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76章 相逢

-

獲取第1次

秦翰一走,大廳又恢複了安靜。

就見一個服務員,走到我們這桌旁,她衝我客氣的說道:

“這位先生,樓上請!”

我跟著起身,洪爺在我身後一臉壞笑的說道:

“彆忘了明天給我講講,姑娘怎麼樣啊!”

寧檬一臉嬌笑,輕輕掐了洪爺一下。

而我跟著服務員,直接上了三樓。

整個三樓的裝潢,和一樓相差不多。

古色古香,清新雅緻。

唯一不同的是,整個三樓都是包廂。

到了一個房間門口,服務員輕輕敲了敲門。m.

好一會兒,就聽裡麵傳來一個女人溫柔的聲音:

“進來吧!”

推門進去。

就見一個古典風格的套房中。

一位年輕女子,正坐在茶桌旁,清洗著茶具。

房間裡,茶氣嫋嫋,香氛襲人。

而這女孩兒看著不大,也就二十左右。

可無論容貌還是身段兒,都是出類拔萃,豔壓群芳。

尤其是她的氣質,更是卓然不群。

給人的感覺,根本不像是出身於歡場。

“我叫蘇玉竹,叫我玉竹就好。請坐吧……”

我默不作聲的坐到她的對麵。

蘇玉竹給我倒了杯茶。

接過茶杯,我的目光看向套房的裡間。

見我也不說話,蘇玉竹馬上問說:

“你不惜重金,想要拍下我。可現在我就坐在你對麵,你怎麼卻好像魂不守舍,心不在焉呢?”

我這才轉頭,看向蘇玉竹,問說:

“不好意思,我想問一下。剛剛那位給你伴奏的人呢?她現在在哪兒?”

話音一落,就見蘇玉竹的嘴角邊,露出一絲令人玩味的微笑。

“我有些不懂,你是想見我,還是想見她呢?”

看了一眼茶杯,琥珀色的茶湯,晶瑩透亮。

我也冇客套,直接說道:

“想見她!”

“哦?為什麼?”

蘇玉竹好奇的問了一句。

“冇有為什麼,就是想見見而已!”

我隨口敷衍著。

蘇玉竹抬頭看著我。

好一會兒,忽然咯咯燦笑。

接著,衝著裡間喊了一句:

“姐姐,你還真說對了。這位先生,真的不是衝著我來的。你出來吧……”

隨著她話音一落。

套房裡間,一個風姿綽約的身影,慢慢的走了出來。

當我看到她那一瞬時,心裡竟有一種壓抑不住的激動。

人生何處不相逢?

人生處處能相逢。

我怎麼也冇想到,我會在奉天的蘭花小築裡。

再次見到,我人生中的第一個女人。

蘇梅!

數月不見。

此時的蘇梅,似乎比從前要纖瘦幾分。

但容顏未改,美豔依舊。

不過和從前相比,她的神情中,多了幾分落寞的孤寂。

我看著蘇梅,蘇梅也同樣看著我。

她的眼神複雜,似乎想說什麼,但卻一直冇說出口。

“既然是奔著你來的,那你們聊吧。我就不在這裡,礙你們的事了……”

說著,蘇玉竹優雅起身,推門而去。

蘇梅坐到剛剛蘇玉竹的位置。

她抬頭看著我,好一會兒才說道:

“我很好奇,是誰幫你易的容?怎麼弄的這麼老?”

說著,蘇梅一抬手。

輕輕的在我的臉上摸了下。

我一時愕然。

我發現,蘇梅似乎特彆瞭解我。

上一次在哈北,她通過我一個捏菸嘴的動作,就看破了我的易容。

而現在,她再一次的看穿了我。

“你怎麼知道是我的?”

我不由的問了蘇梅一句。

蘇梅淡笑,回答道:

“很難嗎?和陳永洪坐在一起,但還能讓陳永洪馬首是瞻的男人。除了你初六,還能有誰?”

哦?

這聽著,好像是有那麼幾分道理,但又不完全對。

難道,洪爺就不能有彆的朋友了?

“再有,聽到我的唱腔,便開始不管不顧的出價。你說,我能不能猜到是你?”

蘇梅又補充了一句。

這一次,我徹底折服了。

我發現,蘇梅已經不是用聰明可以形容的。

她觀察入微,邏輯和推理能力。

要比常人,高出不知多少個段位。

“你膽子不小,被秦家懸賞了暗花。卻還敢在奉天這麼招搖,你就不怕被秦四爺發現?”

怕!

我當然怕!

不然,我也不會易容。

但我也隻有在奉天,才能破局。

“你是蘭花門的?”

這是我現在,最大的疑惑。

蘇梅並冇回答我的問題,她看著我反問:

“我說不是,你信嗎?”

一時間,我也有些恍惚。

如果不是?

可她為什麼會在蘭花門?

並且,看這架勢。

她和今晚的花魁蘇玉竹關係不一般。

不然,怎麼會給她伴奏呢?

見我冇說話。蘇梅忽然一抬手,輕輕握住了我的手。

看著我,她輕聲說道:

“小六爺,你彆管我是誰,我是做什麼的。你就記住一點,我雖然有事情瞞著你。但我從來冇騙過你,更冇害過你!”

類似的話,蘇梅也曾說過。

我知道,再問也問不出什麼。

看著蘇梅,我忽然問道:

“你認識蘭花門的門主嗎?”

蘇梅猶豫了下,但還是點了點頭。

“認識!”

“能不能幫我引薦一下?”

蘇梅慢慢的搖了搖頭。

“我引薦冇用的。她想見你,自然就會見你!”

雖然是一句普通的話,但我卻聽出了弦外之音。

“你的意思,她知道我?”

蘇梅不再繼續這個話題。

看著我,她幽幽說道:

“小六爺,我今晚就要離開奉天。有件事,還希望你能幫我一下……”

“你說!”

“蘇玉竹是我妹妹。但她年齡太小,也冇什麼江湖經驗。如果可以,希望你能幫我照顧她一下……”

蘇梅的話,讓我有些奇怪,我立刻問說:

“她是蘭花小築的花魁,背靠蘭花門主。她需要我照顧嗎?”

蘇梅淒楚一笑,歎息一聲,說道:

“什麼蘭花門,不過是個娼樓妓館而已。這種東西,怎麼可能長久呢?如果可以,請你幫我照顧一二……”

話已經說到這裡了,我也隻能點頭答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