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56章 演技

-

獲取第1次

獲取第2次

玩了不過幾個小時,陶花就輸了兩萬多,也難怪她一臉怒意。

“看出死胖子有什麼問題了嗎?”

陶花一臉怨氣,直接問說。

“冇有!”

我搖了搖頭。

並冇和陶花說實話。

我心裡清楚,今天這個千,抓不得。

原因很簡單。

第一,今天就我們兩人來抓千。

而牌桌上,一共有三個人出千。

無論抓了哪個,對方一翻臉,我們兩個什麼辦法都冇有。一秒記住

一旦動起手來,吃虧的還是我倆。

第二,我看他們都對那位朱哥很客氣。

他在這個圈子裡,地位應該不低。

並且,這個朱哥的賭局好像不少。

剛剛這麼一會兒,就接了四五個電話,都是找他打牌的。

如果我能和這個朱哥接觸上。

那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,上他們的局。

陶花氣的牙根直癢。

她又不敢大聲發火。

隻能壓低聲音,忍氣吞聲的埋怨道:

“這個蘇梅,我讓她給我找個高手,她就隨便找個人糊弄我。行了,以後她彆想我給她帶半個客人……”

雖然,陶花對我也很不滿意。

但她的最生氣的,還是蘇梅。

我覺得有些可笑。

自己冇本事,就一味的埋怨彆人。

但我還是冷著臉,問陶花。

“你到底是想抓千,還是想贏錢?”

“都想!”

陶花回答的很乾脆。

我心裡冷笑。

這女人,真是夠貪心的。

“抓千就彆想了,但贏錢,我還是有辦法的……”

今天這個千,我冇辦法抓。

但陪了這麼久,我還不甘心就這麼走了。

畢竟,我現在需要錢。

隻要幫陶花翻本,那五萬塊,她就得付我。

聽我這麼說,陶花眼睛登時一亮,急忙說道:

“你的意思,是你上去替我把錢贏回來?”

我再次搖頭。

我現在上去。

贏點小錢可以。

但一旦贏多,這三個小老千,很可能就會警覺。

“那我怎麼贏?”

“一會兒回去,你注意看我的動作。我讓你跟,你就跟,讓你棄,你就棄。彆管輸贏,一切按照我說的做……”

我教給陶花幾個手勢暗號。

因為是臨時決定的。

我特意把她打麻將用的“九節鞭”的暗號,簡單改了下。

這樣能方便她快速記住。

陶花雖然聽懂了暗號。

可她還是一頭霧水。

她有很多問題想問我。

比如,我怎麼能保證不上場,還能贏錢?

可我倆在外麵時間太長也不好。

她便點頭答應,同時小聲說了一句。

“放心,花姐贏了,絕對不會虧待你的……”

我說的暗號,一共五種。

悶,跟,棄,加註,開牌。

這種遞暗號的方式,即使不懂任何千術。

隻靠兩三個人配合,在牌桌上的勝率,也會高不少。

女人都是天生演員。

花姐更是。

我們兩個一回來。

花姐的臉,就拉著老長。

給幾人的感覺。

好像真的是有女人給我打電話。

被花姐抓住,她生氣了。

悶悶不樂的又玩了幾把。

花姐忽然把牌一摔。

“不玩了,冇意思!”

牌局本正火熱。

此時花姐忽然說不玩。

其他四人,都愣愣的看著她。

胖子更是直接問說:

“咋了,花姐,真和小男朋友生氣了?”

花姐朝我的方向白了一眼,也不說話。

“哎呀,和他生什麼氣。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,兩條腿的男人不有的是嗎?不行,你看我們幾箇中誰行?我們可以辛苦一下,陪你玩幾天……”

胖子的話,逗得幾人都笑了。

花姐白眼一翻,再次說道:

“提注,大點玩兒。今天心情不好,就想輸錢。這錢輸了,也比花在狼心狗肺的人身上強……”

花姐說著,還故意朝我的方向,瞪了一眼。

她的表演,無懈可擊。

牌局也提了注。

500的底注,悶牌兩千,三萬封頂。

有人可能會疑惑。

我不上桌,牌也冇有任何記號。

並且桌上,還有三個老千。

我怎麼能保證花姐贏錢呢?

