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506章 笑話

-

獲取第1次

辮四虎走到這男人跟前,一句話不說。

抬起一腳,便踢在他的臉上。

辮四虎雖然個子不高,但力氣很大。

一腳下去,這男人立刻翻倒在地。

指著這男人,辮四虎破口大罵道:

“你給我聽好嘍,我不管你是乾什麼的,背後有什麼後台。一週之內,還不上錢。我把你剁了,扔水庫餵魚。聽懂了嗎?”

這男人磕頭如搗蒜,連連答應著。

我明白,辮四虎這是在指桑罵槐,實際是說給方塊七聽的。

方塊七不傻,他自然也能聽得出來。

但他完全不當回事,若無其事的站在一旁,也不當回事。

趕走男人,辮四虎打開抽屜。m.

從立馬拿出一枚黃色的籌碼,放到桌上。

“方老闆,該說的我也和你都說了。這是五萬的籌碼。是贏是輸,就看你本事了!”

方塊七也不說話,拿起了籌碼,轉身就走。

但我看著,心裡卻不由的暗暗佩服。

不得不說,這秦家的場子,玩的的確高明。

和濠江很像,濠江疊碼仔給客人出碼,出的都是泥馬。

這種泥馬,不能直接換成現金。

需要在賭桌上走一輪後,才能換成現金碼。

秦家的場子,套路差不多。

借錢給的也都是籌碼。

拿著籌碼,你隻能去賭。

想贏?

做夢!

不過,秦家的貪婪,也體現的淋漓儘致。

要知道,在一般場子裡。放高利的,都不是場主。

是有專門的公司,和場主合作,負責放高利。

這種公司,各地叫法也不同。

有叫自來水公司的,也有叫放數公司的。

叫法不同,玩法則是大同小異。

但秦家,卻是自己負責出貸。

最終的每一筆錢,也都流入他秦家的口袋裡。

和方塊七出了辦公室。

趁著旁邊冇人時,我便悄悄問他說:

“這種場子,你可能翻本嗎?”

雖然我冇看秦家的場子,到底有什麼貓膩。

但不用多看,也能猜到。

這種場子,肯定有問題。

方塊七看了我一眼,說道:

“你這個問題,問的……”

我實在受不了,方塊七抬杠式的表達方式。

他後話冇等出口,我便立刻打斷他。

“直接說,能還是不能!”

方塊七嚥了下口水,冇說出口的話,讓他有些不舒服。

看了我一眼,說了一個字:

“能!”

“怎麼翻本?簡單回答,彆超過十個字!”

呃?

方塊七楞了下。

接著,就見他手指微動,好像在查數。

查過一遍,纔回答說:

“你這麼問,我不會回答了!”

我頓時無語。

這傢夥的答案,居然正好十個字。

算了,我也不想再問了。

等接下來,看他怎麼玩吧。

看了一圈兒,方塊七便找了個散台坐下。

此時,散台上坐著一個女人。

這女人看著能有二十三四歲的樣子。

長相不錯,穿戴也很時髦。

一件低胸的小衫,讓她半個美胸,就這樣明晃晃的露在外麵。

小衫下麵,是一件極短的短裙。

她斜坐在椅子上,百無聊賴的吃著棒棒糖。

一見方塊七坐下,她便看了方塊七一眼,說道:

“你玩什麼的?”

“炸金花,行嗎?”

“行!”

兩人確定後,負責組局的工作人員,又叫來兩個男人。

本來已經四個人了,按說可以開局。

可洪爺不知道從哪兒鑽了出來。

他直接坐到美女的旁邊,笑嘻嘻的說道:

“來,算我一個!”

冇人反對,這個局就算成了。

這局玩的不小,五百三千,三萬封頂的。

因為初次來這場子,我便特意給洪爺發了個暗號,示意他彆出千。

不過我看洪爺那架勢,也不像是準備出千,反倒是像過來泡妞的。

牌局開始後,我便在場子裡四處轉悠著。

我想看看,這場子到底有多黑。

看了一圈兒,倒是也看出了點貓膩。

再次回到他們桌旁時,桌上的籌碼,明顯發生了變化。

不過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。

方塊七麵前的籌碼,竟然已經有了十幾萬。

而洪爺帶著十萬籌碼上局的,他運氣不錯,目測也贏了三四萬。

而此時,這一局牌還冇結束。

不過牌桌上,隻剩下洪爺和那個女人。

兩人悶牌下注,誰也不主動開牌。

一邊悶,這美女還一邊說著:

“我還就不信了,我還能把把輸你?”

洪爺笑眯眯的問她說:

“不能,這一局你肯定贏。對了,美女。你叫什麼啊?”

“小北!”

美女隨口答說。

轉瞬之間,桌上的籌碼,便到了一萬多塊。

這女的想了想,下了雙倍注碼,選擇悶開。

洪爺把牌一亮,他的牌很散。

是j、9、3的雜牌。

洪爺也不當回事,看著叫小北的女孩兒,笑著說:

“到你了,開牌吧。這一局,你肯定贏!”

叫小北的女孩兒,開始慢慢的撚著牌。

她撚了好一會兒,忽然把牌重重的摔在桌上,氣呼呼的說道:

“你贏了!”

麵對洪爺這種雜牌,她居然都能輸,小北更是氣的夠嗆。

而洪爺收著籌碼,洗著牌,對小北說道:

“彆生氣,要不哥給你講個笑話?”

小北冇好氣的看了洪爺一眼,說道:

“講吧!”

洪爺一邊洗牌,一邊說道:

“我就給你講個小北的故事吧。以前有個男孩兒,叫小千。他的女朋友呢,就叫小北。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,他們兩人變成了小乖!”

洪爺的故事講完了。

但在場的人,全都是傻傻的看著他。

隻有方塊七身後的啞巴,忽然噗嗤噗嗤的樂了。

而緊接著,小北也咯咯燦笑。

照著洪爺的胳膊,便拍了一下。

“你這人,真色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