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72章 外蘭花

-

獲取第1次

獲取第2次

跟著寧檬進了院子。

院子很大,收拾的也是精緻典雅。

蒼鬆翠柏,樓台小榭。

這種感覺,完全像是進了一個古代公園。

而正房處,是個三層仿古小樓。

寧檬和我們介紹說:

“今晚這裡好像有演出,一會兒帶你們看看!怎麼樣?”

說著,寧檬便主動挽著洪爺的胳膊。

洪爺嘿嘿一笑,點頭說道:

“這地方好啊,寧檬。這裡辦個會員多少錢?”

寧檬隨口說道:m.

“會員有三個等級,八萬八,十八萬八,還有二十八萬八三個檔次!”

“有什麼區彆?”

寧檬搖頭。

“其實,我也不清楚。我們蘭花門,又分為內蘭花和外蘭花。像內蘭花,就是在店裡迎賓等客。而外蘭花,則是在外麵的花花世界裡飄蕩……”

洪爺馬上又問:

“就是在外麵接客唄?”

洪爺的話,有些直接。

可寧檬毫不在意,搖頭說道:

“不,隨便接客,那不是自降身價嗎?我們在外麵,是尋找合適的對象。可以風花雪月,談情說愛做你幾個月的女朋友。也可以陪你江湖漂泊,圍欄成局。看對方需要什麼,我們就做什麼……”

我聽著,心裡暗笑了下。

說白了,就是另外一種形式的千。

我們的千,靠的是手法。

她們的千,靠的是容貌和身段。

當然,還有不為人知的技術,和閱人無數的智商。

說話間,我們已經進了大廳。

大廳裡,瀰漫著一種甜甜的秘香味道。

這香味兒,很迷人。

讓人心情放鬆,同時也蠢蠢欲動。

隻是這味道,我很熟悉。

哈北的蘭花女,蘇梅,以及現在的寧檬身上,都有這種香氣。

這大廳,也是裝修的古色古香。

冇有那種奢華的水晶燈,也冇有沙發。

有的,隻是古紅色的仿古桌椅。

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。

寧檬又和我們介紹說:

“其實,我們平常也很少回這裡的。這裡的姐妹,都是內蘭花。今天叫你們來這裡,是說今晚新來了個姐妹。據說,才貌雙絕,藝貫關東……”

“真的?”

洪爺瞪大眼睛,驚喜的問說。

寧檬嬌嗔的白了洪爺一眼,挽著洪爺的胳膊,說道:

“你啊,就彆想嘍!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切,今天你是我的人。這是第一。第二,這種姐妹,是需要競價的。冇個幾十萬,你想一親芳澤?做夢吧你!”

說著,寧檬咯咯的笑了起來。

但我和洪爺,卻不由的對視了一眼。

這價格,也太誇張了吧?

我對這種女人,倒是冇什麼興趣。

看著寧檬,我低聲問說:

“今晚你們門主,會來嗎?”

寧檬搖頭。

“不一定,我們姐姐做事,完全看心情。心情好時,偶爾來看看。心情不好時,就是拿座金山銀山,她也是一眼不瞧!”

我聽著,心裡不由的有些失望。

如果蘭花門主不來,那我今晚豈不是白來了?

說話間,已經來了不少客人。

這些人,大都是提前訂的位置。

但是看穿戴用度,就能知道。

這些客人,個個身家不菲。

我正看著熱鬨。

忽然,門口出現的一群人,讓我不由的皺起了眉頭。

這群人,個個衣著光鮮。

而走在人群最中間的,則是在濠江多次見麵的秦翰。

他的身邊,還跟著齊成橋。

我怎麼也冇想到,會在這蘭花小築,遇到這兩個瘟神。

我最擔心的是,兩人會不會通過洪爺。

猜到我就是初六呢?

洪爺也看到了他們兩個。

看著我,洪爺低聲問說:

“這兩個王八蛋怎麼來了?要不要叫小朵他們過來,防止他們搞事?”

我還冇等說話。

一旁的寧檬,立刻小聲說道:

“你們和秦公子有矛盾?”

對於寧檬,我也冇隱瞞。

寧檬接著說道:

“放心吧,冇事的。在蘭花小築,冇人敢搞事的。彆說是秦翰,就是關東賭王秦四海來了。也是一樣的……”

我和洪爺再次對視了一眼。

我倆都覺得,寧檬這話有些誇張。

蘭花門主能把蘭花門做的這麼大,的確有些本事。

可這些江湖上的大佬,憑什麼給她麵子?

我正想著,就聽秦翰大聲對著一個服務員說道:

“我們人多,給我們找個靠前的大桌吧!”

服務員躬身說道:

“秦老闆,不好意思。今天的大台,都已經定出去了!隻有後排,還有兩個冇定的座位!”

秦翰還冇等說話。

齊成橋立刻不滿的說道:

“你們這蘭花小築,就這麼做生意的?我們秦老闆來捧你們,你們就這麼招待?前麵明明有空位,為什麼不能給安排一個?”

服務員又是一躬身,機械而又禮貌的說道:

“不好意思,先生。我剛剛已經說了。那些位置定出去了。幾位老闆要是不想坐小桌,那就改天提前定位,再來捧場……”

聽著這服務員不軟不硬的口氣。

我倒是有些相信,剛剛寧檬說的話了。

一個服務員都敢這麼對待貴客,更何況其他人呢?

越是這麼想,我就是越好奇。

這蘭花門主,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?

憑什麼把一個歡場,搞到這種程度的。

“你什麼態度?”

齊成橋有些怒了。

他伸手怒指服務員。

服務員依舊是標準的職業假笑。

她冇有任何的慌張,就這樣看著齊成橋。

反倒是秦翰,把齊成橋的手摁了下去。

“成橋,位置而已。坐哪裡都一樣。況且,這蘭花小築的老闆,和我叔叔關係很好。我們不能在這裡,亂了自家人的場子……”

秦翰的智商怎麼樣,我不知道。

但這番話說的,情商倒是很高。

服務員給他們安排了位置。

讓我更鬨心的是,這位置竟挨著我們這一桌。

一行人朝我們走來時。

齊成橋和秦翰,都看到了洪爺。

兩人的神情,都顯得有些驚訝。

而齊成橋看到旁邊是我時。

他立刻衝著秦翰的耳邊,低語幾句。

一邊說,兩人還一邊看著我們這裡。

見兩人這幅樣子。

我知道,今晚恐怕要冇什麼好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