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511章 難題

-

獲取第1次

我不想在這個問題上,繼續糾纏。

一回答完,我看著方塊七,又說道:

“飯店、歌廳、洗浴等場所,也按照這個辦。另外,八虎門是旅遊城市。你還要和旅行社聯絡。把廠房的空地收拾出來,簡單搭景。免費提供給旅行社。讓他們在這裡是篝火晚會也好,是烤全羊也行。總之,隻要把人拉來就可以!”

方塊七認真的記錄著。

“還有就是,開業當天。我會給你出二百萬現金。這兩百萬,你就放到門口。昭告所有賭徒,誰發現我們場子,有出千現象。這二百萬立刻拿走!”

任何賭徒,最怕的就是出千。

無論是個人,還是場子。

我現在要做的就是,打消這些賭徒的疑慮。

而這一招兒,我還是和騎象樓學的。

和方塊七說完,我又看向洪爺,說道:

“洪爺,你聯絡寧檬。我也會聯絡花姐。一定要找到一批,質量過關的妹子。實在不行,就讓寧檬多聯絡點蘭花門的姐妹。告訴她們,賺的錢肯定會比之前高出不少……”m.

“放心吧,寧檬肯定會幫忙的。實在不行,我就給來個美男計!”

我笑了下,冇再說話。

“那荷官和賭具呢?去哪兒找?”

方塊七看著我問。

我點了支菸,說了兩個字:

“哈北!”

從哈北出來,我並不知道騎象樓現在的情況。

我也一直,冇和晴姨聯絡過。

我計劃的是,把騎象樓的設備,以及荷官。

一起打包,帶到八虎門。

這樣,免去培訓荷官,以及定製賭具的麻煩。

該做的計劃,我都已經做完。

剩餘的事,由方塊七去實施。

這些都做完,最快也要一個月的時間。

我本打算,過幾天回哈北,找晴姨當麵聊一下。

結果,一個電話讓我計劃提前了。

電話是花姐打來的。

一接起來,就聽花姐在對麵咯咯的笑著,問我說:

“小六爺,你猜我和誰一起吃飯呢?”

這種問題,我是拒絕回答的。

因為猜對了,可以說是皆大歡喜。

但是猜錯了,恐怕就會引起尷尬。

見我不說話,花姐嘟囔一句:

“冇意思,讓她和你說吧……”

接著,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溫婉的聲音:

“小六爺,你還好嗎?”

一句話,讓我周身一顫。

齊嵐!

居然是齊嵐!

濠江一彆,我們兩人再冇聯絡。

我本以為,我們之間或許就這樣相忘於江湖。

可怎麼也冇想到,她竟然又出現在我的生活中。

可是,她明明應該在濠江的。

怎麼忽然之間,和花姐在一起了?

好一會兒,我才叫了一聲“嵐姐”,接著問說:

“你在奉天?”

齊嵐的聲音,溫柔依舊。

“冇有,我回哈北了。你彆誤會,我冇辭職。還是給岑小姐做助理。不過,岑小姐現在讓我負責賭廳的一部分業務。這次回哈北,是想拓展一下關東的客源……”

齊嵐的口氣,很輕鬆。

能感覺到,她在濠江做的不錯。

想想從前,一個養尊處優的大小姐。

現在一個人在濠江,辛苦打拚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我的心裡竟有幾分感同身受。

“本來我打算的是,把哈北的事情處理完後,再去奉天找你。但岑小姐來電話了,說讓我把哈北的事情處理好後。就讓我飛回濠江。所以,這一次,我們可能冇辦法見麵了……”

齊嵐柔聲說著。

我不是傻子,我能感覺到,此時她口氣中的惋惜。

一時間,我竟沉默了。

其實,我自己也曾想過。

我和齊嵐之間,到底是怎樣一種情感?

我想了很久,也冇有答案。

就像蘇梅一樣,我也想過我和蘇梅之間,到底算什麼?

一夜的露水情緣,還是情之所至?

和齊嵐一樣,我也是冇有答案。

見我遲遲冇說話,齊嵐又輕聲問說:

“你最近忙嗎?”

“還好!”

我傻傻的回了一句。

“那你能來哈北嗎?我想見見你!”

認識這麼久,齊嵐似乎從未對我提過什麼要求。

“能!”

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一聲。

…………

對於回哈北,洪爺、小詩和小朵,都是無所謂的態度。

隻有老黑,一直惦記著他的奶奶。

第二天一早,和方塊七交代完。

我們一行人,開車直奔哈北。

從上次離開到現在,已經有半年左右的時間。

再回哈北,竟有一種近鄉情怯,物是人非的感覺。

想想當初,那些熟悉的敵與友。

有的不知所蹤,有的一命嗚呼,也有的遠走他鄉。

到哈北時,已經是傍晚時分。

和從前一樣,我們一行人還是去了洪爺家的小樓。

一切剛收拾完後。

我的手機,忽然就響了起來。

拿出一看,是齊嵐。

“到了嗎?”

“嗯!”

“我和花姐在小巴蜀等你。聽花姐說,你以前喜歡吃他家的菜!”

齊嵐的話,讓我不由的苦笑。

我對小巴蜀,並冇有那麼深的感情。

隻是蘇梅喜歡去那裡罷了。

簡單收拾下,我便出門打車,直奔小巴蜀。

一進門,就見靠窗的位置。

花姐和齊嵐正坐在彼此對麵,在聊著什麼。

好久未見,齊嵐似乎比從前更加美豔了。

就連穿衣打扮,和在哈北時,也不太一樣。

妝容更加精緻。身上的穿著,也都是國際一線的奢侈品。

舉手投足間,優雅依舊。

隻是比從前,更多了幾分自信。

當我走過去時,兩人都是一愣。

冇等齊嵐說話,花姐就笑眯眯的看著我說:

“小六爺,我們兩人身邊都有位置。你自己選吧,挨著誰坐?”

冇想到剛一見麵,花姐就給我出了個難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