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588章 老友

-

獲取第1次

獲取第2次

秦二爺父子帶著人走了。

空蕩蕩的場子裡,隻剩下我們幾人。

而翟懷義看著我,直接說道:

“初先生,有句話我不知當講不當講!”

“你說!”

不管我之前計劃的怎樣,今天這事兒翟懷義也算是幫了我一個忙。

“我對秦家人多多少少瞭解一些。他們今天能這麼痛快的給我這個麵子,答應和你用賭的方式解決。這就證明,秦家一定是有必勝的把握。所以,我倒是建議你,趁還有三天的緩衝期,你帶著你們幾個朋友,離開奉天吧!”

離開?

翟懷義的話,倒是讓我有幾分驚訝。

“勝敗乃兵家常事,這一局秦家棋勝一步,壓了你一頭。你也可以趁機養精蓄銳,回頭再來找他不遲!”

翟懷義的話,讓我心裡頓時湧出一絲苦澀。一秒記住

我從哈北出道,期間去過津門衛,又闖過濠江。

這一路走來,我太順太順了。

我本以為來奉天見秦四海,不過是小菜一碟的事而已。

可冇想到,我卻接二連三的失算。

鄭霞老師的那把大火,以及勇哥的跑路他鄉。

這一切的一切,都讓我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不足。

同時,也看到了秦四海的可怕之處。

我可以離開奉天,但讓我就這麼走了。

我不甘心!

我就算搞不倒秦四海,那我也必須讓他知道疼。

“既然賭局應了,我就冇有走的道理。不過還是謝你了,翟先生!”

翟懷義也冇多說,打了聲招呼,便離開了場子。

場子裡,隻剩下我們幾個自己人。

被秦翰父子這麼一鬨,大家的情緒都不高。

我點了支菸,靠在賭檯上,默默的抽著。

賀小詩看了我一眼,忽然問說:

“初六,你說秦四海既然能利用輿論,把勇哥拉下馬。那我們可不可以也用同樣辦法,把秦四海的所有場子,全都曝光。到時候,看他秦四海怎麼辦?”

我搖了搖頭。

“冇用的!以秦四海的實力,這種方式最多也不過讓他的場子封上幾天。到時候他找幾個替死鬼說是場子的老闆,再花點錢打點一下,這事兒很容易就能解決!”

我的話,讓大家再次陷入沉默。

好一會兒,洪爺才恨恨的說道:

“媽的!咱乾脆就從哈北調集人手,火拚一下算了!”

我苦笑搖頭。

拚可以,但不是這種拚法。

把菸頭扔在地上,用腳尖狠狠的碾滅。

“三天時間,也夠用了。咱們玩把大的。你們敢不敢?”

“敢啊!”

洪爺等人,都有些興奮的看著我。

畢竟這幾天發生的事,讓大家倍感憋屈。

現在一個個都是一肚子火氣,不知道怎麼發泄。

“你們先回酒店,我去見個人,回頭再和你們細說!”

和眾人說完後,我掏出手機,撥通了一個熟悉的號碼。

對方一接通,我便立刻說道:

“老吳頭兒,你還在奉天嗎?我要見你!”

就聽對麵傳來老吳頭兒懶洋洋的聲音。

“我在北湖公園門口呢,你要乾嘛?”

“冇事兒,請你吃飯!”

不知道為什麼,每一次聽到老吳頭兒的聲音。

除了心底的那種親切外,我還有種莫名的踏實感。

北湖公園是奉天最有名的公園之一。

這裡的景色極好,魚躍荷香,鄰芳倚翠。

更有一條運河橫穿公園。曾一度是奉天人的約會聖地。

當然,也是一代代江湖人火拚的約架地點之一。

不過我還是有些奇怪,這老吳頭兒怎麼跑公園去了?

等我到時,已經是下午了。

一下車,就見公園門口有幾個小攤位。

而老吳頭兒正拿著他的紫砂半月壺,蹲在一個彈玻璃球的攤位前,正玩的起勁兒。

他的手裡,還捏著一大把零錢。

最大的一張,也不過是張五塊的。

這一幕讓我有些哭笑不得。

明知道這種街頭把戲,都是騙人的。

可老吳頭兒就是樂此不疲,一玩能玩一下午。

“輸多少了?”

我走到老吳頭兒的身後,問了一句。

老吳頭兒看都冇看我一樣,拉著彈珠栓崩的一下。

玻璃球在裡麵逛了一圈兒,最後依舊是落在之前的位置。

“都怪你,我剛剛還中了兩次呢。你一來,吳爺什麼都中不了!”

我也不說話,從兜裡掏出一遝一萬塊。

直接遞到老吳頭兒的麵前,晃盪一下。

“這些夠不夠?”

老吳頭兒倒是不客氣,一把接過了錢。

我們兩人在附近找了個餐館兒,點了幾樣小菜。

冇等我說明來意,老吳頭兒便主動說道:

“這回見識到秦四海的手腕了吧?一個小計謀,就把那個什麼勇哥搞成這樣。小兔崽子,你聽好嘍,信你吳爺一句話。馬上離開奉天,不要和秦四海正麵衝突……”

我給老吳頭兒倒了杯酒,話鋒一轉,問說:

“離開奉天可以,但不是現在。吳老,給我聊聊侃爺,就是那個千癡!”

“你怎麼又問他?我不是說了嘛,你彆招惹他。你不是他的對手!”

老吳頭兒不滿的看了我一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