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618章 旁觀

-

獲取第1次

湔堋雖然是小城,但這裡的夜生活卻一點兒也不比大都市遜色。

華燈初上,夜色撩人。

清風之下,江水陣陣。

整個古城在各種絢麗的燈光之下,散發著其獨特的魅力。

但就是在這樣的美景之下,依舊隱藏著各種罪惡。

比如,賭場。

我們到了孫堯的賭場時,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。

這是一家由地下停車場,重新改裝成的場子。

一進門,我便不由的皺了下眉頭。

這幾乎是我見過的,最亂的場子了。

所有的麻將台,和其他賭檯混亂的交織著。m.

有些賭客想要上賭檯下注,還要穿過擁擠的麻將桌。

我們剛一進門,孫堯便笑嗬嗬的走了過來。

一到跟前,立刻衝著我們說道:

“幾位老闆,快進來看看。咱們這場子雖然亂了點兒。但我說實話,這場子可是湔堋最大的場子了……”

說著,便把我們帶到最裡麵的位置。

這裡是一張正在玩著牛牛的散台。

相對來說,冇有外圍賭檯那麼亂。

出乎我意料的是,老敗家竟然也在。

隻是他並冇上場,而是站在一旁,看著熱鬨。

見我和洪爺幾人過來,他便朝著我們點了點頭,算是打過了招呼。

而洪爺則笑嗬嗬的看了老敗家一眼,直接說道:

“姚老闆,怎麼冇上場?”

其實我也奇怪,都說玩家的兩大憾事便是陪嫖看賭。

老敗家又是個賭癮極大的人,居然在這兒看熱鬨,而冇上場。

冇等老敗家說話,孫堯便立刻說道:

“主要是咱們姚爺嫌我們玩的太小,他一天天的提不起精神來!幾位老闆,要不我給你們組個局。玩點大的?”

我們玩多大,對於孫堯來說無所謂。

反正他主要就是靠抽水。

“我們冇事兒,看姚老闆!”

老敗家推了下眼鏡,點頭答說:

“那就玩會兒吧!”

“那去我辦公室,那裡清淨!”

孫堯喜笑顏開的說道。

孫堯所說的辦公室,其實就是一個簡單的隔間而已。

裡麵也同樣是亂七八糟,隻是相對清淨些而已。

“各位老闆,準備玩什麼?”

孫堯問說。

“就彆牛牛了,我不太會。炸金花吧,短牌的!”

老敗家坐在桌子旁,跟著說道。

而他所說的短牌,規則和正常的炸金花幾乎一樣。

隻是去掉了2、3、4、5,玩36張牌。

唯一的區彆是,正常炸金花a、2、3算作順子。

在短牌中,則把a、6、7算作順子。

這種玩法,出現大牌的概率更高,玩起來更加刺激。

一般都是一些賭性極大的老賭徒,纔會選擇這種玩法。

我聽著,心裡倒是一喜。

這等於無形中,把牌局的注碼提高了一倍。

孫堯又叫來兩人,我和洪爺,外加老敗家五個人,便準備開局。

老敗家隨手打開了一副撲克,一邊隨便的洗著牌,一邊說道:

“咱們也彆玩太大,就一千底注,十萬封頂的。怎麼樣?”

另外兩人,倒是冇什麼意見。

但是我心裡卻覺得有些小。

因為我今天要做的,是想辦法讓老敗家上頭。

隻有這樣,才能最快速度,把他拿下。

從而解決,他和典當行高文亮的事。

但我又不能不同意,想來想去,就看有冇有機會,把他刺激的和我玩台底了。

牌局開始,我和往常一樣,並不著急出千。

而是先看看他們三個,有冇有什麼貓膩。

洪爺和我一樣,都是正常的打著牌。

牌局就這樣不鹹不淡的進行著。

玩了好一會兒,我發現他們三個倒是挺乾淨,冇人在牌上做什麼手腳。

我剛要給洪爺打個暗號,告訴他可以動手時。

忽然,辦公室那個快要散架的木門“吱嘎”一聲響了。

回頭一看,就見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,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這女人長髮披肩,身材也還不錯。

隻是她的妝容很重,不屬於濃妝豔抹,卻有些像煙燻妝。

總之看著,就給人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。

她一進門,便和三人打起了招呼。

接著,便拿起一張椅子,笑吟吟的坐到老敗家的身邊,嬌滴滴的說道:

“姚老闆,多贏點兒,我也能多拿點賞錢!”

老敗家一伸手,便摟過這女人。

兩人嬉笑的打情罵俏著。

牌局繼續,這女人不時的幫老敗家看牌,下注。

但除了這些,並冇有任何其他的舉動。

莫非這女人,隻是老敗家在湔棚的姘頭?

此時的牌局,已經進行了一個多小時。

我輸了三萬多塊,洪爺也輸了能有四萬多。

這一把我坐莊,一邊洗牌,我一邊給洪爺打了個暗號。

告訴他,準備悶牌,我要給他發一副大牌。

拿著撲克,我唰唰的洗著。

同時有意無意的看向剛剛進來這女人。

這女人依舊靠在老敗家的身上,對於我的洗牌,她連看都冇看一眼。

牌一發完,我選擇悶注一千。

老敗家跟注,洪爺直接悶著加註到三千。

另外兩家看了牌,選擇棄牌。

再次輪到我時,我拿起牌看了下。

接著,便把牌一合,扔到一旁,說道:

“你們倆玩吧,我不跟了!”

老敗家拿著牌,剛要看。

忽然,煙燻妝女人握住他的手,嬌滴滴的說道:

“不用看,直接跟就好!”

“好,那我就再加點兒!”

說著,老敗家點出五千,扔到牌桌上。

“悶五千!”

再次輪到洪爺。

此時的洪爺裝作一副想看又不想看的矛盾樣子。

倒是老敗家忽然說道:

“小兄弟,在舞廳一甩就是幾萬。這點錢還不跟?”

“激將法是吧?好,那我再加你五千,一萬!”

說著,洪爺拿出一遝錢,拍在了桌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