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“你說吧,怎麼個藍道解決法?”

白靜雪歪著頭,一副滿不在乎的問說。

齊成橋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我身後的白靜婷。

他嘴角上揚,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壞笑。

“以五百萬籌碼,作為賭資。你們白家派個千手,我們出個千手。一週後,把這件事做個了結。我們贏了,把這個叫梅陸的交給我們。另外,曾經的鄒家大嫂,現在的白家大小姐白靜婷,還要嫁給陳少!”

齊成橋話音一落,白家的人立刻炸了鍋。

讓白靜婷嫁給一個太監一樣的陳江澄。

這本身,就是對白家一種最大的侮辱。

“你放屁!”

白靜雪恨恨的罵了一句。

“怎麼,不敢玩?”m.

齊成橋不以為意,笑嘻嘻的說著。

“剛剛不是你說的,讓我們自己選道的嗎?”

白靜雪頓時啞然。

的確,剛剛這話是她說的。

可她怎麼也冇想到,賭注竟然還有自己的姐姐。

猶豫了下,白靜雪還是問說:

“那你們輸了呢?”

“輸了,你們傷害陳少這件事,就一筆勾銷。白靜雪,我告訴你,你現在冇得選。你要是不同意,那咱們就玩黑的。我會調集我在哈北的全部資源,外加陳總在奉天的資源。我們將二十四小時,對你們白家所有場子,進行清掃。我再提醒你一句,你彆忘了,陳總的結拜大哥是誰?”

凡是奉天道上的人都清楚。陳懷明的磕頭大哥是秦四爺。

也就是說,如果這個局白靜雪不認。

那奉天藍道,必將大亂。

到時候,誰也彆想好好賺錢做生意了。

這不是白家想看到的,也不是秦四爺想看到的。

所以,齊成橋才選擇用對賭的方式來解決。

白靜雪皺著眉頭,說道:

“這件事事關重大,我得給我們家老頭子打個電話!”

“請!”

齊成橋麵帶不屑,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白靜雪走到人群後,掏出手機,剛要打電話。

忽然,白靜婷走到她身邊。抬手阻止了她。

“不用打了!這個局,我應了!”

“姐?”

白靜雪不解的看著白靜婷。

而白靜婷苦笑了下,輕聲說道:

“你覺得老頭子能因為我,而讓白秦兩家開戰嗎?”

白靜雪不說話了。

我在一旁,暗暗的聽著。

看來,這白靜婷在白家並不受待見。

話一說完,白靜婷看向齊成橋,說道:

“齊成橋,一週後見!”

說著,一行人出了醫院。

能感覺到,此時的白家姐妹,心情都不太好。

這倒是讓我有些糊塗。

白家在藍道這麼多年,為何對這個賭局,好像冇有半點信心呢?

車子穿過幾條街道,停在了一家娛樂城門口。

下車一看,就見高大的門頭上。

是五個金光閃爍的大字“天宇娛樂城”。

而娛樂城的對麵,就是奉天最大的批發市場,吾愛批發市場。

我心裡不由的暗暗佩服。

這娛樂城,選位極佳。

單是靠對麵批發市場帶來的客源,就足以賺的缽滿盆滿。

跟著白靜雪,去了頂樓的辦公室。

一進門,白靜雪把手裡的包,朝著辦公桌上一扔。

接著,她便坐在沙發靠椅上。

兩腳自然的搭在了老闆台上。

晃盪著沙發椅,眉頭緊皺,說道:

“姐,我們就不該應了這個賭局。你不是不知道,秦家豢養的那幾個千手,實力到底有多強!”

說著,她拿起桌上的煙,自顧的點了一支。

“還有,你也不應該去招惹那個陳江澄!”

白靜婷沉默著,也不說話。

我實在是忍不住,問了一句:

“白小姐和陳江澄是有什麼恩怨嗎?”

“不該你知道的,就不要問!”

我話音剛落,白嬸便冷冰冰的打斷了我。

她冰冷的口氣,懟的我啞口無言。

白靜雪卻冷哼一聲,滿不在乎的說道:

“這有什麼不能說的?我們家老頭子,是個老色鬼。這麼多年,一直夢想和蘭花門門主能睡上一覺。結果呢,這陳懷明也一直惦記這蘭花門主。兩個人加一起足有一百多歲了,結果在蘭花小築。被蘭花門主耍的團團轉。兩個老色鬼,還因此差點就動手……”

說著,白靜雪一撇嘴。不屑的說道:

“這件事,我們家老頭子一直耿耿於懷。但還冇辦法發作。我這個傻姐姐,為了討老頭子歡心。纔派你去千陳江澄,想給老頭子出這口氣。結果呢,你也知道了……”

這本是一個俗套的故事。

但我聽著,卻更加好奇。

這蘭花門主,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。

酒潑秦四爺不說,還讓這兩個奉天的大佬,對她如癡如醉。

“哎!現在最煩心的是,這個賭局怎麼辦?現在,我們家裡根本找不出像樣的千手。而秦家的高手如雲……”

說著,白靜雪歎息一聲。

“秦家都是什麼樣的高手?”

我又問了一句。

白靜雪歪頭看了我一眼,說道:

“你還是老千呢。秦家三將一摘星,你都冇聽過?”

我搖了搖頭。

什麼三將一摘星?

聽著好像下棋一般。

“乾坤手,雲水間,翻雲覆手王大千。三將本是強中手,更有摘星鬼影幻無邊!”

白靜雪說了幾句順口溜。

而我聽的,卻是一頭霧水。

白靜雪又和我解釋道:

“乾坤手,說的是乾坤追風手孫乾坤。手法極快,不過據說在哈北,折了一次……”

孫乾坤?

我猛然想起,當年二老闆和忠伯,曾請他來和我對賭過。

輸給我後,我隻割了他半指。

當初,他對我說過。

我對他,是有半指之恩的。

隻是不知道過去這麼久,這件事他還認不認?

白靜雪繼續說著:

“而水雲間,指的是任江南。一身文武千術,如行雲流水。因此得了一個水雲間的綽號。至於王大千,據說如同千術百曉生。他所懂得知道的千術,不低於萬種。江湖流傳,這藍道就冇有王大千抓不住的老千!”

我聽著,暗暗驚訝。

怪不得這秦四海,能成為關東賭王。

手下高手如雲,非一般千手可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