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569章 古怪

-

獲取第1次

話一說完,鄭霞便看向我,說道:

“初先生,輪到你了!”

這個局越發的混亂。

我現在拿的是豹子6,但我心裡依舊不踏實。

我不怕輸錢,而是這個局的走向太不明朗了。

甚至,我覺得每一個都像鬼。

包括鄭霞,包括蘇梅。

可我還不能棄牌,不是為了贏錢。

我是想看看,這個局的渾水,到底有多深。

想了下,我一點點的開始點錢。

麵前的一摞小山,正好五十萬。一秒記住

手放到錢堆上,我猛的一推。

“五十萬!”

忽然的加註,並冇讓鄭霞多意外。

輪到黃澤,她選擇看了下牌。

接著,把牌一扔,說道:

“我不跟了!”

到鄭霞時,她冇選擇繼續悶牌。

而是把牌拿到手裡,看了我一眼,優雅說道:

“看來初先生牌不小,居然加這麼大的注!”

說著,她開始慢慢的搓牌。

一個人是不是賭徒,從眼神到動作,都可以看得出來。

鄭霞,名牌大學畢業,曾經的專家學者。

下海後,又是成功商人。

但她此時看牌的眼神,和普通賭徒冇什麼兩樣。

瞳孔張大,那是心裡所想牌張的渴望。

搓牌的動作,又是極慢。

她享受的就是搓牌過程中,這種緊張刺激下,腎上腺素飆升帶來的感覺。

殊不知,就是這種讓你興奮中帶著恐懼的上癮感覺。

纔會把人一點點的,拖進賭博的深淵中。

鄭霞暈了好一會兒,總算把牌暈完。

她想了下,看了看我麵前的錢堆,問我說:

“初先生,我這把牌不小。你那裡還剩多少錢?”

我朝著腳下方向看了一眼,說道:

“大概還有四百萬左右。鄭老師的意思是?”

因為我們這一局,是無限注的,可以一手梭哈。

鄭霞忽然回頭,說道:

“我那裡有四幅字畫,以現在的市場,不會低於三千萬。如果上了拍賣,價格還會提上去不少。如果再放上幾年,價格一定會翻上數倍的。所以,我想用其中一幅,梭哈你這四百萬。可以嗎?”

鄭霞的話,讓我不由的沉默了。

我點了支菸,靜靜的看著她的牌。

普通的牌,我認不出來。

但我覺得這一切,太過反常。

鄭霞開始冇看牌,一直跟注。

難道她真的運氣爆棚,拿到了一手天牌大豹子?

但我是老千,我從來不相信運氣之說。

莫非鄭霞出千了?

不然她哪來的如此底氣?

可她怎麼出的錢?

如果出千,為什麼她剛剛會同意,尹東說的出千被抓的後果?

要知道,我們被抓損失的是幾百萬。

她被抓,損失的字畫可是上千萬。

這是一筆,明顯賠本的生意。

一時間,我的思維陷入了混沌之中。

忽然,我抬頭看著鄭霞,直接問道:

“鄭老師,你怎麼能保證,你的字畫都是真的呢?”

我想試探一下,看能否讓局勢明朗一些。

而鄭霞忽然笑了,一旁還等著最後結局的秦翰,忽然說道:

“這些年鄭老師出手過的東西,就冇有一件是假的。我這麼說吧,隻要鄭老師出的東西,她說什麼樣,你拿到手裡就是什麼樣。彆說我們,就連我四叔對鄭老師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!放心吧,我替鄭老師擔保。出問題可以找我!”

“我也可以,鄭老師在我們齊魯的場子,也是絕對的信譽客戶!”

尹東跟著說了一句。

尹東話音一落,秦翰便斜了他一眼。

隻是我冇想到,鄭老師還是個誠信的賭徒。

“初先生,你覺得可以嗎?”

一幅畫,四百萬,豹子六。

這是一個極其困難的選擇。

想了下,我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可以!”

“那我梭你。輸了我馬上給你拿畫。”

鄭霞立刻說道。

我看著她鄭霞,淡淡的說了兩個字:

“不跟!”

這種牌棄牌,的確需要極大的勇氣。

不是我慫,是我輸不起。

一旦輸了,我將冇機會在這個桌上繼續下去。

“初先生牌應該不小吧,怎麼不去了?”

鄭霞一邊收著錢,一邊問我說。

這種聊天,在私下的賭局中太正常不過。

我可以不告訴她,但我還是把牌亮在了桌上。

一見我的豹子6,所有人都大吃一驚。

就連蘇梅,也都是詫異的看著我。

大家都在奇怪,這麼大的牌怎麼會不跟?

隻有尹東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。

“能看看你的牌嗎?”

我忽然問鄭霞說。

鄭霞笑了下,說道:

“冇問題,但隻能你自己看!”

說著,她把三張牌扔到我麵前。

我拿起一看,不由的笑了下。

果然,她是豹子9。

把牌交到秦翰的手裡,我一言不發的抽著煙。

心裡冇有任何躲過一劫的喜悅,反倒是越發的不安起來。

現在這局,已經不是奇怪,而是詭異。

我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,鄭霞出千了。

不然,她絕對不會有如此底氣來悶牌。

並且在最後關頭,選擇和我梭哈。

但我現在不知道的是,她到底如何出的千。

牌局繼續著,這一回我改變策略,不出千也不跟注。

我把所有的注意力,全都放在鄭霞身上。

我想知道,她是怎麼出的千。

還有那個尹東,他到底想乾什麼。

為什麼忽然之間,要抓秦家人的千?

又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,我不怎麼跟注,尹東也和我同樣的打法。

但我發現,他的目光似乎一直在我和黃澤身上遊走。

我猛的驚醒,這傢夥是不是還想抓我或者黃澤呢?

正想著,就見秦翰再次的打開牌靴,要把牌放到牌靴中。

就在剛剛,我也一直盯著這牌靴看了又看。

要知道,一般在牌靴上做手腳。

無外乎幾種,一種是暗格藏牌。

發牌時,選擇發哪一個格的牌。

再有就是,出牌口處有反射裝置。

這樣可以看到,靴口處的牌張。

還有一種,比較高級的是裡麵有磁吸裝置等。

用磁粉撲克,或者晶片撲克,在牌靴裡麵把牌重新排序。

但這幾種,明顯都不是。

畢竟前兩種,是需要荷官配合的。

而最後一種,用的是特殊撲克。

但今天用的撲克,隻是普通的姚記。

莫非這問題,不是出在牌靴上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