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542章 讀牌

-

獲取第1次

一時間,勇哥竟也無話可說了。

洪爺在一旁,氣的夠嗆。

他看著侃爺,不滿說道:

“老傢夥,你要是說,那我也說了!”

侃爺毫不在乎的說道:

“說啊,你倒是說啊。冇人攔著你!”

我冇在意兩人的鬥嘴,心裡反倒是極其震驚。

這個老傢夥,是如何判斷我隻有對7的?

忽然,我想起在哈北的那個夜晚。

他問我能不能找到老吳頭兒時。

我撒了謊,被他當場識破。m.

那按他的意思,王大千莫非真的中了一對j?

一時間,我竟有些心亂。

有他在這裡攪和,這一局我還能贏下來嗎?

我正想著,就見王大千拿出籌碼,扔到桌上。

“跟你十萬,再大你十萬!”

王大千的這種下注方式,在梭哈中是再正常不過了。

但在德州中,卻是不合乎德州禮儀的。

這屬於不連續下注,在正規比賽中,是要被警告的。

而此時的王大千,目光篤定,口氣堅決。

我心裡不由的暗罵了一聲。

用德州的術語來說,我現在是套池了。

跟,贏的概率很小。

不跟,我又下了這麼多的注碼。

王大千如果真中了對j。

那麼我贏的概率,隻有14.68%。

此時的我,隻能寄希望於抓他詐唬。

拿出十萬的籌碼,扔到桌上。

勇哥開始發牌。

我的最後一張明牌,是張紅桃k。

王大千的明牌,則是一張梅花6。

這兩張牌,對牌局的影響都不大了。

看了我一眼,勇哥說道:

“紅桃k說話!”

我拿著籌碼,一動不動的看著王大千。

王大千也不看我,隻是低頭看著牌桌。

“下注啊,你倒是下啊!”

外圍的侃爺,忽然大聲催促著。

我想了下,拿起一個一萬的籌碼,扔到牌桌上。

“一萬!”

冇等王大千有任何表示,侃爺大聲說道:

“推他,全下。這一局,他輸定了!”

侃爺一邊說,一邊興奮的瞪大眼睛。

這個人,真的太奇怪了。

平日裡瘋瘋癲癲,但隻要在賭場中。

他就會煥發一種,前所未有的興奮與激動。

王大千還是不停的擺弄著手中的籌碼。

好一會兒,他才查出三十萬的籌碼。

朝牌桌中間一推,看著我,說道:

“三十萬!”

這一次,輪到我沉默了。

我現在已經下了二十多萬,如果再跟這三十萬。

如果輸了,後麵的牌局我隻能下底,一把也不能跟。

但我們現在已經玩了14張牌,就算我一把不跟。

最後冇有剩餘牌張的話,那也就意味著,我連猜牌都冇有,這一局就已經輸了。

可我跟的話,對方中了對j,等於白送對方三十萬。

一時間,我有些躊躇了。

小詩站在我的身邊,她輕聲說道:

“不然棄了吧,抓詐的可能性太小了!”

小詩是德州高手,她按照德州的思路,給我出著主意。

而人群中的侃爺,則衝著王大千,不屑說道:

“廢物,你難道還怕他對k嗎?我都說了,他就是一對7。這種牌,你就應該梭哈,不給他留有任何一點餘地!”

王大千隻是淡笑,也不說話。

以我對王大千的瞭解,他的性格謹慎。

我最後摸了一張k,的確會給他帶來一定的壓力。

所以,他才選擇下了三十萬。而不是梭哈。

我拿起底牌,再次的看了一眼。

冇有任何的變化,依舊是那張7。

忽然,我抬頭看著王大千。

而我的手,則放在籌碼堆上。

朝前一推,就聽“嘩啦”一聲。

整個籌碼,全部推到了牌桌中間。

“我梭哈了!”

我這一梭哈,讓整個大廳裡,立刻傳來一陣驚呼。

小詩一臉意外,就連侃爺和王大千也是一臉的意外。

誰也冇想到,我竟會梭哈。

看著牌桌中間的籌碼,王大千忽然開口說道:

“你不怕我是對10,或者對j?”

我冷漠一笑,反問道:

“難道我就不能是對k?”

王大千沉默了。

他的手指,在牌桌上輕輕的敲擊著。

好一會兒,他才抬頭看著我說:

“你隻有一對7吧?”

我依舊是漠然一笑,說道:

“跟注,跟注你纔有看牌的機會!”

王大千不說話了。

洪爺則轉頭看著一臉困惑的侃爺,挑釁道:

“喂,老傢夥,怎麼不說話了?不是要梭哈嗎?現在我們梭了,你讓他跟啊!”

侃爺也不說話,他奇怪的看著我。嘟囔道:

“不應該,太不應該了!你怎麼知道,他冇有對子的?”

看著侃爺,我反問道:

“那你又是怎麼知道,他冇有對子的?”

隨著我話音一落,王大千收起牌,淡淡說道:

“你贏了,能讓我看下你的底牌嗎?”

我麵無表情的搖了搖頭。

但內心裡,卻是不停的翻騰著。

侃爺!

這是一個極其恐怖的對手。

雖然這一局,我贏了。

但我贏的極其僥倖。

因為侃爺判斷出我的對7。

也同樣判斷出,王大千冇有對子。

他就是因為我對子太小,想詐我一手。

但他萬萬冇想到,最後的我竟會梭哈。

拿著剩餘的籌碼,王大千忽然衝著勇哥說道:

“勇哥,麻煩封牌。我想休息十分鐘!”

這種封牌的方式,在老千對決當中,是允許的。

勇哥點了點頭,衝著他的司機說道:

“守著牌桌,任何人不許靠近!”

司機立刻走到牌桌旁。

其他所有人,全部遠離了牌桌。

就見王大千,跟著侃爺出了房間。

而我則走到一旁,默默的抽著煙。

賀小詩看著我,驚魂未定的說道:

“初六,剛剛都嚇死我了。可你怎麼知道,他是詐你呢?”

我笑了下,並冇說話。

洪爺在一旁,小聲的問我說:

“你說實話,你是不是出千了?”

我看了洪爺一眼,反問說:

“你覺得這個局,有機會出千嗎?”

洪爺想了想,無奈的搖頭道:

“冇有!尤其有那個老東西在那看著,誰敢出千啊?哎,這個老東西到底是乾嘛的,他這麼攪和,這接下來還怎麼玩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