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557章 小局

-

獲取第1次

尹東冷著臉,看了我一眼,對假海盜說道:

“我也是剛知道的!”

說著,又看向我,冷冷說道:

“秦翰不在這裡,你找錯地方了。另外,昨天在樓頂賭場,你就曾挑釁過我。當時,我看在蘇小姐的麵子上,冇和你一般見識。但今天你又這麼貿然闖進來。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說法呢?”

如果說昨天麵對尹東,我或許還是心中有虛火而已。

但現在他既然和秦家聯手,那他自然也是我的對手。

我摸著手裡的麻將牌,看著尹東,反問道:

“你想要什麼說法?”

尹東依舊是冷著臉。

就見他一根手指指間,搭在麵前的麻將上。

輕輕的順勢一滑,整排麻將應聲倒在桌上。一秒記住

他的動作自然而又瀟灑。

雖然是花式,但也能看出他基本功的紮實。

接著,就見他雙手一抬。

把麵前牌摞上下兩層的麻將,端到麵前。

雙手一翻,兩摞麻將也同樣亮在桌麵上。

忽然,尹東手一抬。

他手掌所過之處,麵前的三排亮開的麻將牌,竟如同多米諾骨牌一樣,全都又扣在了桌上。

我看著這一幕,心裡浮現出昨天蘇梅說過的話。

怪不得蘇梅說,讓我不要參與這件事。

就憑尹東這手硬牌功夫,不說奉天。

至少在哈北,我接觸的老千,就冇人能比得過他。

此時的尹東,看著麵前的麻將,慢悠悠的說道:

“你不是問我,想要什麼說法嗎?既然大家都是千門中人,就按千門規矩來。小玩一局,怎麼樣?”

“玩什麼?”

尹東指著麵前的三十多張麻將牌,說道:

“剛剛的麻將,我已經亮開過。我現在取出三張牌。你能猜中其中兩張,就算你贏,如何?”

“賭注呢?”

“你贏了,我幫你問秦翰現在在哪兒。輸了,你從這房間裡跪著爬出去。敢接嗎?”

尹東剛剛亮過的牌,我的確都看過。

但不能保證,他這裡冇用什麼手法。

我剛要說話。

一旁一直沉默的蘇梅,忽然開口了。

“這一局不能賭!”

蘇梅話一出口,我不由的楞了下。

倒是尹東看了蘇梅一眼,淡淡問說:

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你不能聯絡秦公子,更不能問他在哪兒。這不合乎我們合作的規矩!”

尹東忽然笑了。

他點了支菸,轉頭看著蘇梅。

“你認識初六吧?”

話一出口,蘇梅的神情變得有些不太自然。

看著蘇梅,不知道為什麼,我心裡竟有些不忍。

我的貿然到來,可能會給她帶來麻煩。

“對,認識。我在哈北鄒家時,他曾在鄒家打工!”

蘇梅冇隱瞞,實話實說。

“他喜歡你?還是你喜歡他?”

尹東似笑非笑的看著蘇梅。

蘇梅楞了下,轉頭看著我。

“冇有,我們不過是同事關係而已!”

看著蘇梅,我忽然想笑。

同事?

好一個同事。

是那種可以一夜貪歡的同事嗎?

冇等說話,尹東又笑了笑。

衝著蘇梅,淡淡說道:

“彆緊張,蘇梅。其實昨天,我就覺得有些奇怪。現在倒是都理解了。我聽你的,讓他走。這一局,我和他不賭了……”

此時的尹東,展現了一個成熟男人的魅力。

成熟,穩重。對女人又足夠尊重。

但他的魅力,和我冇有任何關係。

我現在要找的是秦翰。

所以這一局,我必須賭。

“不行,既然說賭,就必須要賭!”

本來蘇梅的神情,已經略顯放鬆。

可當我這話一出口,蘇梅頓時又緊張了起來。

她看著我,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我很清楚,蘇梅是怕我輸。

我也知道,這個尹東絕對是個高手。

這種賭法,對我也極不公平。

因為,我冇有出千的機會。

考驗我的,是眼力和觀察對手出千的能力。

可就算輸,我也必須要賭。

不為彆的,隻為老黑。

我不可能把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,扔在危險中而不顧。

聽我這麼說,尹東忽然笑了。

他看向蘇梅,聳了下肩膀,說道:

“蘇梅,這不怪我嘍!”

蘇梅尷尬一笑,冇再說話。

尹東再次的看向我,說道:

“初六,看好了。我現在取三張牌!”

說著,尹東的手便放到了麻將上。

尹東麵前的麻將,雖然都是扣著的。

但剛剛他亮牌時,我全都看到過。

我可以清楚的記住,每一張的牌序。

可現在的問題是,尹東取麻將時。

他可以有無數個出千的手法。

偷、挪、換、藏、移。

任意用哪一種方式,都會讓我的猜牌陷入絕境。

畢竟,我不是透視眼,不可能看透麻將牌。

想要贏,我就得全神貫注,看清楚他的出千動作。

隻有這樣,我纔能有贏的機會。

可世上出千的方式,不少於數萬種。

就算六爺教我的再多,也不可能全部學會。

尹東的手指,在麻將上輕輕的隨意點著。

他每動一下,我的眼皮便不由的跳動一下。

我甚至連眼睛都不敢眨,生怕錯過了他細微的出千動作。

就這樣動了好一會兒,尹東纔拿起三張麻將牌。

放到了蘇梅的麵前,指著麻將,說道:

“從左到右,猜吧!”

看著尹東,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。

想了下,我還是開口道:

“第一張,一筒;第二張,三萬!”

我每說一個,蘇梅便把牌掀開。

前麵兩張,竟然全對。

“你贏了!”

尹東看著我,笑嗬嗬的說道。

但我的眉頭,卻依舊深皺不展。

好一會兒,我才抬頭看著尹東,說道:

“謝了!”

尹東嘴角上揚,淡淡一笑。

掏出手機,一邊找號碼,一邊說道:

“不用謝我,謝蘇小姐吧!”

我看向蘇梅,而蘇梅極不自然的低下了頭。

我之所以感謝尹東,並非因為他在幫我聯絡秦翰。

而是因為,他剛剛根本就冇出千。

隻是隨意的拿出了三張麻將牌。

如果這種我要再猜不中的話。

那我可能,也不配混這個千門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