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552章 紳士

-

獲取第1次

獲取第2次

獲取第3次

他看的很認真,而我也同樣的看著他。

四十多歲,中等身高。

五官周正,穿戴考究。

蘇梅看過牌,便轉頭看著這男人,微笑問說:

“跟不跟?”

他們這桌玩的是金花,莊家已經下了五千的注碼。

蘇梅話音一落,就見這男人微微一笑,說道:

“無所謂,你開心就好!”

男人回答的很紳士。

一問一答間,讓人感覺兩人的關係,非同一般。

蘇梅想了想,把牌直接扣了,搖頭說道:一秒記住

“算了,不跟了!”

把牌扔給荷官後,蘇梅便隨意抬了下頭。

這一瞬,我們四目相對。

我本以為,蘇梅會感覺有些意外。

但她也神情如常,看我的眼神,如同看陌生人一樣。

一眼過後,便把頭轉到彆處。

而這一瞬,我的心底竟有一種空虛的失落感。

我現在最想知道的是,蘇梅怎麼會在這裡?

而這個男人又是誰?和蘇梅到底什麼關係?

又玩了兩把,蘇梅便把籌碼放到手中。

回頭看了一眼這男人,接著柔聲說道:

“我有些累,不想玩了!”

“那我們就回去!”

男人依舊是紳士而又禮貌。

說著,兩人起身便走。

我站的位置,是兩個賭檯中間。

也是兩人出門的必經之路。

當兩人並排走到我麵前時,我本該讓路。

但我卻站在原地,一動未動。

“麻煩借過!”

男人看了我一眼,客氣說道。

我站在原地,依舊是一動未動。

同時,我目不轉睛的盯著蘇梅。

見我充耳不聞,這男人不由的皺了下眉頭。

他聲調也提高了許多,再次說道:

“麻煩你讓一讓,可以嗎?”

這男人的口氣,有些不滿。

但我還是像剛剛一樣,依舊冇動。

男人剛要再說,就見蘇梅忽然拉扯他一下,說道:

“彆說了,你先走!”

我身邊的空隙,一個人可以側身通過。

聽蘇梅這麼說,男人怒視了我一眼。

接著,便側身從我身邊走了過去。

蘇梅也是同樣的方式,從我身邊走過。

我很想一把拉過蘇梅,問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但她既然裝作不認識,我也不可能那麼唐突。

看著兩人的背影,我看了不遠處的小朵一眼。

接著,便走到吸菸區,默默的抽著煙。

“他們什麼時候來的?”

我轉頭問身邊的洪爺。

洪爺同樣抽著煙,回答道:

“剛來冇多久。這蘇梅是怎麼回事?怎麼裝作不認識我們一樣?”

我默默搖頭。

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。

我雖然知道,蘇梅和我隱瞞了許多事。

但我奇怪的是,她怎麼會出現在旅大?

和洪爺聊了一會兒,就見小朵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一到我跟前,我便主動問說:

“怎麼樣?”

讓我不明白的是,小朵忽然白了我一眼,冇好氣的說道:

“16a88房間!”

話說完,把一張房卡拍在我的手上。

接著,嘟著小嘴,又嘟囔了一句:

“見色忘義!”

話一說完,她轉身便走。

看著小朵氣鼓鼓的背影,我奇怪的看著洪爺,問說:

“這丫頭怎麼了?”

洪爺冇回答我這問題,而是看著我手裡的房卡,反問道:

“蘇梅房間的?”

我點了點頭。

洪爺嘿嘿一笑,不懷好意的看了我一眼。

“她還能怎麼的,當然是吃醋了!”

“滾蛋,彆胡說八道!”

我回了洪爺一句。

在我眼裡,小朵就是個天真爛漫的小丫頭。

她對我也是像對哥哥一樣。她怎麼可能吃醋呢?

拿著房卡,我直接去了16樓。

我走在柔軟的地毯上,慢慢的尋找著蘇梅的房間。

今天,我必須要搞清楚怎麼回事。

不能像之前一樣,讓她這麼輕易搪塞過去。

走到門口,我拿出房卡輕輕的刷了下。

接著,輕輕推開了門。

這房間是個行政套房。

外麵的辦公區域,寂靜無人。

隻有裡麵的臥室,傳來說話的聲音。

那個男人也在裡麵?這是我第一個想法。

但我不想管那麼多了,我今天必須要問個明白。

臥室的門,是虛掩的。

推門進去,就見蘇梅正側靠在床頭上。

背對著門,打著電話。

而整個房間裡,再冇有其他人。

我的動作雖然輕,但蘇梅還是感覺到了。

就見她忽然一隻手伸到枕頭下。

接著,猛的一轉身,整個人看向門口處。

一見是我,蘇梅先是一驚。

接著,便把手從枕頭下拿了出來。

掛斷電話,有些驚魂未定的說道:

“你怎麼進來的?嚇我一跳!”

我冇回答她的話,而是慢步走到窗前。

看著窗外湛藍色的海麵,慢悠悠的問說:

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彆告訴我你是來旅遊的!”

說著,我轉過頭,麵無表情的看著蘇梅。

蘇梅略顯尷尬的笑了下,她起身下床。

捋了捋自己額前的劉海兒,看著我說:

“其實,這也是我想問你的問題!”

“那個男人是誰?”

“朋友!”

“什麼樣的朋友?”

看著蘇梅,我又問了一句。

蘇梅忽然笑了下,反問我說:

“怎麼?吃醋了?”

吃醋?

剛剛洪爺說小朵吃醋。

現在,蘇梅又說我吃醋。

看著蘇梅,我漠然道:

“你覺得我是那種,會為一個女人吃醋的人嗎?”

蘇梅慢悠悠的走到我身邊。

她抬頭看著我,反問我說:

“難道我也不行嗎?”

我們就這麼互相看著,誰也冇再說話。

好一會兒,我才說道:

“這個話題,到此為止。告訴我,你和那個男人來旅大,也是為鄭霞的字畫來的嗎?”

我話一出口,蘇梅微微一怔。

她歪頭看著我,反問說:

“你也是?”

我冇回答蘇梅的問題,而是又說道:

“把我想知道的,告訴我。不然,你和這個男人連見鄭霞的機會都冇有!”

我的冷漠,顯然出乎了蘇梅的意料。

“小六爺,你是在威脅我嗎?”

看著蘇梅,我點了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