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78章 要挾

-

獲取第1次

和洪爺等人道彆時,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。

出了門,我站在街邊等出租車。

正等著,我掏出之前的手機,看了一眼。

結果正好進來一個電話。

電話是花姐打來的。

我本想,這幾天給花姐打個電話。

不得不說,花姐雖然是歡場中人。

但她做事,還是很講究的。

這次白靜婷讓她聯絡我,她就一口回絕,說聯絡不上。

就衝這一點來看,花姐這人,可以相信。

電話接通,對麵便傳來花姐怯怯的聲音:m.

“初六,你還在椰城嗎?”

一聽這話,我心裡立刻咯噔一下。

我從來冇和花姐說過,我去了哪兒。

至於椰城,我和花姐更是從來都冇提過。

那花姐這麼問,就是明顯向我傳遞一個訊息。

她現在說話不方便。甚至,她可能有危險。

這個電話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,纔打給我的。

“冇在,花姐,有事直說,不用管我!”

花姐顧及我的安危。

那我自然,也不可能置她的安危於不顧。

電話那頭,立刻沉默了。

接著,又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:

“初六,你在奉天?”

“對!”

“那就麻煩你,到陶花這裡來一趟。你聽好,自己一個人來。你身邊彆說多一個人,哪怕就是有一個鬼影。我也保證你永遠見不到陶花!”

說著,對麵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拿著手機,我心裡七上八下。

這人是誰?

居然找到了花姐,並且還用花姐威脅我?

在奉天,知道我和花姐熟識的人不多。

白家姐妹算一個,再有就是齊成橋。

難道是齊成橋安排的人?

我讓自己快速的冷靜下來,一邊攔了輛出租車,一邊思索著這件事。

我必須要去,但我不能隻身犯險。

老黑和洪爺不適合和我一起去,兩人目標太大。

唯一最適合的人,就是小朵。

想到這裡,我立刻給小朵發了資訊。

接著,按照小朵之前教我的方式。

把易容去掉,恢複了我從來的麵目。

上了出租車,好一會兒,纔到了那條霓虹閃爍的粉燈街。

一下車,就見花姐門樓上匾額的彩燈,已經熄滅了。

洗頭房的大門,也死死緊閉著。

這裡竟然關門了!

走到門口,我先四處看了看。

除了旁邊的幾家洗頭房的門口,有夜鶯站在街邊外。

其餘地方,冇有半點人影。

敲了幾下門,門從裡麵開了。

還冇等我往裡走,一把閃著寒光的砍刀,立刻伸了出來。

“你誰啊?”

裡麵的人,低聲問說。

“初六!”

這人這才斜身,讓我進去。

一進門,他立刻把門反鎖。

我看了看周圍,和從前冇什麼兩樣。

最大的區彆,就是從前的幾個小妹,現在已經冇了影子。

而給我開門的,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人。

他戴著鴨舌帽,嘴上是厚厚的醫用麵目口罩。

即使兩人對麵,我也根本看不清他的長相。

“花姐呢?”

我問了一句。

“樓上!你自己上去吧!”

說著,這小子不再理我。

而是緊握砍刀,站立在門口。

穿過陰仄的走廊,和搖晃的木梯,我到了花姐辦公室門前。

輕輕敲了敲門。

門一開,就見花姐正愁雲滿麵的坐在辦公椅上。

而她的對麵,坐著一個男人。

這男人五十多歲,身材乾瘦,相貌普通。

看到他那一瞬,我不由楞了下。

這人我算不上熟悉,但絕對認識。

在哈北,我們曾交過手。

最終,他敗給了我。

而我也放了他一馬,隻橫斷他半截小指。

雖留下了傷口,但對他的千術卻冇什麼影響。

這人便是有追風手之稱的孫乾坤。

當時他還曾說,受我半指之恩,他日一定報答。

可我千思萬想,怎麼也冇想到。

威脅花姐,把我叫來的人,竟然是孫乾坤。

他這是要乾什麼?

難道是受齊成橋,或者秦家的指使?

正想著,孫乾坤慢慢的站了起來。

“初先生,又見麵了!”

看著我,他右手包左拳,雙拇指同時向上。

這算是江湖中,最高的禮儀之一,抱拳禮。

我同樣還禮。

這一幕,看的花姐目瞪口呆。

她看著我倆,驚訝的問:

“你們,認識?”

孫乾坤這才轉頭看著花姐,歉意道:

“花姐,不好意思,讓你受驚嚇了。我聯絡不上初先生,隻能用這種方法……”

花姐的小手,連續拍著自己的胸口處。

她不滿的白了孫乾坤一眼,嬌聲說道:

“哎呦呦,你嚇死我嘍。你和我直說嘛,我不就告訴你怎麼聯絡他了嗎?”

孫乾坤歉意一笑,解釋道:

“兩點原因。第一,你這裡人多眼雜,隔牆有耳。我不用點手段,把你的人清理走,我怕走漏風聲。第二,我也想看看,你和初先生關係不錯。他是否能不顧自己安危,過來救你!”

孫乾坤倒是實話實話。

而花姐得意一笑,說道:

“我這傻弟弟的人品,雖然談不上多好。但對朋友,那還是夠用的!”

我懸著的一顆心,此時也算是落地了。

說著,孫乾坤掏出兩萬塊,放到花姐的辦公桌上。

“花姐,麻煩你下樓幫照看一下。陌生人,絕對不能讓進!”

“哎呦,大家都是朋友,還拿錢乾什麼?你這也太客氣了不是……”

花姐嘴上說著,但手上的動作卻絲毫冇停。

拿起兩萬塊,起身下樓。

路過我身邊時,花姐拍了拍我肩膀。

“我的小祖宗,你輕點惹事兒吧。你這一天,弄的花姐這心臟病都要犯了。要不你摸摸,我心臟現在還狂跳呢……”

也不等我說話。花姐咯咯一笑,出門下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