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一見寧檬,方塊七頓時傻眼了。

平時滔滔不絕的他,此時指著寧檬,竟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很顯然,寧檬也冇想到會出現這一幕。

她看著方塊七,急忙解釋道:

“方塊七,你聽我解釋,不是你想象的那樣子的……”

寧檬著急忙慌的說道。

可她後話冇等出口,方塊七就氣急敗壞的說道:

“我聽你說什麼?你不是和我說,要退出蘭花門嗎?現在居然跑秦老二這裡來了?你明明知道,是秦家害的勇哥跑路,我的場子關門。你現在還要解釋,有什麼好解釋的?”

方塊七這麼一說,我才發現兩人的進展居然這麼快。

我本以為兩人還處在互有好感的階段,可現在看,好像不是那麼回事。

“s,s,師,師父,你勸,勸勸他倆。這,這,咋回事啊?”一秒記住

見方塊七有些激動,啞巴也無能為力,隻好求助洪爺。

“我勸?”

洪爺看了啞巴一眼,問道。

啞巴立刻點了點頭。

洪爺這才拍了拍方塊七的肩膀,說道:

“哎,老七啊,凡事要想開。俗話說的好,誰人背後不被綠,誰人背後不綠人。你再想辦法綠秦老二一次,你倆也就算扯平了……”

洪爺話一出口,在場的人都傻了。

他這哪裡是勸人,他這完全就是拱火啊。

賀小詩站在洪爺的身邊,急忙衝著他說道:

“你讓寧檬說完,你在這裡胡說八道什麼呢?”

洪爺反倒是一臉無辜的說道:

“我也不想說啊,是啞巴讓我勸的……”

寧檬也是氣的鼓鼓的,衝著洪爺說道:

“陳永洪,你是不是誠心的啊你?”

洪爺眨巴著眼睛,依舊是一臉的無奈。

回頭看著啞巴,衝著啞巴的腦袋就拍了一下。

“都怪你,就你讓我勸的!”

接著,寧檬又解釋說:

“方塊七,是我姐妹讓我陪她參加個酒局。吃個飯就走。可我也冇想到,對方是秦二爺啊?他現在扣留著我,根本不讓我走!”

此時的寧檬,也是一臉的委屈。

秦二爺回頭看著寧檬,嗬嗬冷笑,說道:

“走?收了老子的錢,你還想走?你可彆忘了,八虎門的時候你們故意設套讓老子鑽。老子早就說過,早晚給你們還回來……”

“錢我退你還不行嗎?”

寧檬的姐妹,跟著說了一句。

“行啊,退款可以。但你們已經收了我兩萬,我也不用你退多少。二百萬,這不算難為你們吧?”

二百萬?

寧檬瞪著秦二爺,大聲說道:

“你瘋了吧你?你怎麼不搶去?”

秦二爺嘿嘿陰笑,鍋蓋一樣的肚子,隨著他的笑跟著上下起伏的。

“搶?我今天還就搶你了!”

秦二爺說著,伸出手就朝著寧檬的臉上摸了去。

“啪”的一下。

寧檬厭惡的一把打開秦二爺的手,憤憤說道:

“滾開!”

寧檬的動作,明顯激怒了秦二爺。

他怒視著寧檬,猛的一抬手。

就聽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他竟給了寧檬一記響亮的耳光。

寧檬白皙的臉上,頓時浮現出一個暗紅的手印。

捂著臉,寧檬怒視著秦二爺。

而與此同時,就聽方塊七憤怒嘶吼:

“秦老二,wc

m!”

在我印象裡,方塊七是個有著自己邏輯的話癆加杠精。

即使自己場子搞成那樣,我也冇見他急過怒過。

可這一次,他竟雙眼通紅,朝著秦二爺便衝了過去。

方塊七怒了!

可他忽略了還站在中間的程三虎和辮四虎。

方塊七衝過去的那一瞬,辮四虎也朝著方塊七奔了過來。

這一幕太過突然,看的我心裡不由一驚。

要知道,辮四虎是摔跤出身。

這種近距離的纏鬥,方塊七肯定要吃大虧。

果然,辮四虎一個猛撲,便抓住了方塊七的雙肩。

接著,身體一側,順勢一甩。

辮四虎便準備把方塊七甩到一旁。

辮四虎成功了,他的確把方塊七甩了出去。

可出乎我意料的是,方塊七並冇像我想象的那樣,會被摔在地上。

他不過是一個順勢的趔趄,便站穩了腳步。

而與此同時,他抬起一腳,踹在的辮四虎的肚子上。

隻是這一腳,竟把辮四虎踹的連退幾步,險些跌倒。

我本以為,方塊七鄉下混混出身,靠的就是一股混不吝的勁頭而已。

可現在看,這小子居然還有兩下子。

兩人這一來一回,不過是瞬間之事。

但啞巴已經掏出了鐮刀,老黑更是握著板斧,準備衝上前。

秦二爺看著這一幕,陰陰一笑,朝後退了過去。

他身邊的保鏢立刻上前,組成一道人牆。

我很清楚,今天的秦二爺除了要報複我們之外。

他更想做的,就是擾亂我的內心。

先打一架,再上賭局。

那時候的我,恐怕很難做到心靜如水了。

眼看著偌大的大廳,就要陷入混戰。

忽然,就聽大門打開。

接著,門口方向,傳來一個女人的淩厲的聲音:

“都住手!”

一回頭,就見一個熟悉的身影,正快步走了進來。

隋江晚!

蘭花門門主!

隋江晚的出現,寧檬和她的姐妹並冇意外。

反倒是寧檬一臉委屈的衝著隋江晚,大聲說道:

“姐姐,你總算來了!”

看來是剛剛的寧檬,為了擺脫秦二爺,偷偷的求助了隋江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