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“老黑,彆著急。你趕快回來,見麵再說!”

放下電話,小詩和小朵異口同聲的問我說:

“老黑怎麼了?”

我把剛剛老黑的話,簡單講了一遍。

話音一落,小詩便立刻說道:

“這肯定是齊成橋搞的。我覺得陳永洪忽然去站官屯兒,應該和齊成橋有關係!”

賀小詩的分析,的確有道理。

現在哈北能支援我的人,就隻剩下陳永清。

而他現在忽然把洪爺叫走,很可能都是齊成橋做的局。

我們正說著,外麵的門鈴響了起來。

一開門,就見齊嵐正一臉愧疚的站在門口。一秒記住

一看是我,她皺著秀眉,輕聲說道:

“小六爺,對不起!”

我知道,她是在替齊成橋,替齊家道歉。

“冇事,和你無關!”

把齊嵐讓進房間。

一見齊嵐,小朵立刻翻了個白眼。

看著我,齊嵐憂心忡忡的說道:

“小六爺,陶花的確是被我弟弟抓走了。我剛剛給一個和我關係不錯的管家,打了電話。他偷偷告訴我說,今晚八點,我父親要舉行金盆洗手儀式。齊家一切,此後由齊成橋全權負責。我來的路上已經想好了,這件事是我們齊家做的不對。我來是想告訴你,我會去找他們。讓他們放了陶花。小六爺,你彆擔心。我會處理好這件事的……”

齊嵐是想安慰我。

但我清楚,彆說齊康健。

就是齊成橋,也不會答應這件事的。

正說著,外麵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。

小朵去開門,就見老黑怒氣沖沖,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。

他的手裡,拎著一柄鐵斧。

牛仔褲的腰身左右,還掛著兩把砍刀。

一到我跟前,老黑先是看了齊嵐一眼。

接著,便看向我,憤然問道:

“小六爺,你告訴我。這事是不是齊成橋做的!”

“對!”

老黑一聽,更是死死的攥著斧柄。

接著,他一言不發,轉身便走。

“老黑,你要乾嘛?”

我衝著老黑的背影,大喊了一聲。

老黑轉頭看著我,直接說道:

“小六爺,我知道你心裡有打算,有計劃。但小六爺,我真的不能再等了。我奶奶身體不好,她肯定遭受不了這種驚嚇。小六爺,抱歉了。老黑現在必須去砍死齊成橋這個人渣!”

老黑並不是莽夫。

但此時,至親被綁架,這讓他已經接近喪失理智。

看著老黑,我直接問說:

“老黑,你相信我嗎?”

老黑同樣看著我,鄭重的點了點頭。

說著,我走到了老黑的身邊。

“相信我就好,我陪你一起去!”

說著,我回頭看向齊嵐,問道:

“嵐姐,你父親金盆洗手儀式,在哪裡舉行?”

“雙龍山!”

雙龍山莊園,原本是鄒家的產業。

但鄒家倒台,資產查封後法拍。

冇想到,被齊康健拍走了。

風水輪流,江山易主。

這恐怕是這個江湖中,亙古不變的真理。

我們一行人開著車,直奔雙龍山。

到了山腳下時,已經是傍晚時分。

我從前來過雙龍山,和之前相比。

這裡又增加了不少建築。

從前廣闊的停車場,現在被修建成了一排仿古建築。

粉牆黛瓦,飛簷翹角。

看著古色古香,意境深遠。

可就像蘇梅曾經說過的那樣。

這一切的一切,都是賭徒累累白骨,堆積而成。

門前的停車場,停了不少豪車。

而大門處,更是有幾個保鏢站在門口。

我們一行人,一到跟前。

就見一個人,立刻伸出了手,攔住我們的去路。

一見這人,我頓時愣住了。

這人竟然是我那位表哥,李大彪。

我知道他一直在齊家,隻是冇想到,居然在齊家混了這麼久。

我記得之前,我見他時。

都會想起當年他和他父親,對我的種種虐待。

但現在,我再看他時。

這種感覺,蕩然無存。

這可能就說六爺曾我說過的。

當你的身份地位到了一定高度時。

從前的各種恨與怨,便會變得淡然。

這並不是因為,我們放下了仇恨。

而是因為,對方已經不配再做你的對手。

此時我看李大彪,便是這種感覺。

李大彪看著我,也是有些傻眼。

“讓開!”

老黑怒喝一聲。

李大彪怯生生的看了老黑一眼。

能感覺到,他此時的心虛。

但職責在身,他又不敢讓開。

而接著,齊嵐便說道:

“你要乾什麼?怎麼,這齊家我還回不得了嗎?滾開!”

李大彪一臉的為難。

讓也不是,不讓也不是。

躊躇間,就聽裡麵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:

“讓他們進來吧!”

話音一落,就見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兒,佝僂著身子,正站在大門裡側。

這人便是秦四海派到哈北的忠伯。

他目光陰鷙,看著我們。

一進院內,齊嵐冷著臉,直接問說:

“我爸和齊成橋呢?他們在哪兒?”

忠伯看了一眼拎著板斧的老黑,淡然說道:

“老爺子和齊少在正房,跟我來吧!”

穿過前麵廂房的小路,到了後麵的正房。

一進門,就見偌大的院落裡,擺放了幾桌酒席。

這是為了答謝來參加齊康健金盆洗手的賓朋,而特意設置的。

而這些人中,有不少我熟悉的臉孔。

荒子、柳爺、鄭老廚,還有一些哈北有頭有臉的人物。

荒子還帶著那位濃妝豔抹的二房。

坐在主位的,則是齊康健。

他的右手位,便是齊家公子齊成橋。

院落正中的位置,還擺放一個紅木座椅。

座椅上,放著一個金光閃爍的銅盆。

這都是齊康健金盆洗手的工具,

我們的忽然出現,讓所有人的目光,都聚焦在我們身上。

“齊成橋!”

老黑怒喝一聲,大步上前。

可他剛一動,就見旁邊的保鏢,立刻站了起來。

這些人一字排開,行成了一堵人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