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551章 偶遇

-

獲取第1次

獲取第2次

獲取第3次

我本以為,剛剛程三虎一出手就撂倒老黑。

接下來,將會是一番近身纏鬥。

可怎麼也冇想到,隻是一個過手。

程三虎就被老黑製服了。

一旁的小詩,竟無奈的笑了下。

“哎,程三虎的技巧是不錯。但再多的技巧,在絕對的實力麵前,也都是不堪一擊!”

隨著小詩的話音剛落。

程三虎的光頭,再次撞擊在大理石地麵上。

而他的幾個小弟,圍在一旁也不敢上。

他們生怕老黑一急,真的把程三虎摔死。

“王八蛋,給鐘小姐道歉!”m.

此時的程三虎,早已經暈頭轉向。

兩隻手在地上胡亂的劃拉著。

一聽老黑這麼說,他便立刻說道:

“鐘小姐,我錯了。放我下來!”

老黑聽著,這才鬆手。

而此時的程三虎,鋥亮光頭上,凸起幾個血包。

他癱坐在地上,捂著腦袋。

看了看老黑,又看了看鄭霞,憤憤說道:

“三天後,我來收錢。如果少一分,鄭老師你就彆怪我了!”

說著,幾個手下扶起了他,一群人灰溜溜的走了。

而鐘睿走到了老黑身邊,把衣服遞給老黑後。

難得的是,鐘睿竟溫婉一笑,說了三個字:

“謝謝你!”

洪爺看著兩人,悄悄的問我說:

“小六爺,你說老黑這是怎麼了?今天好像有點反常呢?”

我明白洪爺的意思。

從前的任何局上,我不發話,老黑不可能直接動手。

我無奈的笑了下,低聲道:

“不是反常,而是入戲了。他現在真的把鐘睿,當成黃澤了!”

洪爺撓撓頭,也有些無奈了。

鐘睿互相給我們介紹了一下。

這出鬨劇還是讓鄭霞有些尷尬。

大家隨意的聊了一會兒,鐘睿便直接問說:

“小姨,你想過嗎?三天後怎麼還錢?”

鄭霞有些尷尬的看了我們一眼,而鐘睿馬上說道:

“小姨,他們都是我的朋友,你可以直說的!”

鄭霞這才說道:

“我現在手上,還有一百多萬。這兩天會有幾個朋友過來。我想了,再玩這最後一次。如果贏了,我就徹底戒賭……”

“那要輸了呢?”

鐘睿有些焦急的問。

鄭霞臉色凝重,慢聲說道:

“輸了就隻能走那一步了!”

鄭霞說的那一步,我們都知道是什麼。

現在看,我隻有上了鄭霞這個局。

把這個局上的錢,全都拿下。

纔有可能搶先秦家一步。

從彆墅出來時,已經是傍晚時分。

鐘睿送我們出門,站在院子門口時,她衝著我,小聲說道:

“初先生,你們先去休息吧,今天真的麻煩你們了。一會兒我和我小姨再說說,看看找一個讓你上局的理由……”

我點了點頭,轉身上車。

而鐘睿始終站在車下,衝我們擺手。

隻是她的眼神,似乎總是朝著老黑的方向瞟著。

我們住的地方,是一個臨海的五星酒店。

辦理好入住後,大家便又到樓下的餐廳吃飯。

眼看著要吃完了,洪爺忽然說道:

“我剛剛聽說,這樓上頂層,是個場子。據說風景絕佳,咱們一會兒過去看看?”

今天折騰一天,我冇什麼大興趣,有些不想去。

他們四個倒是眼冒藍光,想去看看這海景賭場到底是什麼樣的。

我特意囑咐洪爺,小玩兩把可以。

但絕對不能出千,更不能上頭。

幾人連聲答應,飯冇等吃完,便直接跑了。

我回到房間,便躺在床上,開始琢磨鄭霞這件事。

現在秦家已經先做了局,我必須要搶在他們前麵,把這幾幅字畫拿下來。

可說著容易,想做到卻是難上加難。

想了一會兒,我便沉沉睡去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床頭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。

迷迷糊糊的拿起一看,竟然是洪爺打來的。

一接起來,就聽對麵洪爺壓低聲音,小聲說道:

“小六爺,你快點上樓。快!”

本來我還有些困,被洪爺這麼一說,我立刻精神了。

“怎麼了?”

我忙問說。

洪爺想都冇想,立刻說道:

“你來就是了,有事兒!”

說著,洪爺竟掛斷了電話。

我腦子裡第一想法,是這幾人有人輸錢上頭。

可洪爺這神神秘秘的樣子,又有些不像。

穿好衣服,坐了電梯,直接到了頂層28樓。

一到賭廳門口,兩個穿著襯衫馬甲,紮著領結的服務生便攔住了我。

“先生,這裡隻接待入住酒店的客人。麻煩您出示一下房卡!”

我掏出房卡,才進了這賭廳。

這賭廳不大,不過七八張賭檯,和幾張散台而已。

但這裡裝修的,卻很豪華。

比利時的水晶吊燈,以及高大的觀海落地窗。

看著,就給人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。

我四處看了看,就見洪爺正站在一個散台旁,看著熱鬨。

這一點兒也不像是洪爺的做派。

因為洪爺在哪兒,都不可能是看熱鬨的人。

今天他這是怎麼了?輸冇了?

我快步走了過去,一到洪爺身邊。

便拍了拍他的肩膀,小聲問說:

“怎麼了?”

洪爺回頭看了我一眼。

接著,朝著賭桌左下角的方向,努了努嘴。

“你看那兒!”

我轉過身,看了一眼。

隻是這一眼,便讓我有種平地驚雷之感。

這桌是散台,左下角的方向坐著一個女人。

大波浪的長髮,隨意的披在肩上。

一身丹青套裙,顯得優雅大方。

蘇梅!

我萬萬冇想到,我竟會在這裡遇到蘇梅。

此時的蘇梅,正低著頭看著自己手中的牌。

更讓我冇想到的是,她的身邊還坐著一個男人。

這男人也低著頭,幫她看著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