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608章 吃癟

-

獲取第1次

我和洪爺走到侃爺身前,還冇等我開口。

侃爺猛的一下抬頭,一見是我倆。

便麵露不屑,把臉轉到一旁。

我不急不惱,掏出支菸,遞給侃爺。

“侃爺,來一支?”

“不抽你這種人的煙!”

對於我用旁門左道的方式贏了他,侃爺還是耿耿於懷。

洪爺自然明白我的意思,他蹲到侃爺身前,笑眯眯的說道:

“侃爺,要不你再和初六爺賭一局?”

“賭什麼?”

侃爺一臉疑惑的看著洪爺。m.

洪爺故作深沉的琢磨了一下,才說道:

“你贏了,讓初六爺拜你為師。你要是輸了,你收初六爺為徒。這樣合理吧?”

洪爺的話,讓我有些哭笑不得。

這翻來覆去不都是一個意思嗎?

可冇想到,侃爺眨巴著眼睛,說道:

“這樣好像真的挺合理的!是不是?”

洪爺一見自己馬上得手,便連連點頭:

“對啊,這天下還有比這更合理的事嗎?你看……”

洪爺開始滔滔不絕的套路著侃爺。

而侃爺也睜大眼睛,認真聽著。

到了最後時,洪爺兩腿蹲的發麻,剛要起來。

忽然,就見侃爺一抬手。

衝著洪爺的腦袋,就猛的推了一下。

就見洪爺立刻被推翻在地,他一臉懵逼的看著侃爺。

而侃爺冷笑一聲,說道:

“你們兩個小玩鬨兒,真當你侃爺傻呢?想套路我,你們還嫩了點兒!”

侃爺一指我,又繼續說道:

“還有你,你個小王八蛋。想學我的千術,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!”

洪爺一臉無奈的站了起來,他還不滿的嘟囔一句:

“不賭就不賭,怎麼還動手呢?”

說著,我們兩人便準備要走。

剛走兩步,忽然就聽侃爺在背後喊了一聲:

“等一下!”

我和洪爺一喜,急忙回頭。

“你又想賭了?”

洪爺連忙問說。

而侃爺眨巴著眼睛,看著我倆,他忽然問說:

“你們說梅洛是因為輸給彆人,最終丟了命,對吧?”

侃爺的話,讓我心裡一緊。

但我還是惶然的點了點頭。

“那我要是把贏梅洛的人給贏了。那你們說,是不是就等於我贏了梅洛!”

原來侃爺一直在想這個問題。

我還冇等迴應,洪爺便連連點頭。

“對,對。你說的很對!”

“可誰知道是誰贏了梅洛呢?”

侃爺自言自語的說道。

“去巴蜀啊!我聽說巴蜀有人知道這件事!”

洪爺順嘴胡說。

我明白他的意思,他想先把侃爺誆到巴蜀。

或許這樣,我還有機會向他學習千術。

“巴蜀?”

侃爺目光看向漆黑的夜空,自言自語的嘟囔著。

“好,那我就去巴蜀!”

話一說完,他便進了機場,看樣子應該是改簽了。

…………

江山有巴蜀,棟宇自齊梁。

當年我曾和六爺來過巴蜀,到過蓉城。

隻是那時候還小,隻記得滿街的茶館,榕樹下的麻將,還有空氣中飄蕩的麻辣鮮香的味道。

因為航班延誤,我們一行人到酒店時,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。

但洪爺卻依舊興致勃勃,拉著我們去宵夜。

用他的話說,在蓉城,食物隻分兩種。

一種是好吃的,一種是更好吃的。

再配上鄰桌幺妹的熱褲白腿,這頓宵夜洪爺自然是吃的痛快淋漓。

這次來蓉城,我主要有兩件事要辦。

第一是找翟懷義,關於那粒金骰子的事。

但翟懷義是敵是友,一時真假難辨,我便打算等等再說。

另外就是去那個乾坤盛世典當行,看看能不能把那幅畫,給贖回來。

雖然希望不大,但我還是得去試試。

第二天一早,眾人下樓準備吃早餐。

我本以為作為美食天堂的蓉城,早餐也應該極其豐富。

可冇想到,樣式並不多。

無外乎是稀飯鹹菜,豆漿油條。還有些肥腸粉和龍抄手之類的。

洪爺也看出我的疑惑,他便悄悄告訴我說:

“蓉城人生活悠閒,夜宵纔是豐富。很多人都把夜宵當早餐了,他們這裡有個專門的叫法,叫午夜早餐!”

吃過早餐,小詩和小朵逛街。

方塊七和啞巴回房間補覺。

我和老黑、洪爺三人,打車去了典當行。

典當行在一條商業街,門頭不大。

一進門,就見一個年輕女人正懶洋洋的坐在櫃檯旁邊。

而櫃檯和貨架上,擺放著各種古玩古董。

看來這家典當行,是專門做古董典當的生意。

這女人長相不錯,膚白貌美。

隻是身上有一種慵懶無力的氣質。

一見是美女,洪爺立刻小聲的說了句:

“你倆彆動,讓我來!”

說著,洪爺整理下儀容,大大方方的走了過去。

“你好,美女。請問這裡是乾坤盛世典當行吧?”

這人本來正打著瞌睡,洪爺這一說,她纔不滿的回頭看了洪爺一眼。

接著,便皺著眉頭,不滿說道:

“你瓜娃子眼睛有問題?門口那麼大字你認不得?一大早的,嘰嘰歪歪,你到底想乾啥子嘛?”

這女人的一句話,說的我和老黑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洪爺倒是不慌不忙的說道:

“美女,你彆急,你慢慢說。說快了我聽不懂!”

“真是個哈兒!”

這女人放慢語速,看著洪爺用川普一字一頓的說道:

“我說,你真帥。有話說,有屁放,彆囉嗦!”

洪爺翻了翻白眼兒,一時間竟無言以對。

我和老黑再次的相視一笑。

和洪爺在一起這麼久,我還第一次見他在女人麵前吃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