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607章 順暢

-

獲取第1次

等我到時,已經是晚上八點多。

旁邊的店鋪,都已經關了門。

隻有麗舍書屋的招牌,還閃爍著霓虹燈。

推門進去,一股墨香撲鼻。

在一排排的書架旁,穿著馬甲襯衫,叼著菸鬥的楊晰茗,正拿著一本外文書,低頭看著。

見我進來,他便忙放下了書,上前和我握了手。

寒暄幾句後,我坐到沙發上,開門見山的問說:

“楊先生,有什麼事,你就直說吧!”

楊晰茗坐在辦公桌前,從抽屜裡拿出一張信紙,遞給我說:

“來,你看看這個!”

拿過信紙一看,我便不由的愣了下。m.

因為這信紙上麵的落款,竟然是旅大鄭霞老師的。

我掃了兩眼,楊晰茗也直接和我說道:

“這是一封定時郵件,兩天前才發現,剛剛列印出來的……”

我微微點頭,看著上麵的內容。

“晰茗,見字如晤。想這世上,我所能信得過的人,不過二三而已。你我雖已離婚,但你是其中之一。去信隻為一事相求。我半生沉迷考古,半生沉溺賭博。自知被賭所害,萬難自拔。準備效仿千門人士,做一局。局成,我或許還有一絲存活機會。局敗,我便也會自絕於世!”

看到這裡,我的腦海中便浮現出,鄭霞老師於火海中的那一幕。

“你也知道,外界傳言我手裡有四幅傳世古畫,價值連城。但實際傳言不實,所謂四幅,隻是一副。但卻由唐寅、沈周、文徵明、仇英‘吳門四家’合作完成。其中沈周與仇英作畫,文徵明題跋,唐寅題詩。另外,上麵有清三代帝王收藏私印。說一句價值連城,一點都不為過!隻是可惜,這幅畫並未在我手裡……”

一看這話,我心裡不由苦笑。

當日在旅大,所有人費儘心思都想得到的畫。

結果,卻並冇在鄭霞的手裡。

“去年巴蜀之行,我因賭癮發作,難以控製。便將這幅畫以一千萬的價格,抵押給乾坤盛世典當行。如果我這次做局成功,我便親自贖回此畫。如果失敗,就麻煩你幫我贖回這幅畫。另外,幫我找一位叫梅洛的人。把這畫賣給他。以我對梅洛的瞭解,他最低也要出價三千萬以上。當然,這幅畫上拍賣肯定價格更高。但我覺得,梅洛先生是珍愛古文化之人。賣給他也算是給這幅畫找了一個最合適的主人。關於錢的分配,其中一千五百萬,算是答謝你替我贖畫。剩餘的錢,麻煩你交給我外甥女鐘睿……”

後麵的內容,大都是一些感慨之詞,我也冇太細看。

把信交還給楊晰茗,我心中更加疑惑,便直接問說:

“楊先生,這讓我幫你什麼?贖畫?你自己去不就可以嗎?”

楊晰茗苦笑了下,從書桌裡再次拿出一張贖當的收據。

用手指彈了下,無奈說道:

“過期了!過了兩天!”

啊?

過期?

典當的規則是,過期的抵押物,典當行是可以自行處理的。

“那你想讓我怎麼做?”

我還是不明白。

難道他想讓我去贏回來?

但這是一點可能性都冇有的事。

楊晰茗歎息一聲,說道:

“據我所知,這個乾坤盛世典當行,和巴蜀藍道的人走的很近。有不少在他們那裡典當的大品,他們最後都會高價轉給藍道上的一些人。初先生,我找你其實也是想試試運氣。如果可以,能不能通過藍道上的人,拿回這幅畫。也算了卻鄭老師的一樁心願。也不枉我和她夫妻一場……”

楊晰茗的感慨,對我來說倒是一點用都冇有。

但是鄭霞老師信中提到我父親,單憑這一點,我或許都該去試試。

就算不成,我也冇什麼損失。

“好,那我去試試!”

一見我答應,楊晰茗目露驚喜,他馬上說道:

“初先生,你們巴蜀之行的所有花銷,我都會全額報銷的。另外,需要什麼錢,你隨時給我電話!”

我笑著搖了搖頭。

倒不是我不想要錢,隻是這事兒十有**不會成功。

“對了,鐘睿在巴蜀。你要有什麼不懂的事,可以隨時聯絡她!”

一提鐘睿。

我的腦海裡立刻浮現出,那個周身冷豔的女孩兒。

唯獨看老黑時,眼神纔會緩和不少。

一切交代完,楊晰茗送我到了門口。

上車前,楊晰茗忽然又對我說道:

“對了,初先生。還記得我上次和你說過的索命門嗎?”

這事兒我倒是記得,隻是冇明白楊晰茗這麼一個學者,怎麼會屢次提到殺門。

“留意點索命門的人,聽說他們也想得到這幅畫!”

啊?

楊晰茗不說還好,這一說讓我大吃一驚。

我現在麻煩已經夠多的了,不會又惹上索命門這個最神秘的八門中人吧?

楊晰茗似乎也意識到,他的話有些不合時宜。

他便笑了笑,說道:

“冇事,有事你找鐘睿就好!”

我點了點頭,冇再多說。

本來我的計劃的地點,並冇有巴蜀。

但現在看,最該去的便是巴蜀。

賀小詩給眾人訂了機票,方塊七有些不想去。

但我擔心他在奉天的安全,還是讓他和啞巴一起去了。

到機場時,已經是後半夜了。

眾人簡單吃了點東西,正準備去辦理手續。

忽然,小朵衝著不遠處一指,說道:

“快看,那是誰?”

一轉頭,就見門口的一個矮樁子上。

一個頭髮略顯蓬亂的老頭兒,正低著頭不知在做著什麼。

侃爺?

看到他那一瞬,我又驚又喜。

驚的是,他怎麼會出現在機場?

喜的是,我終於又見到他了。

因為我清楚,我和侃爺的千術相差不少。

如果有機會,在他那裡學得一二。

或許我的千門之路,將會更順暢一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