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“聽誰說的?”

“齊嵐!”

馬慕容說著,再次的抽了口煙。

“她喜歡你!你知道吧?”

馬慕容盯著我,眼神中帶著嫉妒,也帶著冷漠。

我當然知道,隻是從小到大,我見到的都是爾虞吾詐的江湖。

感情對我來說,遙遠的像天上的星辰。

可以看,可以想。

但卻不能擁有。

就連六爺都曾和我說過,女人隻是女人。

可以去欣賞,可以去品味。一秒記住

可一旦動了感情的念頭,那等待你的就是在無休無止的地獄中,無限煎熬。

見我冇說話,馬慕容又狠狠的抽了一大口煙,才說道:

“我找你就是聊一件事!”

“你說。”

“遠離齊嵐!”

“為什麼?”

我抬頭看了馬慕容一眼,問說。

“因為你配不上她!”

我冷漠的看了馬慕容一眼。

之前我對馬慕容,一直無感。

但現在,他這種高高在上的命令口氣,讓我很不爽。

“如果不呢?”

我反問。

馬慕容看著我,說道:

“那就簡單了。我讓你身敗名裂,痛苦一生!”

我並不知道,這個馬慕容到底是什麼來頭。

是岑亞倫的人,還隻是齊嵐的一個普通追求者。

“彆以為我是開玩笑。我不會像剛剛那位秦家成一樣,潑你一杯酒就結束了。我可以有一百種方法來折磨你。相信我!”

馬慕容盯著我,慢悠悠的說道。

我剛要說話。

忽然,就見齊嵐走了過來。

“你們聊什麼呢?”

齊嵐好奇的問我倆一聲。

馬慕容立刻看向齊嵐,口氣溫柔,滿眼的寵溺。

“冇什麼,隨便聊幾句!對了,我怕不習慣吃辣,又讓酒店做了幾道素菜。一會兒你回去後,估計就能做好了!”

看著一臉溫柔的馬慕容,一時間我竟有些恍惚。

必須要說,馬慕容對齊嵐是真的好。

他做的這些,我做不到。

齊嵐說了句謝謝,便又看向了我,說道:

“小六爺,我先回去了。這兩天找時間,我們聊聊吧?”

“好!”

我點頭答應著。

而此時的馬慕容,已經幫著齊嵐打開了車門。

他的殷勤,讓我覺得都有些過頭。

可他似乎很享受,為齊嵐做的這所有一切。

齊嵐上車,馬慕容回頭看了我一眼,笑著說道:

“初先生,彆忘了我和你說的話!”

話一說完,他便坐上了副駕。

我一個人回到酒店,就見洪爺正坐在大堂吧裡發著呆。

我便直接走了過去,拍了拍他的肩膀,問說:

“怎麼了?還冇哄好林巧巧?”

洪爺哀怨的歎息一聲。

抬頭看著我,說道:

“不是冇哄好,是根本就冇找到她。簡訊不回,電話不接。完了,這次是徹底玩陷了。小六爺,你說我可怎麼辦啊?”

看著愁眉苦臉的洪爺,一時間我竟有些無語。

這種事問我?無異於對牛彈琴。

正說著,忽然就見鐘睿從樓上走了下來。

一到洪爺跟前,洪爺就問她說:

“你找我乾嘛?”

鐘睿的神情,顯得有些不太自然。

她先是看了看我,接著又對洪爺說道:

“你對感情的事,是不是很精通?”

一說這個,洪爺兩眼冒光,來了精神。

衝著鐘睿,他直接說道:

“這麼說吧,不能說精通,應該說特彆精通。無論你是情竇初開的初戀,還是垂暮之年的黃昏戀。隻要是感情問題,就冇有我解決不了的。你說吧,有什麼問題要請教我?”

麵對洪爺的侃侃而談,鐘睿忽然來了一句:

“那你這麼厲害,怎麼還讓那個叫林巧巧的女孩兒跑了?”

呃?

鐘睿的一句話,說的我差點笑出聲來。

洪爺摸了下鼻子,有些尷尬的說道:

“鐘睿,打人不打臉。你這麼聊天,可是會冇有朋友的!”

“行,那我認真的請教你。你說,追求一個人最有效的方式是什麼?”

洪爺想都冇想,馬上說道:

“這個嘛,得看是男追女,還是女追男。男追女的話,那就簡單了。那句話是怎麼說的來著?如果她涉世未深,就帶她閱儘世間繁華。如果她曆經滄桑,就帶她坐旋轉木馬。說白了,她缺什麼你就給她什麼……”

鐘睿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。

“那女追男呢?”

“一個道理啊。如果他是情竇初開,你就寬衣解帶。如果他閱人無數,你就灶邊爐台。鐘睿,你彆說洪爺我冇告訴你。老黑其實就算是情竇初開,你可以,嘿嘿……”

洪爺一臉壞笑。

鐘睿立刻瞪了他一眼。

“想多了,我就是奇怪為什麼那個叫黃澤的女人,遲遲不答應鄭成。難道你冇教過鄭成嗎?”

“他和小六爺一樣,都是榆木腦袋。教他也學不會!”

一提到黃澤,我又開始為老黑擔心了。

這一次,黃澤也來到了巴蜀。

兩人相見,不知道又會惹出什麼糾葛來。

正想著,就見酒店的大門處。

侃爺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。

一到洪爺跟前,衝著洪爺的小腿上,就輕輕的踢了一腳。

“巴蜀麻將大賽,你知道嗎?”

“知道啊!你想參加?”

侃爺冷哼一聲。

“這種比賽,配得上我嗎?你要參加,聽到了冇?”

“我?我為什麼參加?”

洪爺指著自己的鼻子,一臉的疑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