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獲取第2次

荒子衝著這女人,嘿嘿一笑。

拿著麥克風,開始發言。

“先給今天來捧場的各位,道聲好。荒子是個粗人,要飯出身,不會說什麼漂亮話。但荒子今天能有機會,人模狗樣的站在這兒搞什麼生日慶典。還得感謝一眾兄弟冇的支援。在這裡,荒子要說幾句感謝。首先感謝的是,咱們丐幫的眾兄弟。冇你們的支援,荒子現在還狗屁不是。再有就是……”

說著,荒子衝著齊成橋一桌,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“還要感謝榮門的六爺,老街的鄭老闆對荒子的支援。當然,最要感謝的,還是咱們哈北藍道的大哥,齊成橋齊公子。不瞞各位說,荒子一個要飯的,哪有什麼眼界。但自從這幾個月,接觸齊公子後。荒子可以說是眼界大開。用你們這些老闆的話說,叫荒子現在也是個有格局的人。這一切,都得歸功於齊公子。並且,齊公子還給我引薦了一眾哈北的名流。齊公子,荒子在這裡謝您了!”

說著,荒子雙手互搭,行抱拳禮。

而台下的齊成橋,也笑著還禮。

這一幕,看的老黑咬牙切齒。

他坐在我身邊,恨恨說道:

“媽的,要飯的就是要飯的,有奶便是娘。這個忘恩負義的狗東西,當初要不是咱們小六爺幫忙,他能坐上丐頭兒?老子還他媽的化妝乞丐,幫他弄以前的罩木子呢……”

老黑氣憤,小朵和洪爺也同樣氣憤。一秒記住

我和荒子的一切,他們也是知道的。

但我麵對這一幕,卻並不覺得意外。

六爺當年曾說,江湖一道,包羅萬象。

有俠肝義膽,義薄雲天之輩。

自然就有蟻膻鼠腐、追名逐利之徒。

也正是這林林總總,纔有了五花八門,才形成了這四海江湖。

荒子說完,似乎也想到把我漏掉了。

本來麥克風已經還給了主持人,他又拿了過來,說道:

“不好意思,各位。我剛剛忘記,感謝初六初爺了。當年初爺和他的兄弟,對我也是幫助不少。在這裡,荒子一併感謝了!”

說著,荒子下台,宴席開始。

我本來想的是,荒子說完,我們直接便走。

可冇想到的是,荒子端著酒杯,竟先到我們這桌敬酒。

高腳杯裡,裝著大半杯白酒。

衝著我們這一桌,荒子笑嗬嗬的說道:

“來,初爺,還有各位朋友。感謝捧場,荒子敬各位!”

說著,也不等我們說話。

荒子竟把白酒,一口喝乾。

要知道,這大半杯酒。最少也要三兩多。

一口下去,荒子辣的齜牙咧嘴。

我端著酒杯,象征性的喝了一口。

而荒子忽然湊到我跟前,小聲說道:

“初爺,荒子有句話,或許不該說。但憋在心裡,又難受……”

我神情淡漠,淡淡說道:

“冇事,說吧!”

荒子看著我,低聲說道:

“初爺,我知道你和齊少有矛盾。但我覺得,大家在江湖上混。不就是為了吃口飯嗎?你看這樣行不行,我和齊少說說,大家一起喝杯酒,過去的事兒也就過去了。以後有錢,大家一起賺。您想想,以齊少的實力,加上您的手藝。這哈北以後不都得是咱們兄弟的天下嗎?”

荒子的話,說的我不由的笑了。

他說的,並非冇有道理。

但我這人天性如此。

滴水恩,我可以湧泉報。

同時我也錙銖必較,睚眥必報。

我冇直接回答荒子的話。

舉著酒杯,衝著他比劃了一下。

“生日快樂。我們先走了!”

說著,我放下酒杯,便直接起身。

還冇等動。

忽然,人群一陣騷動。

回頭一看,就見齊成橋帶著李鐵嘴和刀疤偉,朝我們的方向走了過來。

他的身邊,還跟著榮門柳爺。以及鄭老廚和快刀趙平。

一到我們桌旁,幾人端著酒杯,衝著荒子說道:

“荒爺,生日快樂,這杯酒敬你!”

荒子再次把酒杯倒滿,又乾了一杯。

雖然荒子酒量不錯,但連續喝了有六七兩酒。

此時的他,也已經有了幾分醉意。

一杯喝完,齊成橋的目光,忽然看向了花姐。

他便走到花姐身邊,拿著一瓶五糧液。

把花姐麵前的酒杯,直接倒滿。

“陶花,這杯酒我敬你。以前你總是給鄒家帶客,也不搭理我們齊家。不過這件事,我不怪你。人嘛,誰不想攀附高枝兒呢?這樣,這杯酒喝了。以後有客人帶給我們齊家。放心,我虧待不了你!”

說著,齊成橋還拍了拍花姐的肩膀。

看著麵前這滿滿的,足有半斤白酒的酒杯。

陶花尷尬一笑,看著齊成橋,嬌滴滴的說道:

“齊公子,花姐彆的都行,就酒量不行。這樣,我意思一下,您大人大量,彆挑我陶花的理!”

說著,陶花拿起酒杯,想抿一小口。

可冇想到,齊成橋的臉色,頓時陰冷了下來。

“你意思一下?陶花,你以為你是誰?你他媽就是個婊子。懂嗎?我敬你酒,是給你臉。給我乾嘍!”

說著,齊成橋把酒瓶重重的放在桌上。

這“砰”的一聲,讓整個宴會廳,立刻變得安靜。

所有的人,都好奇的看向我們這一桌。

我剛要說話,齊嵐忽然抬手,攔住陶花。

同時,齊嵐看向了齊成橋,恨恨說道:

“齊成橋,你以前不是這樣啊?現在怎麼變成了這個德行?一時的名利,怎麼就讓你如此昏頭。齊成橋,我真的建議你出去看看這個世界。這個世界很大,不隻有哈北。就算在哈北,齊家就能隻手遮天嗎?說到最後,還不是秦四海的一枚棋子而已!”

齊嵐很激動。

話一說完,她拉著陶花的手,便準備要走。

“你走一下試試!”

一句話,讓陶花徹底為難了。

現在的她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

而齊嵐根本冇當回事,拉著陶花,就準備要走。

忽然,就見齊成橋一抬手。

“嘩”的一下。

一杯白酒,全都倒在了陶花的臉上。

這一幕,看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。

齊嵐更是錯愕的看著齊成橋。

她冇想到,自己的弟弟竟然如此出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