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對,我就是在威脅她。

我不想一次又一次的被她矇混過關。

雖然,蘇梅從未做過什麼傷害我的事。

“你聽過齊魯賭王李建路嗎?”

蘇梅忽然問我說。

我點了點頭。

“我就是在他手下做事的。我冇想到你來旅大,也是為了鄭霞的事。那我現在可以和你明說了,和我來的人叫尹東,也是李爺的人。這次來,就是為了鄭霞的字畫!”

蘇梅話一出口,我不由的冷笑了下。

看著蘇梅,我反問道:

“你在哈北,陪著鄒曉嫻開了兩三年的場子。鄒曉嫻離開哈北,你搖身一變又成了齊魯賭王的人?你覺得,我會相信嗎?”

“你不信我也冇有辦法。我很早之前,就為齊魯賭王做事。當時就是齊魯賭王讓我去的鄒家,看看能不能把鄒曉嫻扶持起來。到時候,他也能在鄒家分一杯羹!”m.

蘇梅再次回答說。

這話聽著,似乎能說得過去。

但我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。

而蘇梅話鋒一轉,又說道:

“你聽好了,小六爺。我知道你心思縝密,千術了得。但我還是很認真的和你說。鄭霞這件事,你不能再參與了……”

“為什麼?”

蘇梅美豔的臉上,浮現出一絲凝重。

“我說過,我不會害你,現在也一樣。現在不單是我們來了,奉天的白家、秦家也都來人了。巴蜀賭王鄭如歡,也派人來了。還有津門哈爺的人,估計今天也會到……”

說著,蘇梅朝樓上的方向指了指。

“我可以這麼和你說。單單這棟酒店裡,就聚集了不少老千。其中,不乏摘星榜中的高手。小六爺,就算你手腕再強。也不可能在這裡撈到什麼便宜的。搞不好,還會讓自己深陷其中!”

這話我倒是相信。

但我還是有一點不解,又問說:

“可我還是不明白。這些大佬們又不缺錢,不過幾副字畫而已,也不是電視劇中的藏寶圖。至於這各地老千,都聚到這裡嗎?”

蘇梅搖了搖頭。

“這我就不清楚了。李爺交代我的事,我照做就好!”

蘇梅說話時,我一直盯著她。

我想從她的眉宇之間,看她是否說謊。

可看了半天,也冇看出什麼所以然。

“可我聽說,這幾位藍道大佬,不都是朋友嗎?聽說還有的是結義兄弟。結果現在都派人來了。就不怕因此傷了和氣?”

蘇梅看著我,直接說道:

“秦四爺和我們李爺,以及巴蜀的鄭如歡鄭爺,這三家是利益均分。但我們還有一個另外的任務,就是不能讓白家,和津門哈爺的人,上了這個局!”

說著,蘇梅幽幽的歎了口氣,看著我,說道:

“冇想到,現在又多了一個你!小六爺,這也是我為什麼不讓你參與這個局的主要原因。這一局,你冇有贏的勝算的!”

蘇梅的話,聽的我心裡一陣亂。

我亂的原因,並不是因為蘇梅口中的冇有勝算。

而是因為參與這個局的各方勢力太多,從而導致的亂。

這可以說是我出道以來,遇到的最亂的局。

所有的人,都是老千。

而獵物,卻隻有一個。

最可怕的是,我現在的腦海裡,冇有一點頭緒。

點了支菸,抽了一大口。

看著蘇梅,我才又說道:

“最後一個問題。鄭霞說的是自己家擺局,請人去玩。為什麼招來這麼多老千?”

蘇梅解釋道:

“鄭霞冇你想的那麼涉世不深。這些年,內地的地下場子,她去的太多太多了。尤其這一次,她窮途末路,想要翻身。很有可能要把收藏的字畫出手。這種大局,你以為一般的賭客能玩得起嗎?”

“也就是說,你們這些人,都是她主動請來的?”

蘇梅點了點頭。

我不由的一愣。

這個鄭霞難道是上學上傻了?

讓開場子的牌友,給她找賭客。

她難道不知道,來的人一定會是老千?

亂!

這個局給我的感覺,就是亂!

如果不是洪爺母親曲阿姨托我做這件事。

我現在很有可能,轉身就走。

見我冇說話,蘇梅馬上又說:

“小六爺,這一次你一定要聽我的。你要清楚,無論是秦家的秦翰,還是和我一起來的尹東。如果不能用彆的方式阻止你們上局。他們很可能,會下殺手!”

說這番話時,蘇梅的眉宇間,露出隱隱的憂慮。

我把菸頭掐滅在菸灰缸裡,淡淡的說了一句:

“我知道了!”

說著,我轉身便走。

剛走兩步,身後再次傳來蘇梅的聲音:

“小六爺!”

我回頭看著蘇梅。

她看著我,開口問說:

“你相信我嗎?”

“一半一半吧!”

我說的是實話。

關於這個局的資訊,蘇梅和我說的,或許是真的。

但她說她一直都是齊魯賭王的人。

這一點,我很懷疑。

我不相信,她可以隨意行走於蘭花門。

但卻隻是齊魯賭王手下的一個老千。

這可能嗎?

出門時,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。

走到電梯前,摁了電梯。

當電梯下行到16樓,電梯門開的那一瞬。

看著電梯裡的人,我不由的愣了下。

電梯裡一共有三個人,兩女一男。

這兩個女人都是濃妝豔抹,穿著露骨。

渾身上下,都透著一股風塵氣息。

而這兩個女人,挎著的男人,個子很矮,但身材健碩。

腦後麵,還留著一根長長的辮子。

辮四虎!

看來,秦翰真的也住在這酒店中。

看到我的那一瞬,辮四虎頓時楞了下。

張著嘴巴,兩眼直勾勾的看著我。

我冇理他,直接走進了電梯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