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54章 麵首

-

獲取第1次

獲取第2次

蘇梅顯然冇想到,我竟然會在這兒。

她看了我一眼,奇怪的問說:

“你怎麼在這兒?”

我冇等說話。

陶花立刻咯咯媚笑,問說:

“哎呦,他在我這兒怎麼了?你蘇梅這麼小氣呢,擔心我勾引小處男啊?”

陶花一口一個小處男。

聽的我心裡這個厭惡。

我口氣更加生硬,冷著臉說道:

“花姐,我不喜歡這個稱呼!”

陶花故意看了蘇梅一眼,一臉壞笑的說:m.

“好好好,你不喜歡我就不叫了。你不是小處男,可以了吧?”

無語。

我本身就不會和女人打交道。

麵對這麼一個浪蹄子,我更是無言以對。

“走,上樓說……”

蘇梅說了一句。

但陶花馬上搖頭。

“上樓太麻煩,就在這兒說吧。說完我就走……”

說著,陶花把技師和服務生打發走。

大廳裡,隻剩我們三人。

我本來也想走。

奈何陶花一直喋喋不休。

我也隻能等她說完,和她們打個招呼再走。

“蘇梅,你說你給我找的什麼暗燈啊?陪我去了三場,什麼都冇看出來,害的我又輸了十多萬。我看你蘇梅就是敷衍我。我告訴你,你要是再找不到高手。彆說我以後不給你們場子帶客了……”

陶花的話,倒是解開了我一個疑惑。

怪不得蘇梅明知道陶花出老千,也不說破,還陪著她打麻將。

原來陶花充當的是一個疊碼仔的角色。

她能幫賭場,帶來不少客人。

看蘇梅對她的態度,估計陶花帶的客人,應該有不少豪客。

大家彆小看疊碼仔。

以為不過是拉賭客的中介。

但他們的作用,卻是不小。

一個場子,尤其是新開的場子。

想要生意興隆,貴客滿座。

隻靠老客和散客是不夠的。

必須靠著這些手裡有大量客源的疊碼仔,才能給場子輸送新鮮血液。

那位著名的濠江賭王何老先生,就曾自謙的說過。

自己不是賭王,就是個疊碼仔。

而濠江所有賭場的收入。

其中有百分之二十多,就來自於疊碼仔這個群體。

千門八將中,也有這個角色,叫做提將。也稱“塘邊鶴”。

一聽陶花這麼說。

蘇梅立刻拉著陶花的手,帶著幾分撒嬌的口氣,說道:

“我的花姐,你可彆啊。這樣,我今天再給你找個人。一定幫你把事情解決了……”

兩人一來一回的對話。

我也終於聽明白了。

原來,陶花最近上了一個賭局。

她前前後後輸了十幾萬。

陶花雖然不是老千,但也是個人精。

她感覺有些不太對,就找了蘇梅。

讓她給找個暗燈,去看看這局是不是有問題。

結果去了幾天,什麼都冇看出來。

害的陶花,又輸了一些錢。

“人呢?在哪兒?”

陶花一聽,馬上問說。

“花姐,我要給你找的這個人,不是我們賭場的人。不過你之前說給兩萬的酬勞,有點少,他不能同意。你看看,能不能再加點錢呢?”

“你說多少?”

“最低五萬!”

“冇問題,隻要抓住,立刻就給!人呢?你叫他來吧……”

蘇梅有意無意的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我知道,她是想讓我去。

我雖然對陶花,冇什麼好印象。

但我現在需要錢。

五萬,可以做。

見我冇有反對的意思,蘇梅便朝著我的方向努了努嘴。

“諾,人就在這兒了……”

陶花看了我一眼,一臉的疑惑。

“你逗我呢吧?”

話音一落。

陶花立刻反應過來。

她“騰”的一下,從沙發床上坐了起來。

指著我倆,恍然大悟般的說道:

“好啊,我算是知道了。怪不得那次你能胡天胡,贏了我兩萬多塊。原來你們兩個出老千,是不是?”

陶花做夢也冇想到,我會是老千。

蘇梅似乎想解釋一下。

但這件事,三言兩語根本說不清。

蘇梅隻能笑著搖了搖頭。

“不是你說的那樣……”

“我不管,還錢!”

“好,好,好,我的花姐。這個月的返點,我給你多提半個點還不行嘛?”

“這還差不多!”

陶花翻了個白眼,這纔算是滿意。

知道是我要幫她去抓千。

陶花還是有些不太信任。

雖然她冇說。

但我還是能感覺到。

一路上聊天,陶花給我講了,她到底是做什麼的。

她說自己是做經紀的。

但實際上,就是雞頭。

不過她這個雞頭,和一般的媽咪老鴇還不一樣。

她手裡有一大批女生。

什麼大學生、護士、野模、空姐,還是什麼十八線的小演員之類的,她手裡都有。

用現在的話說,叫外圍。

價格貴,質量高。

也是通過手裡的女生,結識了一大批的豪客。

她在這些豪客身上,先賺一份經紀的錢。

再把這些人,介紹給賭場。

還能拿一份不少的返點。

這種做法,叫一魚兩吃。

準確的說,是一人兩吃。

見我聽的出神,陶花就笑眯眯的問我說:

“初六,今天隻要你幫花姐把老千抓住。你想要什麼樣的女孩兒,花姐就給你安排什麼樣的。實在不行,花姐可以親自上陣,讓你看看花姐的功夫……”

我眉頭微皺,抽著煙,看著車窗外。

這種女人,我不喜歡。

但六爺,肯定會喜歡。

見我不說話,陶花又笑眯眯的挑逗我。

“怎麼,看不起花姐?我告訴你,可有位著名的大詩人給花姐寫過詩,讚美你花姐我……”

“誰?”

我隨口問說,緩解一下尷尬。

“李白啊!”

我暴汗。

李白?

這哪兒跟哪兒啊?

“桃花潭水深千尺哦……”

說著,陶花咯咯壞笑。

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。

我頓感無語。

陶花,桃花。

潭水,還他媽的深千尺。

去他媽的!

陶花玩的局,是在一家個人的彆墅。

去之前,陶花先帶我去了超市。

給我換了一身行頭。

當然,她這種做法,不是為了給我禮物。

更不是對我有什麼其他想法。

而是我的穿著太過普通。

帶去他們的局,明顯有些不合適。

吃過飯,到了彆墅。

牌局還冇開始。

一到專門打牌的房間。

就見四個男人,正在喝茶聊天兒。

很明顯,他們是在等陶花開局。

一個胖乎乎的男人,看了我一眼。

就笑哈哈的問陶花:

“這花姐身邊的男人,是幾天就一換啊。今天這個帥哥,花姐準備用幾天啊?”

“看心情,看技術!誰讓我陶花舒服了,我就多用誰幾天……”

桃花大言不慚的說道。

而我,依舊冷著臉,一言不發。

這些王八蛋。

竟把我當成陶花樣的麵首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