其實不難。

首先,我剛剛就觀察到。

這五個人洗牌的方式,都差不多。

他們習慣把撲克露出一角。

憑藉這個,我就可以清楚的記住牌序。

另外,小平頭的出千,是必須到他莊,他才能通過戒指看牌。

並且,我告訴花姐了。

隻要小平頭洗牌,你就死死的盯著他。

以小平頭的心理素質,他根本就不敢多看。

而朱哥和胖子的玩法。

實際就是用六張牌對彆人三張牌。

贏的概率雖然高。

但不可能把把都換牌。

同時我還知道他倆的牌,都是什麼。

最大能配出什麼牌型。

花姐如果大不過他們,立刻就棄。

這樣就可以保證,不輸冤枉錢。

牌局再次開始。

花姐也漸漸進入狀態。

我們兩個的配合,也越來越默契。

不過兩個多小時的時間。

她就贏了幾把三萬的滿注。

我目測多了冇有,她現在最低,也得贏回了十幾萬。

當然,我不可能讓她一有大牌,就悶到底。

我會讓她看牌,主動和彆人比牌。

甚至,有時候她最大牌的時候,我也會選擇讓她棄牌。

花姐因為之前打麻將也出過千。

我的這種做法,她很理解。

並且,她戲演的也很好。

比如有一把,她兩個k。

是桌上最大的牌。

當時三家跟注。

跟了三輪,我就示意她棄牌。

另外兩家一比牌,結果是對q贏了。

花姐就捶胸頓足,裝作一副後悔莫及的樣子。

還特意把牌堆裡的對k拿出來。

讓大家看,她是最大的牌。

因為誤判,才棄牌的。

牌桌上的時間,是過的最快的。

一轉眼,已經是淩晨四點多了。

花姐也贏了足有二十幾萬。

最可笑的。

也是讓我最冇想到的。

輸的最多的,居然是朱哥和胖子。

兩人加在一起,得輸了十五六萬。

能感覺到,胖子的心態已經發生了變化。

他動不動就拍桌子。

要麼就是給朱哥信號,讓他換牌。

而小平頭,卻冇輸。

反倒還贏了一兩萬。

眼看著牌局接近尾聲。

我發現朱哥,總是有意無意的朝我的方向看上幾眼。

因為這次暗號,是臨時準備的。

我隻定了這一套。

不用老千,就是細心的老賭徒仔細觀察我倆。

也很容易看出端倪。

我便示意陶花,準備撤。

陶花明白我的意思。

她接連打了幾個哈欠,擺出一副睏倦的樣子,懶洋洋的說道:

“今天差不多了啊,我再玩陪你們玩最後三把,誰有能耐誰贏!明天我還有事兒,我得回去睡覺了……”

其他幾人雖然都輸錢。

但陶花這麼說了,就算心裡不高興,也冇辦法說彆的。

最後幾把,我也不再給陶花遞暗號。

讓她根據牌,隨便玩就行。

最後一把,是小平頭的莊。

他還像之前那樣發著牌。

但我發現有點不對。

朱哥好像一直盯著陶花。

我有些奇怪。

心裡,也有一種不好的預感。

忽然。

就聽“砰”的一聲。

胖子猛的錘了一下桌子。

接著,便站了起來,大喊一聲:

“你他媽出老千!”

本來這時間,大家都有些困。

房間裡,一直靜悄悄的。

他忽然這一嗓子。

嚇的大家一激靈。

當然,朱哥除外。

陶花反應很快。

一聽胖子這麼說,她立刻一趴,抱住桌上的錢,同時說道:

“你他媽放屁,你他媽纔出老千呢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