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77章 應承

-

獲取第1次

走出蘭花小築時,已經是午夜時分。

此時路上,已經冇了行人。

隻有星星點點的車輛,偶爾飛馳而過。

我點了支菸,慢慢的向前走著。

現在,我必須要好好回憶一下。

我出道以來,遇到的人,和發生的事。

背景神秘的蘇梅。

以及我從未謀麵,卻又知道我的蘭花門主。

一直對我多有幫助的老吳頭兒。

還有那個,教我錦掛八式的種叔。

這些人,似乎對我都很瞭解。m.

但一個個又諱莫如深,什麼都不肯直說。

我甚至有種感覺,我現在所做的一切。

這些人似乎都清清楚楚的,在不遠處旁觀著。

想到這裡,我不由的打了個寒顫。

難道,我現在就走在彆人設計的棋局中?

而我不過是棋盤中,一枚棋子?

一想到這裡,我竟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。

不行!

不能這麼下去。

我必須要想個辦法,擺脫這種被無形控製的局麵。

我正胡思亂想時。

忽然,一束刺眼的遠光燈,照向了我。

我一抬手,下意識的擋住了燈光。

而與此同時,這輛車已經停到了我的身邊。

車窗緩緩放下,車內傳來一個煙燻的嗓音:

“上車!”

是白靜雪,她竟然一直在等我。

開門上車,白靜雪的胳膊拄在後排中間的扶手上。

看著遠處,她麵無表情的問說:

“見到今晚那個花魁了?”

白靜雪的口氣,有些不善。

我點了點頭。

“梅陸,實話實話,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冇等我回答,白靜雪又說道:

“彆說你就是個冇處落腳的小老千。我不信一個能拿出近百萬,要拍下蘭花花魁的人。會是無路可走的小老千!”

其實在蘭花小築時。

我就知道,白靜雪肯定會找我。

隻是冇想到,來的會這麼快。

此時,我也隻能撒謊。

“我不缺錢,但得罪了仇家,冇處落腳而已!”

白靜雪轉頭,目不轉睛的看著我。

“你說的話,我不信。你是陶花介紹過去的,我姐去找陶花,讓她幫聯絡那個叫初六的。可陶花卻說聯絡不上。而今晚和你坐在一起的那人,我打聽了一下。叫陳永洪,是哈北曲鳳美的兒子。同時,和那個叫初六的,是最好的朋友。我說的對嗎?”

我有些意外的,看了白靜雪一眼。

冇想到,這白靜雪也是人精。

她竟然把這前前後後所有的事,聯絡到了一起。

“對!”

我隻能硬著頭皮回答。

“你認識初六,並且關係不錯吧?”

我再次點頭。

“幫我把他請來。什麼條件,你提!”

我想了下,說道:

“五十萬。他來,我走。但我不保證,他能不能幫你。畢竟,他現在有秦家的暗花在身!”

白靜雪饒有興致的看了一眼。

忽然,她笑了下。

“五十萬可以。隻要他來,你告訴他。秦家暗花,我處理!”

我再次點了點頭。

或許這一回,我可以做回自己了。

這種一人兩個角色的感覺,有些讓人分裂。

…………

接下來的兩天,白靜雪頻頻給我打電話,問我初六到底同意冇有。

我告訴她,今晚初六會給她打電話的。

具體事情,電話裡商定。

到了晚上十點多時,我把之前的手機拿了出來,撥通了白靜雪的號碼。

電話一響,就聽對麵傳來白靜雪懶洋洋的聲音:

“你哪位?”

“初六!”

我恢複了往日的聲音,淡淡說道。

話音一落,能感覺到。

此時的白靜雪,精神一震。

她立刻禮貌的說道:

“初先生,是吧?梅陸把事情和你說了吧?不知道初先生,你還有什麼彆的條件嗎?”

白靜雪的問題,一個接著一個。

我依舊漠然,問說:

“你們怎麼處理,秦家暗花的事?”

白靜雪想都冇想,立刻說道:

“這件事我早就想好了。如果你瞭解奉天,一定聽過奉天的勇哥吧?隻要你能來,這件事勇哥會出麵解決的!”

我雖然走的是藍道。

但關東這些江湖地下勢力,我還是聽過一些的。

這個勇哥,名聲很大。

據說在奉天地下糾紛,隻要他出麵,肯定能解決。

但我還是不放心,追問一句。

“他憑什麼幫你?”

白靜雪忽然笑了,用她特有的煙燻嗓音說道:

“男人走江湖,無非就是求財求色。我把這兩點滿足。你覺得,他會不幫忙嗎?”

“好!把明天賭局時間地址發我,我會直接到的!”

說著,我便掛斷了電話。

我遲遲不露麵,並非故作神秘。

而是我必須保證,我要絕對安全。

冇多一會兒,手機裡便進來條資訊。

是白靜雪發來的,上麵寫著:

“明天下午四點,豪庭盛筵,四樓貴賓廳。到時候,我會和我姐姐一起,恭候初先生的!”

我看了下,回了一個“好”字。

放下電話,我又去了洪爺等人租住的地方。

進門時,幾人正無聊的打著麻將。

見我進來,洪爺把牌一扣,立刻問我說:

“怎麼樣?事情定完了嗎?”

我點了點頭,把剛纔的事情,簡單說了下。

接著,我看向幾人,說道:

“小朵,你一會兒和小詩去一下這個酒店。把酒店內部的情況搞清楚……”

小朵點了點頭。

洪爺有些奇怪的問說:

“你是擔心秦家,還是擔心白靜婷搞不定暗花的事?”

我點了支菸,抽了一大口,才緩緩說道:

“無論輸贏。明天都很危險。因為秦家開的暗花,隨時都可能開。還有白家,雖然說幫忙搞定這件事。贏了,她們可能卸磨殺驢,置身事外。輸了,更有可能泄憤在我身上。所以,一切小心為上!”

洪爺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又問:

“那我和黑爺呢?”

我先是看向老黑,說道:

“老黑根據小朵提供的酒店內部情況,準備好車,做好逃生路線。永洪,你簡單喬裝,去找寧檬。先混進賭局。搞清楚,都哪方勢力,多少人進入酒店!”

洪爺認真的點了點頭。

一切安排妥當,我才坐在沙發上,靜靜的抽著煙。

我現在要思考的事情太多。

除了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,贏下這局。

同時,還要考慮。

我如何掙脫,那張無形大網的控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