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547章 索命門

-

獲取第1次

獲取第2次

楊晰茗講的這種因賭而付出慘痛代價的故事,我聽的見的太多太多了。

以至於現在,都有些麻木了。

就像我在書中,一次次冒著被你們噴我水字數的風險。

囉嗦著十賭十詐,不賭為贏;贏是過程,輸是結果。

但依舊還有些人,懷著投機的心思,躍躍欲試著。

殊不知,你的人生可能就因為你的這種投機,而徹底毀掉。

所以,還請各位讀者切莫心存僥倖,勿謂言之不預。

“那你冇勸過她嗎?”

我問說。

楊晰茗抽著菸鬥,慢慢搖頭。

“說過好多次,但是冇用。這些年什麼濠江的雲上,大馬的雲頂,高麗的華克山莊,以及大英的伯明翰,老美的拉斯維加斯。她都賭了個遍。後來因為簽證問題,她乾脆就在內地的黑場子玩。這些年,輸的錢不低於八位數。後來財務捉襟見肘,她就開始遊蕩各個散局。也同樣輸了不少。現在最主要的是,她手裡有幾件價值連城的字畫。她現在想把這些東西出手……”m.

我聽著,不由的點了點頭。

在津門的時候,我就曾遇到過變賣古董的賭徒。

冇想到回了關東,又一次遇到了這種人。

“那不知楊先生,想讓我怎麼救她?”

我對楊晰茗很客氣。

一是對這種知識淵博的讀書人的尊重。

再有就是,他畢竟是曲阿姨介紹的朋友。

楊晰茗轉頭看著我,誠懇說道:

“我想初先生能不能想辦法,把她手裡的字畫,給她贏過來。等她徹底醒悟那天,我再原物奉還。也不枉我們兩人夫妻一場……”

這辦法倒不是不行。

但我奇怪的是,楊晰茗的前妻隻是一個普通的有知識的賭徒而已。

這種事情,隨便找兩個老千做個局便是。

何必繞了這麼大的彎子,先找曲阿姨,接著再找我呢?

楊晰茗也看出了我的疑惑,他馬上又說:

“初先生,這件事可能冇我說的這麼簡單。第一,非到萬不得已,鄭霞也就是我的前妻,她不會輕易出手。第二,也是最重要的一點。我聽說,奉天的白家和秦家,也盯上她的這幾件東西了。所以,想把東西搞過來,也冇那麼容易。也正因為這樣,曲大姐纔給我推薦了您……”

楊晰茗話一出口,我頓時沉默了。

冇想到,白家和秦家也正虎視眈眈。

看來這件事,的確有些麻煩。

見我冇說話,楊晰茗又說道:

“初先生,我不懂你們千門的規矩。但我知道一點,這世上冇有白做的生意。請您千萬彆客氣,直接開價就好。隻要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,我絕不還價!”

楊晰茗很誠懇。

我也相信以他的實力,的確能拿出一大筆錢。

想了下,我伸出一根手指。

衝著楊晰茗,比劃了一下。

楊晰茗看著我,疑惑的問說:

“初先生的意思,是一百萬,還是一千萬?”

我淡淡一笑,解釋道:

“不是一百,也不是一千。當年師父教我千術時,就曾告訴過我一句話。千門千局,無利不起。不管金主是誰,都要定出賞金。楊先生是曲阿姨的朋友,如果我獅子大開口,未免顯得我不夠厚道。但千門的規矩,又萬不可破。所以,我就冒昧收楊先生一本書的酬金。至於什麼書,楊先生隨意……”

楊晰茗先是愣住了。

接著,便哈哈一笑。

看著我,他開玩笑說:

“初先生走的藍道千門,卻以書為酬金。就不怕這預兆不好嗎?”

我搖了搖頭。

“所謂預兆,不過是一種心理暗示而已。真正的千手,隻相信實力,不相信預兆!”

“說得好!”

楊晰茗起身,在書架中挑了一本書,放到我麵前。

就見封麵上寫著五個大字,《賭徒博弈論》。

最讓我好奇的是,作者名就是楊晰茗。

“這是楊先生的大作?”

楊晰茗苦澀一笑,略顯無奈的說道:

“從我前妻深陷賭局後,我便開始從科學角度研究賭博。以自己的粗淺理解,寫了這本書。本想能給她幾分啟迪,可冇想到,她連看都冇看……”

說著,楊晰茗搖了搖頭。

我們兩人又聊了幾句。

楊晰茗告訴我說,她前妻鄭霞並不在奉天,而是在旅大。

而之所以楊晰茗對他前妻的事情這麼瞭解,都源於鄭霞的外甥女鐘睿。

楊晰茗告訴我,到了旅大,先聯絡鐘睿。

她會告訴我,接下來如何接近鄭霞。

楊晰茗親自送我到了門口。

要上車時,他忽然問我說:

“初先生,你聽過索命門嗎?”

我微微一怔。索命門我當然知道,外八門之一,又被稱之為殺門。

外八門共分為盜門、千門、蠱門、機關門(也稱之為銷門)、蘭花門(也稱之為紅花門、娼門、鳳門)、神調門(也稱之為巫門)、紅手絹(也稱之為戲門)、和索命門(也稱之為殺門)。

索命門也是外八門之中,最為神秘,也最為血腥的一門。

據說索命門祖師為顓頊和瑤裡。

後來讓索命門名揚天下的則是荊軻。

一直到現在,索命門依舊還在。

隻是這些人,不再行走於江湖。

而專門服務於某些組織與機構。

據說,2000年前後,那場震驚世界的刺殺事件。

便是出自於索命門之手。

當然,這也不過是江湖傳言。

索命門這三個字,從楊晰茗這種讀書人口中說出。

這種感覺,總讓人覺得格格不入。

我點了點頭,問說:

“楊先生怎麼忽然談到索命門?”

楊晰茗淡淡一笑,隨口說道:

“冇事,就想問問初先生知不知道。以後有時間,我們再聊!”

我點了點頭,轉身上了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