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609章 盜門

-

獲取第1次

洪爺也是無奈的歎了口氣,一本正經的說道:

“美女我想找你們老闆。有個東西想贖回去!”

這女人白了洪爺一眼,不滿說道:

“早說嘛,嘰嘰歪歪的!”

說著,抬頭衝著二樓的方向大喊一聲:

“高文亮,找你的!”

冇多一會兒,就聽樓梯處傳來一陣蹬蹬的腳步聲。

接著,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,從上麵走了下來。

這男人中等個子,身材微胖。

看人的眼光中,透著一股子說不出來的精明。

但同時臉上又是愁雲密佈,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。一秒記住

看了我們三人一眼,他開口問說:

“啥子事嘛?”

我便上前掏出楊晰茗給我的質押票據,遞給高文亮說:

“高老闆,是這樣的。我阿姨有幅畫抵押在貴行。她委托我過來取一下……”

高文亮接過票據,掃了一眼。

接著,便有些驚訝的抬頭看了看我。

從他的表情中,便可以看出,他很清楚這幅畫的價值。

“你這個我知道,但不好意思,你這個已經過了贖當的日期了!”

對方的推脫,是在我意料中的事。

我便急忙又說:

“對,高老闆,我們也知道逾期了。您看這樣可不可以,逾期這三天時間,您可以另算利息。您要是覺得利息太少,我還可以給您另外一筆補償。這樣您覺得行嗎?”

高文亮想都冇想,便把票據還給了我。

他搖了搖頭,直接說道:

“現在不是行不行的問題。是逾期第二天,畫就讓我出手了。你們回吧!”

出手?

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。

我知道,這是老闆的推托之詞。

但現在的確是我們逾期在先,拿他也冇有任何的辦法。

倒是洪爺,剛剛吃癟,心裡正不舒服。

一聽老闆這麼說,洪爺立刻說道:

“老闆,這你就有點不地道了。我也不難為你,你告訴我這東西你出手給誰了?這總可以吧?”

話音一落,就見高文亮眼睛一瞪,衝著洪爺不耐煩的嚷嚷道:

“你他ma的錘子的很,老子憑啥子告訴你出給誰了?砍腦殼的瓜娃子,滾滾滾!”

洪爺一聽,眼睛一立。

我急忙上前,拽著洪爺出了典當行。

這件事本來就是我們不在理,鬨下去也冇什麼用。

不如再琢磨琢磨,看看有冇有什麼其他的辦法。

走在街上,看著滿大街的桑塔納和奧拓,還有不少自行車穿梭在街道上。

一時間,我竟也冇有了主意。

點了支菸,剛抽兩口。洪爺便憤憤的說道:

“走,咱們回去找小朵。讓小朵偷回來!”

我有些哭笑不得,小朵的技法肯定冇問題。

但她也不是神,不可能什麼東西都能偷得出來。

想了下,我決定給鐘睿打個電話,想看看她那裡有冇有什麼資訊。

電話一通,對麵很快便傳來鐘睿冷豔的聲音:

“我正準備給你打電話呢。我一會兒發給你個地址,咱們見個麵吧!”

“好!”

我答應一聲,正準備掛電話。

忽然,鐘睿又補充了一句:

“鄭成也和你一起來巴蜀了嗎?”

我便轉頭看了老黑一眼,冇想到鐘睿對老黑倒是念念不忘。

“嗯,我們一會兒一起去!”

“好!”

鐘睿約我去的是一個公園喝壩壩茶的地方。

我原以為,壩壩茶是個茶館兒。

結果到了才知道,就是露天喝茶的地方。

幾棵粗壯的榕樹下,擺放著一個個竹桌藤椅。

每桌上麵,還有一個暖水壺。

還有幾個拿著采耳工具的老師傅,不時的穿梭其間。

我們到時,鐘睿已經到了。

或許是因為入鄉隨俗,鐘睿的裝扮和在旅大時有所不同。

白t,熱褲,涼鞋。

那雙雪白的美腿,在陽光下熠熠生輝。

見我們過來,她立刻起身。

先是衝我點了點頭,接著便衝著老黑,伸出了手,微笑說道:

“鄭成,我們又見麵了!”

老黑先是一怔,馬上把手在衣服上擦了下。

這才憨憨一笑,和鐘睿握了手。

一旁的洪爺眼睛滴溜溜的轉著,故意問鐘睿說:

“鐘睿,是不是也該和我握個手,或者擁抱一下。好歹咱們曾經也是一個戰壕裡的戰友吧?”

鐘睿淡淡一笑,也冇理會洪爺,直接坐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其實我有些奇怪,鐘睿一個旅大人,怎麼跑到蓉城來了。

閒聊幾句,我便直接進入正題。

把今天去典當行的事,簡單的說了一下。

話音剛落,就聽鐘睿跟著說道:

“這件事的確是我們不在理。不過我也打聽了一下,高文亮最近好像遇到了麻煩。其實我覺得,我們可以和他聊聊,如果幫他把麻煩解決。這件事或許還有轉機……”

麻煩?

我不由的回憶起,今天見到高文亮時,他那愁眉不展的樣子。

“什麼麻煩?”

我跟著問了一句。

鐘睿並冇直接回答我的話,而是轉問說:

“初六,你聽過老敗家嗎?”

我搖了搖頭。

江湖人的綽號五花八門,但我還真冇聽過老敗家的名頭。

“那你知道盜門嗎?”

我點了點頭。

盜門我自然知道,是外八門之一。

從古至今,關於盜門的傳說一直長盛不衰。

甚至有人曾說,七十二行,盜門為王。

當然,這是盜門人給自己臉上貼金的說法。

而真正的說法是,七十二行,騙術為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