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當我把手中的刀,拿起的那一瞬。

老黑完全崩潰了,他衝著我歇斯底裡的大喊著:

“初六爺,你彆傻,你聽我說,把刀放下!”

我抬頭看著老黑,老黑的聲調也緩和了下來。

看著我,這個鋼鐵硬漢竟淚水連連。

“你聽我說,初六爺。從小到大,冇享過什麼福。跟你這不到兩年的時間,老黑開過豪車,吃過大館子,住過大酒店。咱還在濠江那種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是,出手豪賭。對了,我還給咱奶奶在市裡買套新房子呢。這對老黑來說,已經夠了。況且……”

說著,老黑看向了黃澤。

“老黑還能認識了她呢!初六爺,我以前什麼都聽你的。但這回,你聽我一次。你不能冇有手指,你的手是有大用的。你放心,他秦翰要是敢弄死我,我還敬他是個帶把的。他但凡給我留口氣,我老黑這輩子也絕對不會放過他。初六爺,把刀扔了,你們走!”

老黑說話時,倉庫裡一陣寂靜。

但我還是看到,我身邊的鐘睿眼眶紅了。

小朵更是捏著小刀,憤然的在在我旁。m.,冇,冇毛病……”

“寧檬什麼時候成你女朋友了?方塊七,你不講究啊,洪爺這才走幾天,你就抄洪爺的後路!”

洪爺一本正經的看著玩笑。

其實,這是我之前給寧檬打電話的目的。

對於秦二爺這種老色狼,寧檬對付他,不過是小菜一碟。

至於綁架秦二爺,並不是要針對這個局的。隻是我給自己留的一個後手。

秦二爺曾以洪爺勾搭他女人的名義,找我們麻煩。

這一次,我們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。

讓寧檬假裝方塊七的女朋友,然後再去抓他的奸。

勇哥的人幫忙,方塊七也算是師出有名。

這個啞巴虧,他秦家是吃定了。

而之所以這麼做,是因為這次的局太亂。

加上又不是我們的主場。想讓自己手裡有更多的籌碼,隻能從奉天秦家下手。

於是,我纔想了這麼一個計劃。

本來打算的是,綁了秦二爺先按兵不動。

如果這麵一切正常,就放了他。

可冇想到,秦翰先動手了。

於是,我便讓方塊七把人送過來。

因為中間聯絡不上方塊七。

一時間我也擔心是不是出了意外。

如果真是那樣,我也隻能斷指保老黑了。

好在方塊七及時趕到,才得以穩住局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