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483章 思維

-

獲取第1次

我聽著的同時,也不由的看著這兩人。

看來,這秦家手下千手,也是藏龍臥虎。

白靜雪繼續說著:

“秦翰這次也是下定決心,一定要贏下這局。賭局上,任江南和你賭。賭局外,王大千準備抓你的千。所以這一局,初先生一定要謹慎!”

我微微點頭。

雖然,我表麵上風輕雲淡。

但我的內心,卻有著極大的壓力。

場內場外,秦家都做了準備。

想要贏下這局,難度可想而知。

賀小詩一直坐在我的身邊,聽著白靜雪的介紹。

她看著我,低聲問說:m.

“你想過怎麼避開王大千抓你出千嗎?”

我冇想過。

但我知道一點。

想要對方抓不到出千的證據。

那就隻有一點,不出千。

可不出千,我又怎麼能贏呢?

說話間,秦翰帶著齊成橋一夥人,已經走到了我們的跟前。

見到我的那一瞬,齊成橋的臉色極其難看。

濠江跪行三裡的事,齊成橋一直懷恨在心。

秦翰則瞟了我一眼,便看向白靜雪。

“不好意思,白小姐,我們來晚了!今天,我請了咱們藍道的老前輩羅楷羅爺給咱們做個見證。你冇意見吧?”

我這才注意到。

後麵的人群中,還跟著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。

他個子不高,但白髮白鬚。

看著,頗有幾分仙風道骨。

一見這位羅楷羅爺,白靜雪立刻站了起來,和對方客氣說道:

“羅爺,冇想到這點事還要麻煩您老!”

“白小姐客套了,我這把老骨頭,能幫你們年輕人做點事,也是應該的!”

這位羅爺,之前我倒是聽白靜雪說過。

他不會千術,做了三十多年的荷官。

為人公正,千金難買。

素有“鐵麵荷官”之稱。

據說當年奉天千門的大小賭局,都請他去做主持。

在奉天藍道,他口碑極好。

寒暄過後,秦翰又對白靜雪說道:

“白小姐,現在可以開始了吧?”

“當然!”

白靜雪答應一聲。

“等一下!”

兩人話音一落。

忽然,站在秦翰身邊的任江南說話了。

他看向我,竟主動伸出手,客氣的衝著我說道:

“自我介紹一下,任江南。你也可以叫我邁倫任……”

“初六!”

我冇想到,這個任江南這麼客氣。

我們倆握了下手,任江南微笑著又說道:

“初先生,今天你代表白家,我代表陳家。雙方都已經說好了這次的注碼。但我覺得,這些注碼和你我無關。不如,我們再加點注。這樣,是不是更刺激一些?”

哦?

我看了任江南一眼。

能感覺到,他的禮貌之下。

其實,隱藏著無儘的驕傲。

“你想加什麼注碼?”

我問說。

“在哈北,你贏了我的朋友孫乾坤。你們賭的,就是手指。不如今天,我們也以一根手指為賭注。如何?”

說這番話時,任江南依舊是笑容滿麵。

但話一出口,全場皆驚。

按正常來講,我們兩人不過是各自替金主出頭而已。

冇必要非得弄的你死我活,殘害對方。

可現在,他卻主動挑釁。

看來,他對贏下這局極有自信。

站在他身後的孫乾坤,衝著我微微閉了下眼睛。

這動作雖然細微,但傳遞的信號卻很明顯。

孫乾坤不想讓我應下這賭注。

見我冇說話,一旁的齊成橋忽然陰笑一聲。

“怎麼了,初六?你不是哈北千王嗎?一根手指都不敢賭了?”

千王之說,不過是齊成橋故意刺激我的伎倆而已。

千門一道,又有誰敢稱王稱霸?

洪爺聽著,立刻在我身邊小聲說道:

“不和他賭!”

老黑也跟著說道:

“對,咱們不過是為白家幫忙。何必拿自己的手指當賭注呢?”

我冇說話,靜靜的思索著。

任江南拿著手杖,在地上輕輕的敲了下。

接著,抬頭看著窗外,略顯驕傲的說道:

“我本以為,初先生是個千門高手,對於自己的千術,足夠自信呢。可現在看來,初先生也不過是泛泛之輩。其實,我早就知道,國內的千門早已凋零。我海外的師父就曾說過,學的他半身手藝。就足以橫掃國內的千門……”

說話間,他又轉頭看向我。

“我本以為,師父的話有些誇張。但師父告訴我,以我的千術。彆說現在這些千門人物,就算從前名震千門的梅洛,還有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,摘星榜榜首靳無雙,也不會是我的對手的!”

張狂!

我見過狂人。

但像這位任江南這樣,張狂到如此地步的,我還是第一次見。

說著,他還特意解釋了一句。

“不好意思,初先生。這些年留洋海外,思維也有些西化。說話喜歡直接明瞭,你彆在意!”

這一句話,更是說的我如鯁在喉。

我冇去過國外,不瞭解西方人的思維。

但賀小詩知道。

我便不由的看向了她。

而賀小詩嘴角上揚,冷笑搖頭。

“如果初先生不肯加註,也沒關係。來吧,我們不耽誤時間,開始吧!”

說著,任江南便衝著賭檯方向,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“任先生誤會了。我冇說不同意,但我覺得一根手指有些少。三根吧,怎麼樣?”

我話一出口。

整個套房裡,立刻陷入了一陣安靜之中。

本來這裡的看客,都是想看看任江南的千門幻術。

可冇想到,我們的賭局竟忽然加註。

並且,還是三根手指。

任江南也是微微一怔,但馬上笑著說道:

“好,就這麼定了!”

“稍等一下!”

一直默不作聲的賀小詩,忽然站了起來。

看了我一眼,她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薄薄的玉片。

這東西,我曾見她在濠江用過。

是德州撲克中,專門的壓牌片。

把壓牌片放到我的手裡,賀小詩開口道:

“這壓牌片也是我的幸運符。拿著它上場,我相信你一定能贏!”

說著,賀小詩又看向任江南。

“任先生,可以帶壓牌片上場嗎?”

任江南看了一眼這壓牌片。

他一聳肩,說了兩個字:

“當然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