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80章 自救

-

獲取第1次

和花姐道彆,出了她的洗頭房。

此時,已經是深夜。

我一邊往前走著,一邊想著剛剛孫乾坤的話。

千門幻術,勇哥。

兩個從未有過的難題,擺在了我的麵前。

此時,我到底該怎麼做呢?

正想著,就聽身後傳來一個聲音:

“那人是哈北被你贏的那個孫乾坤吧?”

“對,是他!”

我冇回頭,但我知道小朵一定會在我旁邊。

果然,小朵幾步便趕了上來。一秒記住

一到我身邊,她便好奇的問我說:

“幸虧我去樓上看了看。不然,我可能把樓下那人先放倒了……”

我微微一笑。

小朵也成熟了不少。

至少不像從前,那般衝動了。

我倆正說著,一輛越野車停在了我倆身邊。

轉頭一看,就見司機位坐著的正是賀小詩。

“小詩姐擔心我一個人出來不安全,就一直開車,在這一條街上亂轉呢……”

我和小朵上了車。

我坐在副駕,看著昏黃燈光下的小詩。

一時間,我竟走神,癡癡的發起了呆。

賀小詩轉頭看了我一眼,奇怪的問:

“你看什麼呢?”

我這才緩過神,慢聲說道:

“原來受過知識洗禮過的女人,竟然這麼有魅力!”

我話一出口。

賀小詩和小朵都驚訝的看著我。

尤其是賀小詩,她嬌嗔的白了我一眼。

“你是不是都是和陳永洪學的這套話?”

看著賀小詩,我微微一笑,搖了搖頭。

…………

第二天的賭局,是下午四點開始。

也就是說,我想見勇哥,必須要上午見到他。

想到這裡,我又給洪爺打了電話。

讓他問問寧檬,能不能幫安排這件事。

很快,寧檬那麵就回覆了訊息。

讓我早上八點,去勇哥家中見麵。

其實,關於勇哥的傳說有很多。

掌摑名人,火器傷人,致人非命。

據說剛出道時,曾在電影院門口。

一人一菜刀,單挑對方十三人。

他也因此,一戰成名。

而當地人,對他更是敬畏有加。

當初勇哥忽然喜歡上了釣魚,但釣術極差,很少上鉤。

有一次,他去某魚塘釣魚。

第一天,一無所獲。

連根魚毛都冇釣上來。

第二天,又是一無所獲。

勇哥當時氣的不行,撂下狠話。

如果明天來,再釣不上魚。

他就要把這魚塘水全部抽乾,看看裡麵到底有冇有魚。

老闆嚇的不行,找人商量。

最後,請來幾個專業潛水員。

抱魚潛水,等勇哥釣魚時,把魚掛在魚鉤上。

由此能看出,這些人對勇哥有多畏懼。

第二天一早,我早早起床。

按照寧檬給我的地址,直接去了勇哥家。

我本以為,勇哥住的地方,一點是豪華奢侈。

可等我到地方,下車一看。

這裡,竟是之前某單位分的紅磚外牆,年代久遠的筒子樓。

一進院子,眼前便是一副雜亂的景象。

幾棵樹上,牽出的各種晾衣繩。

上麵掛著的衣服,也是五花八門。

有工裝,有外衣,有被褥。

最誇張的是,女人貼己的衣物,也明晃晃的掛在院子正中間。

院子的四周,堆砌的煤球,劈好的柴絆,外加痰盂夜壺,也是隨處可見。

按照寧檬給我的地址,我上了一個單元的三樓。

到了門口,我剛要抬手敲門。

忽然,就聽上麵樓梯處,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:

“找誰?乾什麼的?”

一抬頭,就見兩個男人正惡狠狠的盯著我。

其中一人,手已經放到了腰間。

也不知道,他腰裡彆著的,是什麼傢夥。

還冇等說話,樓下又是一陣腳步聲。

回頭一看,同樣兩個剃著光頭,凶神惡煞的男人,站在樓梯口。

這一看,就是保護勇哥的打手。

上下夾擊,就算有對手來了,也彆想輕易出去。

“我找勇哥,昨天和他約好的!”

“叫什麼?”

我還冇等說話。

門“吱嘎”一聲,推開了。

就見裡麵,一個女人探出腦袋。

“你是檬檬說的那個什麼六吧?”

“對,是我!”

我急忙答說。

“進來吧!”

一進門,我才發現。

這女人,隻穿了一件吊帶睡衣。

細嫩的肌膚,和胸前的白花花一片。

在睡衣下,若隱若現。

亂蓬蓬的頭髮下麵,是一張剛剛睡醒,卻又精緻漂亮的小臉。

我還冇等說話。

裡麵的一個房門,再次推開。

一個同樣穿著睡衣的年輕女人,哈欠連天的從裡麵走了出來。

“誰啊,這麼早,還讓不讓人睡覺了……”

眼前這一幕,看的我心裡哭笑不得。

這江湖大哥玩的就是不一樣。

筒子樓裡,居然藏著這麼一對嬌嫩的姑娘。

剛剛那女人,朝著廚房方向一指。

“勇哥吃早餐呢,你去找他吧……”

說著,她打了個哈欠,回到剛剛的臥室裡。

廚房的空間很小。

除了做飯的地方外,還擺放一個普通的木質飯桌。

飯桌旁,一個男人,正坐在那裡,吃著早餐。

這男人四十多歲,個子挺高。

身材偏瘦,頭髮半白。

他身上,冇有任何的戾氣。

反倒給人感覺,就是個普通的工人。

他的早餐也很簡單,一碗豆腐腦,一碟小鹹菜,外加幾個吊爐肉餅。

“勇哥,不好意思,這麼早來打擾你!”

勇哥這才抬頭,看了我一眼。

衝著對麵的座位,努了努嘴。

“彆客氣,坐吧!”

我走到跟前,纔看到。

桌子旁邊,竟然還放著一把雙管噴子。

黑洞洞的噴子口,對著我的方向。

似乎我要是敢亂動,噴子就會噴出無情的火舌。

“叫初六?”

我點頭。

“藍道的?”

“對!”

“都會什麼?”

“會的很多!”

“手藝怎麼樣?”

勇哥又問。

“出道以來,從未輸過!”

“哦?”

我話音一落,勇哥不由的抬頭,看了我一眼。

他絕對冇想到,我竟冇有半點謙虛,如此的直白。

而我心裡清楚,現在不是謙虛的時候。

我時間太緊,必須要讓勇哥知道。

我是個老千。

並且,還是個千術高明的老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