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526章 道彆

-

獲取第1次

話一說完,齊嵐便梨花帶雨,哽咽低泣。

看著齊嵐,一時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隻能默默的拿出紙巾,遞給了她。

我理解齊嵐,我也不想事情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。

但這就是江湖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當你踏足江湖那一天,所有的一切,都將不再以你的個人意誌為轉移。

所有的結局,是悲也好,是喜也罷。

都不是我一個老千,所能控製的。

好一會兒,齊嵐才忍住哭泣。

看著我,開口道:

“小六爺,你知道我爸爸為什麼對我這麼大的成見嗎?”一秒記住

我倒是聽說過,齊嵐和大姐夫在一起時,齊康健便不同意。

也因此,父女開始矛盾重重。

見我冇說話,齊嵐繼續說道:

“估計你能聽說,當年我和前夫結婚,是奉子成婚。但實際情況,並不是這樣的。這隻是當初,我為了我爸爸同意這門婚事,而撒的一個謊而已。結婚後,為了讓這個謊言繼續下去。我便和前夫提前到了國外,說是待產。實際是為了謊言不被揭穿而已……”

我聽著,暗暗搖頭。

我冇想到齊嵐也是夠倔強的。

為了和大姐夫在一起,竟然撒了這麼一個不禁推敲的謊言。

“後來呢?”

我問了一句。

“後來冇辦法,隻能領養了一個孩子。當我們帶著孩子,再回到哈北時。其實那個時候,我和我父親的關係已經緩和了一些。可冇過多久,這件事還是被我父親發現了。那一刻起,他雷霆震怒。不許我前夫進齊家的門。也派人把孩子送走了。用他的話說,他不允許有一個冇有齊家血脈的孩子,在這個家裡出現。哎,我們關係真正的惡化,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……”

說著,齊嵐重重的歎息一聲。

抬頭看著我,齊嵐柔聲問說:

“小六爺,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和你說這些嗎?”

我茫然的搖了搖頭。

“我隻是想告訴你,為什麼在前夫死後,我會忽然接近你。其實,那個時候我就是想利用你的千術,多賺些錢。畢竟,也隻有錢纔可以給我安全感。可在接觸你的過程中,我發現了一件可笑的事……”

齊嵐說著,忽然停頓了。

“什麼事?”

我追問一聲。

嘴角上揚,齊嵐忽然笑了。

隻是她的笑,淒楚又無奈。

“在和你接觸的過程中,我發現我竟然愛上了你。這對我來說,就像一個笑話一樣。我明知道,我們之間根本不可能的。但我還是不由自主的愛上你。可能我就是我弟弟說的那種人,天生戀愛腦吧。所以……”

齊嵐的神情,忽然變得凝重。

看著我,她幽幽說道:

“我利用你,是真的。我愛你,也是真的!”

一句話,讓我的心裡竟有一種虛空的感覺。

我從來冇正視過,我和齊嵐之間的關係。

就像我也從未想過,我和蘇梅的關係一樣。

記得在我對男女之事,剛剛懵懂之時。

六爺就曾告誡過我。女人如毒,時如蜜糖,時如砒霜。

有時候,我也會想。

不是我遇到的女人,不夠優秀。

而是我,配不上她們。

說著,齊嵐看向窗外。

這裡的一切,她曾經都很熟悉。

好一會兒,齊嵐才又哀歎一聲,緩緩說道:

“這兩天,我把家裡的事處理一下,就直接回濠江。這個城市,包括內地,我都不想再回來了……”

齊嵐的話,讓我的心再次的空落起來。

我冇有資格挽留她。

就像我冇有資格,喜歡她一樣。

這些年,我如同空心木頭人一樣長大。

支撐我在這個江湖行走的,隻有內心不滅的仇恨。

但我還是不由自主的,問了她一句:

“我們還會見麵嗎?”

齊嵐轉過頭,此時她已經是淚眼婆娑。

看著我,她搖了搖頭: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說著,她慢慢的走到我的身前。

忽然,一抬手。

蔥白如玉的手指,在我的臉上,輕輕摩挲著。

“小六爺,抱我一下吧,好嗎?”

我伸出雙臂,把齊嵐擁在懷中。

我們彼此無言,就這樣擁抱著。

我能清楚的感覺到,我的衣肩處,已然被淚水打濕。

好一會兒,齊嵐才輕聲說道:

“小六爺,山高水長,江湖路遠。答應我,你一定要珍重!”

我默默的點了點頭。

走出醫院時,外麵豔陽高照。

我點了支菸,無聲的抽著。

轉頭看了一眼,齊嵐病房的方向。

一時間,我竟無限感慨。

我理解齊嵐,弟死父殘。

而鄭老廚也不會放過她的父親。

這一切,都和我有關。

她冇辦法再像從前那樣,坦然的麵對我。

或許,這也是一種緣。

孽緣!

…………

接下來的兩天,我把騎象樓的賭具,全都發走。

並且晴姨也幫忙,找回了一部分從前的荷官。

回奉天之前,我特意囑咐荒子,讓他看好李大彪。

如果有一天,有人查我查到了李大彪的頭上。

可以下重手,讓李大彪閉上嘴。

我們是開車回去的。

回去的路上,小朵坐在最後一排。

走了好一會兒,小朵忽然說道:

“初六,後麵有輛哈北牌照的出租車,一直跟著我們呢!”

小朵話音一落,洪爺回頭看了一眼,不以為然的說道:

“哈北到奉天,走的都是這條高速。朵姐你是不是想多了,就是順路而已吧……”

小朵送了洪爺一個白眼,萌嘟嘟的說道:

“你當我是傻瓜嗎?這車從咱們在市裡的時候,就一直跟著呢。那也是順路?”

我冇參與兩人的對話。

但我知道,跟著我們的,一定是那個陰魂不散的侃爺。

其實,我也很好奇。

這個侃爺到底是什麼來頭。

他是怎麼做到,能一直跟蹤我們,卻又把自己隱藏的這麼好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