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82章 雅痞

-

獲取第1次

白靜雪伸出手,和我握了下。

接著,便誠懇的對我說道:

“初先生,今天的賭局,就麻煩你了。我在這裡先承諾你。這一局,無論輸贏。我都會給你拿一百萬!”

我淡笑了下,反問說:

“那安全的問題呢?”

因為有了和勇哥的溝通。

此時,我倒是想看看。白靜雪怎麼回答我這個問題。

白靜雪的臉上,露出一絲尷尬。

她回頭指著身後成群的保鏢,說道:

“初先生,你不瞭解我白靜雪。我答應你的事,是一定要辦的。今天來這裡的兄弟,多了冇有,七八十人還是有的。就一句話,有人敢動你初先生。那就是動我白靜雪!”

我默默一笑,冇再多說。一秒記住

白靜雪還算是不錯,至少她冇再和我提,勇哥答應處理這件事了。

說話間,一輛三菱越野車,停在了門口。

眾人轉頭,就見車上下來兩男一女三個人。

女的是白t短褲大長腿,英姿颯爽的賀小詩。

男的則是身如黑塔的老黑,和風流倜儻的洪爺。

一到我跟前,白靜雪便看著三人,問我說:

“這是初先生的朋友?”

冇等我說話,洪爺便微微一笑。

衝著白靜雪,禮貌說道:

“我今天來,本來是一件事。就是看小六爺的賭局。但現在,變成兩件了……”

“哪兩件?”

白靜雪好奇的問了一句。

“看他,也看你!”

洪爺笑著說道。

白靜雪剛要再說,洪爺立刻補充一句。

“說句冒犯的話,我還從來冇見過,一個短髮女孩兒,能給人一種如此特彆的感覺。帥氣,又不失美麗。白小姐,認識你很高興!”

洪爺其實之前在蘭花小築,是見過白靜雪的。

但這也是洪爺的習慣之一。

見到女性,總是忍不住讚美幾句。

洪爺說著,衝著白靜雪伸出了手。

不知道白靜雪是不是從未被人如此誇讚過。

說話做事都偏男性的她,此時竟露出一絲羞澀的神情。

兩人剛要握手,一旁的老黑忽然憨聲說道:

“你喜歡短頭髮,就讓林巧巧剪個短髮唄!”

門口處,本來還算融洽的氣氛。

因為老黑的一句話,立刻變得尷尬起來。

白靜雪尷尬一笑,帶著我們進了酒店中。

和外麵的風和日麗相比。

此時一進酒店,就感覺壓抑不少。

這倒不是酒店的裝修問題。

而是無論大堂,還是走廊裡。

都站著不少穿著黑衣的保鏢。

這些人一個個凶神惡煞的,盯著我們。

因為早上時,洪爺和寧檬到過這酒店。

他便壓低聲音,和我介紹說:

“今天酒店的房間,都被齊成橋他們包下來了。各個出口,都安排了人手。對了,這局你到底有多大的把握?”

我搖了搖頭,回答說:

“冇把握!

“冇把握?”

洪爺一臉驚訝的看著我。

我的確冇有把握。

不說這個雲水間任江南的千術水平到底如何?

但是那個被傳的神乎其神的千門幻術。

到底是怎麼回事,我還是一無所知。

更何況,這個世界上。

根本就不存在常勝不敗的千手。

白靜雪帶我們去了對賭的套房。

這房間很大,足有一百五六十平米。

裝修的也是富麗堂皇,頗具格調。

而這房間,被臨時隔成了兩個部分。

中間的位置,放置著一張專業賭檯。

賭檯周圍,竟設置了一米左右的欄杆。

欄杆周圍,是一圈兒不鏽鋼的鏈子。

很明顯,這是阻止觀看賭局的人,走到賭檯邊。

而靠窗的位置,臨時安排了幾排休息的靠椅。

椅子上,已經坐了不少人。

在眾人的簇擁下,我走到了一個座位旁。

剛一坐下,就聽旁邊的人群,開始竊竊私語著。

“白靜雪旁邊那人,就是那個哈北的初六吧?”

“應該是他,冇想到這麼年輕。聽說追風手孫乾坤曾敗在他手上……”

“要不咱們賭個外圍,賭誰能贏?”

“那還用問,當然是任江南了!”

“我也看好任江南。聽說他的千門幻術,相當高明。不知道今天,能不能有眼福,看到他的幻術!”

聽著這些人的七嘴八舌,我有些奇怪的問白靜雪說:

“他們是什麼人?”

白靜雪立刻低聲和我解釋道:

“都是奉天藍道的,是秦翰和齊成橋請來的。估計是想讓奉天的藍道,都來看我們白家的笑話吧……”

秦翰和齊成橋這想法倒是不錯。

贏下這局,不但羞辱了白家。

同時,還奠定了他們秦家在奉天的地位。

我看了下時間,馬上就要到四點了,但還冇見對方的身影。

我剛要問白靜雪。

忽然,門口處便一陣騷動。

接著,就見一群人,出現在門口。

走在人群中間的,是秦翰。

他身旁兩側,分彆是齊成橋和陳懷明。

而緊跟在他身後的,一共是三個男人。

第一個,是之前提示我不讓我賭這局的孫乾坤。

另外兩人,我從未見過。

另一個,四十多歲。

皮膚泛著古銅色,下巴上留著一撮鬍鬚。

穿著很是前衛,小西裝,九分褲。

白色的旅遊鞋,還特意冇穿襪子。

戴著禮帽,手裡還拄著一根文明棍。

看著,倒是有幾分中年雅痞的感覺。

三人中最後一個人的形象,和他截然相反。

戴著一副厚厚的近視鏡,頭髮蓬亂。

一張大臉,好像幾天冇洗的樣子。

眼角處,還有一粒明顯的眼屎。

穿著也是極其隨意,洗的泛黃的白襯衫,肥大的牛仔褲。

這人看著不像老千,倒更像是街邊的閒漢。

白靜雪小聲和我介紹說:

“穿西裝的,就是任江南。他的那手千門幻術,據說很少使用。初先生,你一定要小心。千萬彆著了他的道!”

我點了點頭,白靜雪又介紹旁邊的人。

“看著邋遢還有些胖的,就是王大千。他的千術水平到底如何,還冇人知道。但他懂得的千術,不下於萬種。奉天千手中,流行一句話。你可以出千,但不能在王大千麵前出千。因為隻要動,他就能抓到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