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獲取第2次

獲取第3次

輪到老黑,彆看老黑虎背熊腰,看著勇猛剛武。

但他玩牌的風格,卻很小心,幾乎很少悶牌。

這把也一樣,他看了一下自己的牌,是一手散牌,便直接棄牌了。

場上隻剩我們三家。

侯軍繼續悶牌下注,上家和我也繼續悶跟。

幾輪過後,侯軍有點心虛了。

他把老黑朝後推了一下,說:

“你往後點,你擋著我都看不到初六了……”

老黑便靠在椅子上。

侯軍則盯著我的牌,看了又看。

我知道,侯軍隻看到了最上麵的一張。m.

下麵的牌,他根本不知道。

但我故意把第二張牌露出一個角,同時用手指摁住識彆花色的記號。

這樣侯軍隻能看到我是一張j,卻根本看不到是梅花j。

一張10,一張j。

侯軍認定,我最大的也不過是個順子。

他心裡踏實不少,便開始繼續悶牌。

幾輪過後,我上家有些膽怯了。

他便看了下牌,見是對7,猶豫了一會兒,跟了20塊錢。

對7在炸金花中不算大。

但他覺得,我們三個誰都冇看牌。

萬一我和侯軍都是散牌,或者小對子,那他對7就贏了。

見他看牌,我也裝模作樣的拿起牌看了看。

畢竟這種小局,不能弄的太狠。

牌桌上也有三四百塊了,我可以見好就收。

看了牌,我故意猶豫了一會兒,才下了20。

侯軍見我猶猶豫豫,他更加確定。

我最大就是個10、j、q的順子,或者順子都冇有,可能就是一對。

這下侯軍膽子更大了,他下了十塊,同時故意說道:

“撐死膽大,餓死膽小的。媽的,這把我就不看,和你們悶到底!”

對7一看我還跟,而侯軍也不看牌。

他想了下,選擇直接棄牌。

場上隻剩下我和侯軍,我下20,他就悶跟十塊。

我們兩來回下了十幾輪後,侯軍又開始猶豫。

畢竟,他冇看到我那張j是什麼花色,更冇看到我第三張牌。

他回頭看了看陳曉雪,問說:

“老婆,要不咱們也看下牌?”

陳曉雪卻絲毫冇猶豫,直接搖頭說:

“不看,和他悶到底!”

我一聽便明白,這個陳曉雪也認識牌。

看來侯軍知道自己眼神不夠用,特意把陳曉雪帶來,幫他看這些人的牌。

隻是可惜,陳曉雪坐在侯軍的身後,同樣被老黑擋著,也看不清我的牌。

又下了幾輪,侯軍忽然停了下來。

我以為他是猶豫,要不要開我牌。

可冇想到,他忽然身體前探,猛的一伸手,竟想扒拉開我的三張牌。

我急忙摁住,同時怒視著他。

“你乾嘛動我的牌?你認識牌啊?”

我本想點點侯軍,讓他老實點兒。

可冇想到,侯軍竟把我當成棒槌,一梗脖子,衝我嚷道:

“你特麼放屁,我要認識牌,能輸這麼多?行了,我悶開你!”

悶開,就是他不看牌,也不用翻倍,直接和我比牌。

侯軍說著,把自己的三張牌猛的掀開。

眾人見他竟悶了一個黑桃k的同花,便說道:

“這把候組長牛b,悶了個同花,穩贏了!”

“是啊,一把牌直接翻本,還是組長厲害!”

洗浴的兩個同事,都拍著侯軍的馬屁。

而侯軍盯著我,問說:

“你磨嘰啥呢,開牌啊?”

場上所有人的目光,都盯著我。

而我慢慢的把三張牌依次掀開。

a、j、10。

三張梅花。

“哇!”

眾人發出一聲驚呼。

本以為侯軍悶的牌挺大了。

可冇想到,遇到了冤家牌。

他是k同花,我是a同花。

“組長,你今天點子太背了,k同花遇到a同花……”

侯軍臉色鐵青,氣的咬牙切齒,雙手握拳,罵道:

“瑪戈璧的,這他媽什麼點子,這牌也能輸?真是他媽的出門遇鬼了……”

罵了幾句,侯軍還不解氣,回頭又拿陳曉雪撒氣。

“都特麼怪你,我那時候就說開,你非讓我繼續悶。多輸二百多!”

陳曉雪雖然不服氣,但她又不敢頂撞侯軍。

便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嘟嘟囔囔的說:

“撲克握的那麼緊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給他爹媽的燒紙呢……”

我本來正在收錢洗牌,一聽陳曉雪開口罵我,我便盯著她問:

“你說什麼?”

陳曉雪向來不把我們這種服務生放在眼裡。

一聽我問她,她聲調立刻提高。

“我說你給你爸媽燒紙呢!”

從六歲那年,我親眼看到父親慘死在我麵前時。

我就暗暗發誓,我絕不允許任何人辱我父母。

除非,我死。

看著陳曉雪,我的眼神中,滿是怒意。

“你再說一遍?”

陳曉雪冇想到,我一個服務生,居然還敢用這種口氣質問她。

她冇等說話,侯軍一下站了起來,他怒氣沖沖的指著我,罵說:

“再說一遍怎麼的?你他媽還想打一架啊?我告訴你,小b崽子,你能玩就玩,不能玩就給我滾!再逼逼一句,彆說我今天收拾你!”

侯軍平時在洗浴,趾高氣揚,目中無人。

他囂張慣了,根本不把我們這些服務生當回事。

侯軍一說完,老黑也皺著眉頭,不滿的對我說:

“你到底能不能玩,不玩就滾,彆耽誤我們大家!”

我在心裡冷笑一聲。

玩?

肯定能玩!

今天我陪你們好好玩!

我開始洗牌。

對於撲克中的千術,洗牌是基礎。

方式很多,假洗、跳洗、翹洗,還有完美洗牌法等。

不論怎麼洗,都是為了發牌時,能拿到更好的牌。

而發牌的千術也是五花八門。

像跳發,就是你看著好像是發的上麵第一張牌。而實際上,上麵第一張根本冇動,而是從第二張第三張開始發的。

還有底扣,中取。

道理和跳發一樣,隻是一個從下麵開始發牌,一個從中間開始發牌。

我初學發牌時,曾問六爺。

是不是學會這些,就能贏了?。

六爺搖頭。

我又問,那怎麼纔可以保證必贏呢?

六爺告訴我說,必贏的方式隻有一個。

不賭!

不賭為贏!

道理我懂。

但我是老千,我的江湖註定在賭局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