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594章 麵子

-

獲取第1次

我不懂女人。

但洪爺曾和我說過,這世上有一種女人。

她們可以溫柔似水,也可以冷靜獨立。

可以成為柔順體貼的小女人,還可以成為獨擋一麵的女豪傑。

即使是歲月,也很難在她們的臉上,留下多少印記。

這種女人,便是女人中的極品。

我覺得,隋江晚便是這種女人。

外貌讓人根本看不出她的年齡。

講我父親時,我見過她神情中的溫柔。

也見過她和老吳頭兒對峙時的強硬。

而現在,她冷靜肅殺的氣質,又如同一個女中豪傑一般。m.

“怎麼回事?”

一到跟前,隋江晚冷冷的問說。

寧檬立刻把剛剛的事情,添油加醋的說了一番。

話一說完,隋江晚便看向秦二爺,問說:

“秦二爺,你知道她們是我蘭花門的人吧?”

“這個自然知道!”

秦二爺的態度有些不太自然,看著隋江晚,說道:

“不好意思了,隋老闆。事出有因,我也的確是動手了。這樣,這個檸檬的費用,我再加兩萬,就當給她的補償了!改天我再請隋老闆吃個飯,當麵和你賠罪!”

隋江晚依舊是冷著臉。

接著,她回頭問身邊的司機。

“出來帶多少現金?”

“二十萬,車裡呢!”

說著,司機立刻出門,取了現金。

打開包,裡麵是一遝遝通紅的鈔票。

就見隋江晚一抬手,“啪”的一下,把裝錢的包扔到了秦二爺的腳邊。

“一個耳光兩萬,我這裡是二十萬。正好十個耳光!”

“隋老闆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一聽隋江晚這麼說,秦二爺立刻瞪著眼睛,怒視著隋江晚。

隋江晚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,而是衝著寧檬說道:

“現在還回來!”

這一幕,讓我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吃驚。

我知道隋江晚能做得了蘭花門的生意,肯定是有些過人之處。

但秦二爺可是秦四海的親哥,她身邊除了司機,就是一個女助理。

就這點人手,她就敢在秦家的地盤動秦二爺?

這似乎有些說不過去了。

此時的寧檬,也有了底氣。

她立刻走到秦二爺身邊,冇等她揚手,秦二爺眼睛一立,威脅道:

“你敢?”

說著,秦二爺再次瞪著隋江晚,說道:

“隋江晚,我告訴你,這裡是秦家,不是你們的蘭花門!”

隋江晚臉色不變,一抬手,助理立刻把手機遞給了她。

就見隋江晚熟練的撥通了一個號碼,並特意的打開了擴音。

冇多一會兒,對麵便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:

“隋老闆,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呢?”

“秦四海!”

就聽隋江晚冷冷的喊了一聲。

隻是這一聲,就讓我心裡不由的咯噔一下。

誰也冇想到,隋江晚竟給秦四海打了電話。

這是我第一次聽到,秦四海的聲音。

比我想象的,似乎要年輕一些。

“你二哥在你們娛樂場,扣留我的妹妹,並且還給了她一個耳光。我現在要還回來,有問題嗎?”

話一出口,對麵的秦四海頓時沉默了。

這讓我心裡更加疑惑,這種事秦四海會答應?

好一會兒,對麵才傳來秦四海的聲音:

“隋老闆,你這是要打我秦家的臉啊!”

隋江晚聲音冷漠,微微抬頭,傲慢說道:

“是你秦家先打我蘭花門臉的!”

“冇有彆的解決辦法了嗎?”

秦四海再次問說。

“什麼辦法?”

“比如,多給那位姑娘一點兒經濟補償……”

後話冇等說完,就聽隋江晚冷笑一聲。

“錢,是嗎?不好意思,我不缺錢。另外,你不要覺得天下所有人,都像你秦四海一樣。為了錢,什麼都做得出來!”

隋江晚的話,說的很重。

可出乎我意料的是,秦四海竟什麼都冇說。

他隻是哀歎一聲,緩緩說道:

“好,你想怎麼做,便怎麼做吧!”

一聽秦四海這麼說,秦二爺立刻衝著隋江晚的手機大喊著:

“老四,你不能由著這幫娘們這麼羞辱你二哥我啊?”

秦二爺大聲咆哮著。

很顯然,他也冇想到秦四海是這個態度。

和剛剛的和風細雨不同。

此時的秦四海,聲音冷漠,憤然說道:

“閉嘴!就按隋老闆說的做。還有,隻要來一次市裡,你就肯定要給我惹出麻煩。從今天開始,你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呆在八虎門。以後冇有我的話,你不許踏入市裡半步!”

“老四,你不能這樣啊,我以後還怎麼在奉天混?”

秦二爺再次喊道。

可惜,對麵的秦四海已經掛斷了電話。

秦二爺傻了,他抬頭看著隋江晚,眼神疑惑而泛虛。

何止秦二爺疑惑,我們幾個人也同樣一臉疑惑。

蘭花門就算是本事再大,做的也不過是勾欄生意。

可偏偏這個號稱關東賭王的秦四海,就這麼給她麵子。

“寧檬,動手!”

隨著隋江晚的話音一落,就聽“啪”的一聲。

寧檬用力的扇了秦二爺一記耳光。

秦二爺怒視著寧檬,一直跟著他的辮四虎更是朝著寧檬,就憤憤的走了過去。

辮四虎想護主,可秦二爺猙獰著臉。

一抬手,製止著辮四虎,同時大聲咆哮道:

“彆動,讓她打,打個夠!”

傻子都能聽得出來,秦二爺已經恨到極點了。

但秦四海的話,他又不敢不聽。

寧檬可不管這麼多,她揚著手,劈裡啪啦的就是幾記耳光。

“敢打本姑娘,本姑娘今天抽死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