,小詩就是練跆拳道的。現在看,她學的應該是綜合格鬥啊!”

我不懂這些。倒是一旁的洪爺,低聲說道:

“嘖嘖,這腿踢的夠漂亮。不過人家付出也多啊,在濠江咱們早上睡大覺,人家就在健身房鍛鍊了。不過,我就是有一點想不明白……”

“怎麼?”

老黑問了一句。

“你說小詩這種女人,得什麼樣的男人,才能駕馭她?你說要是一般男人娶了她,趕她大姨媽來時,心情不好。給你咣咣兩拳,這誰能受得住啊?”

“鹹吃蘿蔔淡操心!”

老黑嘟囔一句。

洪爺不滿的白了老黑一眼。

“你不懂。我要說的最重要的一點是,女人嘛,就得找我們家巧巧那樣的!”

“切!”

我們正說著,賀小詩和小朵已經走了過來。

看著我,賀小詩微微一笑,問說:

“你不是應該在巴蜀嗎?怎麼還在奉天?”

我啞然。

小朵更是白了我一眼,嘟囔一句:

“大騙子!”

這是除了我和蘇梅說洪爺教我的情話之外,我最為尷尬的一次。

“你們怎麼冇走?”

四個人互相看了一眼,全都笑了。

“你當我們傻啊?本來說好大家一起來奉天的。結果,你忽然要甩了我們。我一分析,要麼你就是要揹著我們,找哪個女人苟且去。要麼,你就是有事不想連累我們。我們幾個一分析,大家一致認為。第二種可能性比較大。所以,朵姐這些天就一直在暗中跟著你。你的一舉一動,都在我們的掌控中!”

說著,洪爺特意做了個攥拳的動作。

好像我的一切,都在他的計算當中。

“這次真的很危險!”

“那又怎樣?”

洪爺反問。

“你們確定要留下來?”

“確定!”

四個人,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。

賀小詩更是看著我,說道:

“我給我爸爸打了電話,問了問他暗花的事。他現在正托朋友打聽,問道上的人,有冇有人要摘這個暗花。一旦有,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們!”

小詩一說完,洪爺跟著說道:

“我冇敢問我媽,但我給我哥打電話了。我哥說了,讓你繼續喬裝。他也會想辦法,打聽這事兒的!”

洪爺說完,老黑也說道:

“我昨天和荒子說了,荒子說隻要你吩咐,他隨時派人過來!”

怪不得荒子,問都冇問我奉天的情況。

看來,他早就知道我在這裡。

三人一說完,小朵嘟著嘴,可憐巴巴的說道:

“我冇有爸爸、媽媽、哥哥可以打電話,也冇有朋友。但我就想跟著你,你不許甩開我!你聽到冇有,初六!”

小朵知道我的假名。

從我父親過世後。

我似乎,就冇再掉過眼淚。

甚至,連感動的時刻,也幾乎冇有。

而這一刻,我鼻子竟有些泛酸。

眼角也有一種,濕潤的感覺。

這是眼淚嗎?

應該不是!

平複了一下心情,我開口說道:

“好,那這次我們就紮根奉天。我先告訴你們,我的計劃。很簡單,我要走進白家,利用白家攪和掉秦四海。你們要清楚一點,這次在奉天,可能要呆很久的!”

“那你就一直這麼隱匿下去?”

賀小詩問了我一句。

我想了下,搖頭說道:

“不一定。當我有足夠的能力,來製約秦家時。那個時候,我會恢複我本來的身份!”

四個人聽我一說,立刻點了點頭。

洪爺剛要說話,我忽然想了件事。

寧檬!

現在我們搞了紅毛。

他現在未必有時間,通知陳江澄。

但他去了醫院後,陳江澄一定會知道這件事。

而我是通過寧檬,走到陳江澄身邊的。

我這麼一走,寧檬肯定會遭殃。

我正想著,手機忽然進來條資訊。

點開一看,是白嬸兒發來的。

“現在什麼情況?順利嗎?”

看著這資訊,我心裡一陣冷笑。

這白嬸兒和白靜婷,心胸都不大。

我怎麼感覺這兩人,是怕我拿錢跑路呢?

我立刻回覆:

“剛散局,現金贏了四十萬。欠條八十八萬!”

很快,白嬸兒又回覆了我。

“不夠,欠條最低要在二百萬以上!”

雖然隻是資訊,但我能感覺到。

白嬸這字裡行間的冷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