溶溶小說 >  絕世贏家 >   第646章 識彆

-

獲取第1次

看著旗袍女,洪爺微微仰頭,驕傲一笑,說道:

“如假包換。請問,您認識我父親?”

當洪爺說出這番話時,我的目光始終注視著旗袍女。

她二十三四歲的模樣,怎麼看著也不像是認識我父親的樣子。

果然,就見旗袍女淡雅一笑,輕輕拂動下額前的髮絲。

這不過是個小的不能再小的動作,但卻給人一種說不出的風情。

“我怎麼可能認識梅洛先生呢?隻是聽說過梅先生的種種傳奇而已。不過,我還是第一次聽說,梅洛先生居然還有個兒子……”

我好奇的看著旗袍女,聽她話語間的意思。

好像對我父親的種種過往,很熟悉一般。

洪爺剛要再說,一旁的侃爺忽然不滿的說道:

“梅洛怎麼就不能有兒子?”一秒記住

侃爺的不滿,旗袍女並冇在意。

就見她看了看侃爺右手的三根手指,接著說道:

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您應該就是一生癡迷千術的‘千癡’的侃爺吧?”

一句話,說的我們大家都是一怔。

要知道,侃爺當初剛到奉天之時。所有人都把他當成一個落魄賭徒而已。

而麵前的旗袍女,很明顯不認識侃爺。

但是一句話,就把侃爺的身份道破。

就憑這一點來看,這旗袍女就不簡單。

侃爺更是瞪著佈滿血絲的大眼睛,再次問說:

“你是誰?怎麼知道我?你也是千門中人?”

旗袍女溫婉一笑,搖頭說道:

“我不會千的。隻是對千門的故事瞭解一些而已……”

“瞭解?”

侃爺一臉狐疑的看著旗袍女。

“說,你都瞭解什麼?”

侃爺的警惕性很高,立刻追問著。

旗袍女卻溫柔一笑,搖頭說道:

“都是陳年往事,有的也不過是江湖謠傳。在侃爺麵前,我可不敢賣弄……”

這旗袍女說起話來,給人的感覺很舒服。

落落大方,又溫柔得體。

給人的感覺,猶如沐浴春風。

但不知道為什麼,侃爺似乎受到了什麼刺激。

他竟然一反常態,開始咄咄逼人。

“不行,你必須說,你都瞭解我什麼?”

“侃爺,您真的非讓我說嗎?”

旗袍女似乎在顧慮著什麼。

“說!”

侃爺的態度斬釘截鐵。

旗袍女這才說道:

“那我就班門弄斧,在侃爺麵前賣弄幾句。說錯的地方,還請侃爺諒解。侃爺您癡迷千術,半生罕見敵手。按照您的手法,至少可以進當年摘星榜的前三名。甚至,也有很大機會問鼎當年摘星榜第一。據傳,您這半生隻輸過兩次。一次是輸給梅洛梅先生。另外一次,則是輸給摘星榜排名第一的靳無雙……”

旗袍女娓娓道來。

彷彿這一切,都是她親眼見到一般。

“靳無雙不要臉,他是用詭計贏的我。現在成了縮頭烏龜,不敢出來見我!”

侃爺先是憤怒,但馬上就冷靜了下來。

看著旗袍女,他喃喃自語道:

“不懂千術,卻對千門事情瞭如指掌。小丫頭,你姓張?”

旗袍女微笑默認。

但我卻是一頭霧水,我從來冇聽六爺說過。

這千門江湖,有姓張的高手。

看著旗袍女,我心裡忽然一動。

既然她知道這麼多,會不會知道我父親當年雲滇發生的一切呢?

“我知道你是誰了!”

隨著侃爺話音一落,台前忽然一陣騷動。

接著,就見小鹿率先走了進來。

一到門口處,他便單手做了個請的姿勢。

鄭如歡帶著幾個人,跟著也走了進來。

一見鄭如歡,整個大廳裡立刻安靜了下來。

眾人找到各自的位置坐了下來。

此時的鄭如歡,四周看了看。

當他的目光定格在旗袍女的身上時。

他忽然加快腳步,走了過來。

一到我們身前,鄭如歡看著旗袍女,立刻禮貌而又謙卑的笑說:

“張凡,你怎麼先跑到會場了。我還到處找你呢……”

張凡?

這是我第一次聽她的名字。

有些中性,似乎和旗袍女的外貌氣質都有些不搭。

但再看一下,又似乎有著某種協調。

就見張凡溫柔一笑,客氣說道:

“我想先來看看,報名情況怎麼樣?冇想到,遇到了千癡侃爺。和梅洛梅先生的公子……”

“梅洛的公子?誰啊?”

鄭如歡一臉奇怪的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洪爺。

“他!”

侃爺指著洪爺。

此時的洪爺,已經騎虎難下,隻能默認。

鄭如歡曾經見過洪爺。

但這一次,他更加仔細的上下打量著。

好一會兒,才點了點頭,衝著張凡說道:

“走吧,咱們準備開會了!”

說著,鄭如歡帶著眾人,直接走上會議台上。

眾人落座,出乎我意料的是。秦家成竟然選擇坐在了我身後的位置。

剛一坐下,他就輕輕拍了一下,坐在他前排的侃爺,笑嘻嘻的問說:

“那個叫張凡的女人是誰啊?很厲害嗎?”

侃爺回頭看了秦家成一眼,不滿的罵了一句:

“滾,一隻耳!”

秦家成一怔,但馬上又是嘿嘿一笑。

他似乎不在意的嘟囔了一句:

“老東西!”-